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海贼王 > 第四十九章 厨艺

  李昕转头对青州酒楼掌柜丁冲说道:“丁冲你青州酒楼主要目的就是与赵明诚李清照一家处好关系必要的时候可以亮出我的身份,他家手里有很多价值很高的文物古籍字画,这些都是我汉家的稀世瑰宝,如果青州一旦遭遇重大变故,你要把这些宝物安全护送出城到登州,到时候我自会派船到登州接应。”

  丁冲点头道:“是,公子,下走知道了。”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二人出发的时候去管家那里每人领取两千两黄金,好了,你二人可以退下了。”

  二人拱拱手道:“是,公子。”

  二人走后李昕打算回县衙了,三个多月没回县衙了,作为知县再不回去就不像话了,还有老王也三个多月没见了,这段时间都是侍女小荷在养老王。李昕刚进县衙,老王就跑出来了,老王比李昕走的时候又重了不少,约么有一百多斤吧,现在老王被李昕操练的不会随便扑人和舔人了,老王跑到李昕身边乖乖的爬下,一副求抚摸的样子,李昕摸了摸老王毛茸茸的大脑袋就带着老王回屋了。

  就在李昕在县衙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的时候,梁兴一行人正在前往大辽的路途上前进着,这段时间梁兴根据从李昕那得来的宋辽简易舆图跟谍报网组建规矩,做了很多计划。虽然辽金处在战争中,但是大辽并没有过度减轻对大宋的防范,梁兴一行四五十人,还带有两千两黄金,这可是梁兴在大辽的起家之本不容有失,所以梁兴决定从人烟稀少的太行山进入大辽境内,进入了辽境,找个村子换上辽人的衣服,把大部分黄金先埋起来,再前往辽南京府。

  梁兴一行人只带了一名女子,那就是厨娘青莲,为了掩人耳目,在大宋境内,梁兴跟青莲扮做了假夫妻,梁兴跟青莲坐马车内,其他人骑马护卫在旁。不到二十岁的青莲虽然是李昕家的女奴,但也算是个亭亭玉立、温柔可人的小美人,平日在李昕府里的后厨中不显什么,这出来打扮一番倒是显示出了自己的美貌,看得梁兴都有些动心了,当然别看青莲长得柔弱,其实双臂力气不小,每日在府里后厨练习刀功切菜、控制火候握着个铁锅上下翻动,早练出一把子力气了。梁兴在马车里甚是无趣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青莲聊天解闷。

  梁兴问道:“你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是大人府里的家奴?”

  青莲答道:“回公子的话,奴家的家遭贼人洗劫,奴家的爹娘都死了,只有奴家一人流浪在外,后来要不是主家收留,奴家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梁兴尴尬道:“小子孟浪了,让青莲姑娘想起了伤心往事,还望青莲姑娘赎罪。”

  青莲答道:“公子不必自责,奴家本就是苦命之人,若不是碰到了主家,奴家早就是孤魂野鬼了。”

  “青莲姑娘在大人府里过得可还好?某听说大人府里收留的女子都到后厨了。”

  “是的,除了三个侍女,主家收留的女子都分配到后厨了,主家并不苛待我们这些女子,反而厚待我们,平日里吃穿用度都不曾短缺,还教授了我们一身绝世的厨艺。”

  “青莲姑娘,某想知道大人府里的饭食为何会这般好吃,你们的厨艺都是怎么练出来的。”

  “回公子的话,这奴家就不是很清楚了,奴家这一身厨艺都是后厨前辈们传授的,奴家曾听后厨前辈们说府里的厨艺都是家主传下来的,奴家还曾听说家主曾经在梦中得遇一位高人传授绝世厨艺,不过奴家并不知道此事真假。”

  “那青莲姑娘你们是如何做菜的?”

  “主家菜谱并不外传,奴家还望公子恕罪,不过奴家可以告诉公子,主家曾经说过厨艺一道也是门高深的学问,需要勤加练习与思索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厨艺,主家厨艺绝学就是炒菜一道,天香楼为何能如此火爆,就是因为炒菜的缘故,论炒菜一道主家当是大宋一绝,就是以后的水仙居也一样是以炒菜为主,当然除了炒菜,主家厨艺还有煎、炸、蒸、炖、煮,不过不如炒菜那么耀眼罢了,厨艺一道最是讲究刀功、火候、调味;刀功切薄了切厚了都不行,这会影响油盐酱醋的入味;火候大小跟食材和做菜方式有关,例如有的食材需要大火,有的需要小火,炒菜需要大火,炖煮需要小火等;调味,或酸了、或咸了、或淡了都不可以,奴家还听主家说过一种辣味,不是茱萸那种味,而是来自于极西之地的一种辣椒,不过并没有引入到我大宋,主家说若是辣椒到了我大宋,必然会有很多食客会趋之若鹜;除了这些厨艺还跟食材的好坏有关,例如活鱼跟死鱼做出来的味道就不一样,所以厨艺一道要想学好也不容易,奴家曾经为了做好一道菜做了很多遍才做好,即便是以后做了水仙居的主厨,奴家也需要勤加练习厨艺才好。”

  梁兴感慨道:“是小子失礼了,原来厨艺一道还有这么多学问在里边,某还以为学会做菜应该很容易才对。”

  青莲笑吟吟的答道:“若当真那么容易,天香楼出现一年了,怎么还会如此火爆,每天食客不断,甚至吃饭还要排队,就算奴家把菜谱给公子,公子做的菜跟奴家做的菜也会不一样。”

  青莲笑起来真美啊,梁兴都看呆了,直愣愣的盯着青莲看了好久。

  青莲注意到了梁兴的神情脸红道:“公子为何一直盯着奴家看?难道奴家的脸上有什么吸引公子的东西嘛?”

  梁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然失礼了,尴尬了好一会儿说道:“是小子孟浪了,刚才姑娘的笑容太美了,让小子失了神,还望姑娘赎罪。”

  青莲听到梁兴此话,脸红的低下了头,搓着自己的双手也不说话,于是马车内一阵沉默,双方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