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2025章 中招了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完全是一步不留后手的杀招,他将会从蒲子进军,直接封锁黄河渡口,彻底地锁死刘渊回逃朔方的路径,将刘渊堵在了并州境内。

  对于曹亮来说,既然来了,那就别想再走了。

  这一手计划,是在曹亮决定撤军的那一刻就决定了的,否则无论是走井陉还是走滏口,最多也只能是及时地回援晋阳,无法迂回到匈奴人的侧后翼去。

  回援晋阳,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保证晋阳不会失守,但刘渊鬼得很,如果一见并州军主力回援,自知不敌,转身逃跑的话,以匈奴骑兵的机动能力,还是容易让他逃之夭夭的。

  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是曹亮所希望看到的,毕竟曹亮辗转千里,劳师费力的,最后却被刘渊轻易地逃走了,这真是郁闷了。

  更关键的是,如果不能彻底地铲除刘渊这个心腹之患,曹亮还真的无法再大规模的向司马氏用兵,毕竟刘渊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着,只要曹亮率军离开并州,他便又来偷袭,曹亮只能是疲于奔命,穷于招架。

  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样被动的局面曹亮自然是不爽的,更何况,并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他曹亮的大本营,刘渊这样肆无忌惮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让曹亮的颜面何在?

  所以曹亮可不会给他带来一次的机会,既然来了,那就甭想再走了,更何况,刘渊还是曹亮通缉了十余年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呢?

  当然就算他真得撤军逃了,曹亮也决计是不会让他这么轻松地脱身的,那怕他逃回到朔方,曹亮也会追过去,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但朔方那个地方,曹亮还是比较了解的,山沟沟连着山岰岰,磨盘一样的山路,绕都能把人给绕晕了,望山跑死马,不熟悉那儿地形的人,根本就没法打仗,真得让刘渊逃回了朔方去,曹亮想要清剿,着实得花费不少的力气。

  所以啊,把刘渊堵在并州境内,才是消灭他的上上之策,这也是曹亮之所以选择从轵关道进军的重要原因,也只有走轵关道,并州军才可能最快地迂回到匈奴人的侧后翼去,走别的路径,显然很难达到这个效果。

  当然,这样的迂回战术也是完全建立在曹亮对王基的信任上面,如果王基守不住晋阳,那么曹亮的所有努力也就前功尽弃了。

  所以在出发之前,曹亮是详细了解过并州的状况的,虽然匈奴人大举来犯,气势汹汹,以西河郡数千人的兵力,是很难守得住离石的,如果这个时候王基派兵去救援离石,反倒是中了刘渊的计策,一旦晋阳派出去的援兵被刘渊击败,那么晋阳城就悬了。

  所幸王基审时度势,并没有草率地去救援离石,而是调动兵力,去扼守楼烦,护住晋阳的西大门,不给刘渊从西面偷袭晋阳城的机会。

  楼烦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要并州军扼守住楼烦这道天险要隘,那怕匈奴人再穷凶极恶,也无法逾越过去的,匈奴人没有捷径可走,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先打兹氏,然后再逐一攻克平陶大陵等城池,才有可能抵达晋阳城下。如此一来,匈奴人就得花费不少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曹亮从容地从冀州返回并州了。

  兹氏原本是左部匈奴的老巢,大陵是中部匈奴的老巢,而右部匈奴的老巢是在祁县,曹亮不知道刘渊故土重游,又该是怎样的一番心情?

  如今的并州,早已经不再是当年匈奴人肆意横行的牧马场了,刘渊此次卷土重来,幻想着重现当年匈奴人在并州的风光岁月,完全是痴心妄想,但凡曹亮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容许这些异族犯我堂堂华夏!

  到达了蒲子之后,曹亮下令并州军做了一天的休整,一路的长途急行军,确实也消耗了并州军大量的体力和精力,马上就要和匈奴人接战了,这样的行军状态是不可能投入战斗的,所以停下来进行休整是必须的,这样可以确保并州军可以有旺盛的战斗力来进行战斗。

  同时,曹亮也需要了解一下前方的情况,此时距离接到匈奴人入侵并州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十多天的时间了,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演变到何种程度,这是曹亮必须要掌握的。

  很快曹亮便得到了西河郡的消息,听到消息的时候,曹亮心突地一沉,尽管他事先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了,但是听到离石陷落的消息,心头还是异常的沉重。

  离石的守军只有两千余人,可他们面对的是十万匈奴人,如此悬殊的兵力对比,让这场战斗变得没有任何的悬念,但明知道敌众我寡,太守成肃和都尉方晨并没有弃城而逃,在等不到援兵的情况下,他们依然是不屈地战斗着,最后以身殉国,血洒疆场,两千多的守军无一人退缩,更无一人投降,血战到底,全部壮烈牺牲。

  刘渊本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地拿离石,但是这些并州守军的骨头非常的硬,匈奴人硬是付出了数千人的伤亡代价,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攻破了离石城。

  这让雄心壮志的刘渊是倍受打击,取一座小小的离石尚且如此费力,那么接下来他还要夺取晋阳,夺取整个并州,要和曹亮的主力军队进行交战,如果都像离石之战这么打的话,他还有什么胜机?

  暴怒之下的刘渊下令屠城,离石城内,不管老幼,鸡犬不留,屠城不光是让刘渊泄忿,而且意在提振匈奴人的血性,也许是蛰伏的太久了,匈奴人血管之中那种野蛮的血性竟然变得荡然无存。

  杀人可以激发出匈奴人原始的兽性来,屠城之后的匈奴兵果然个个双眼赤红,他们踩踏着汉人的尸体,嗷嗷地叫着,在刘渊的率领之下,朝着晋阳疯狂地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