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 193 推行

  经过众多官员多番论证和争辩后,靖安帝终于下达圣旨,允许在西北地区推广接种之法,但也只限于西北一地。

  这其中的意味,让人不禁有些细思极恐。

  说句不好听的话,朝廷这是想让整个西北地区的人当白老鼠。

  因为西北是爆发散疮瘟疫的主要地区,如果接种之法果真有效的话,那从此以后西北地区应该再无人得散疮才对。

  朝廷显然是想亲眼见到成效后,才开始在其他地方推广此法。

  身为西北大将军的宁志远可不管这些阴谋阳谋,他在收到圣旨后,马上决定优先给边境地区的士兵接种。

  因为边境各个县城是瘟疫最严重的疫区,那里的士兵也是最容易感染散疮的人,所以要先给他们免疫才行。

  由于要接种的士兵数量太多,接种的牛痘根本不够用,因此宁志远立刻派出上千骑兵在整个西北地区秘密寻找天花牛。一旦找到,就立刻买下来拉到池非所在的营地里统一驯养。

  为了增加天花牛的数量,池非又开始研究如何人为地让健康的牛感染到天花病毒,从而变成天花牛。

  这一试之下,他发现其实并不难。

  他首先选了几头健康的母牛,然后把天花牛的脓液通过针刺的方式弄到健康牛身上。

  没过多久,大部分健康的母牛开始慢慢出现天花的症状。但少部分母牛却什么症状也没有,这让池非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他想了半天,觉得这些母牛可能以前得过天花,痊愈后体内早已产生了抗体,因此才会没有症状。这应该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的话,那必须要在这些天花牛康复之前,尽可能地多给人接种牛痘。

  否则等全部天花牛都康复的话,那就无痘可种了。

  池非立刻写信把这个情况向岳父解释清楚,宁志远收到信后,也觉得事不宜迟,于是马上下令所有军医和民间大夫先去营地跟池非学习如何给人接种牛痘。

  等这些军医和大夫学会后,就带着池非单独提取出来的牛痘液赶赴西北各地,给所有士兵和将领接种。

  至于数量更多的普通平民,只能再等一下了。

  于是短短几天内,营地里来了一拨又一拨军医和大夫,所有人都满怀期盼地来学习接种之法。

  他们都是医者,对于这种能够让人不得散疮的神奇方法充满了强烈的好奇,早就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除了不告诉他们接种的原材料是什么以外,池非并没有藏私,给这些军医和大夫清楚明白地演示了如何接种,并交代了许多要注意的事宜。

  例如要叮嘱接种者千万不要触碰伤口,一定要等其自然愈合,否则有可能会造成伤口溃烂。

  又例如每次给人接种后,刀具一定要用火烧一阵来去毒,等其冷却后方可再给下一个人接种等等。

  教完后,池非还特意让他们每两人为一组,各自给对方进行接种。

  这样做一来可以让他们这些一线工作者从此免疫天花,二来可以让他们亲自实操一下。

  这个方法果然效果极好,这些军医和大夫不仅亲自实操了一遍,而且还亲身体验到了散疮的症状,只不过比真正的散疮病人要轻很多而已。

  十几天后,他们亲眼见到伤口附近的脓疱开始逐渐结痂愈合,不禁大呼神奇。

  凡是伤口已经结痂愈合的人,池非就把提取好的痘液装在特制的竹筒里,然后密封包好让他们尽快赶到目地的给当地官兵接种,时间不能超过七天。

  除了接种外,他们还要把每一个接种者的姓名、年龄、出生地等信息登记在本子上,并且让对方在登记栏旁边盖上指纹作为备案。

  池非这是按现代接种疫苗的登记流程来办,方便以后查询。

  这样做的好处是,以后万一又出现新的天花病人,只要一查这些登记本,就能知道对方以前有没有接种过牛痘,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很快,这些军医和大夫陆陆续续带着痘液赶赴各地,最后只有军医卢靖单独留了下来。

  池非之所以要单独留下卢靖,是因为他要把最关键最重要的一步教给他,那就是如何提取痘液,以及让他知道这些痘液究竟是什么东西。

  池非不可能一直留在西北干这种事,等他离开后,必须要有人来接手他的工作。

  由于提取痘液这一步是整个接种计划最核心的秘密,因此只能传给信得过的人。

  宁志远经过仔细考虑后,决定让为人老实可靠的卢靖成为那个接手的人,于是这才有了今天的秘密传授。

  卢靖在亲眼见到那些用来接种的痘液竟然是来自得了散疮的病牛身上时,震惊不已。

  “先生,这牛身上的东西也能用在人身上吗?”卢靖惊讶地问道。

  “一般是不可以的,这是特殊的个例。

  简单来说,就是牛跟人一样,也会得散疮。

  只不过牛感染散疮以后,不像人那样严重,最多只会产生疱疹或局部溃烂而已,时间一长,自然就会痊愈。

  你有没有听说过人痘之术?就是把散疮病人的痘浆弄到健康人身上,来让那个人从此不得散疮。”

  “在下曾在古书上看过此法。但据说此法效果极差,所以早就没人用了。难道这也跟此事有关?”

  “其实这人痘之术跟接种牛痘的原理是大同小异的。

  只不过人痘的毒性远比牛痘要大得多,接种者相当于人为地感染了散疮,其症状一点也不比普通散疮病人轻,因此这个方法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而牛痘毒性很低,最多只会在接种处出现脓疱或低烧等症状,很快就可以愈合。

  而种过牛痘的人,就相当于得过一次轻微的散疮。

  你应该知道,凡是得过散疮的人,以后是不会再得此症的。

  因此那个种过牛痘的人以后就不会再得散疮了,大概的原理就是这样。”

  卢靖心悦诚服地赞叹道:“先生果然大才,竟然连这样巧妙的方法都想得出来,实在让人不得不服。”

  池非摇了摇头说:“这法子并非是我想出来的,也是那个海外僧人告诉我的,我只是把它还原出来而已。”

  “那位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知道这么多神奇之事。不知先生能不能告诉在下,那位僧人的法号?”

  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池非觉得这谎实在越扯越大,都有些不好收场了。

  为了满足卢靖的心愿,池非只好硬着头皮说:“那位僧人的法号叫科学。”

  “轲踅大师吗?不愧是得道高僧,连法号都与众不同。”卢靖连连点头称赞。

  看他一脸钦佩的样子,池非觉得还是不要打破他的幻想比较好,他开心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