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仗剑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御驾亲征大战起

  “事经过就是这样,我实在想不明白。”

  云落皱着眉,向对面的杨清一五一十陈述了自己被掳掠的经过。

  “要么是把你劫走,什么都没干,要么就是干了什么,但是你忘记了那段记忆。”杨清站起,在屋里缓缓踱步,“答案很显然,你丢掉了那段时间的记忆。”

  云落点点头,“按照时间来算,应该是这样。”

  “消除记忆,据说是只有天仙才有的手段,甚至天仙能不能做到都不一定。你这些记忆依旧还存在,只是被刻意遗忘和掩盖了。”

  “还有这种cāo)作?”云落觉得有些惊奇。

  杨清微微一笑,“这个其实不难,跟你学剑一样,只是法门不同而已。”

  “一般那些神神叨叨的人都可能会这些东西,比如北渊的萨满,比如南疆的有些族巫或是大巫师,我曾经跟着你父亲一起见识过。”杨清顺便开始琢磨,要不要去找那个敕勒问问,可万一出手的就是他那头的人怎么办。

  “果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云落由衷感慨道。

  指着云落的脑袋,杨清笑骂道:“你倒是个心大的。”

  云落嘿嘿直乐。

  ---------------------------

  “你真的还要跟着我们走下去?”管悠悠难得主动跟剑七说句话,就是这种充满着劝离意味的语言。

  剑七垂头丧气,“反正都是游历,有什么区别吗?”

  “可是我的伤好了。”管悠悠说得有些委婉。

  “可我的伤还没好。”剑七说得很理直气壮。

  管大小姐生平最受不得激,一撩袖子,“你哪儿还没好,体魄还是神魂,摆出来我看看!”

  剑七吓了一跳,下意识道:“心伤。”

  谁知道管悠悠忽然俏脸一红,旋即转黑,和剑七靖王府中追逐了起来。

  和杨清谈完的云落连忙将二人隔开,无语道:“你们俩消停消停好不好,我是找了两个同伴,不是带了一对儿女。”

  “都怪他/她!”

  管悠悠和剑七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

  云落心中憋笑,这默契,看来是选对了。

  他板着脸跟管悠悠道:“管姑娘,这剑兄跟我们一起去往小镇那边,也是个大助力不是,他若是有得罪之处,请管姑娘勿怪,云落替他赔罪了。”

  管悠悠冷哼一声,转离去。

  云落转过头,搂着剑七的肩膀,一边前行一边道:“剑兄啊,你觉得管姑娘怎么样啊?”

  剑七打了个寒颤,干脆没有开口。

  云落压低了声音,“有没有听过一个说法叫欢喜冤家?”

  剑七摇了摇头,云落沉吟一下,“这样吧,明天你去问问管姑娘,说不定改善一下你们的关系。”

  “真的?

  ”剑七将信将疑。

  “真的。”云落的神色十分真挚。

  第二天一早,云落三人向崔雉等人告辞。

  邹荷对崔雉这个姑娘十分喜,看着她敢敢恨的样子,就仿佛瞧见了十几年前那个同样敢敢恨的少女。

  好在那段本以为无疾而终的感,如今终于得以挽回。

  因此,她和杨清就准备在长生城多待一段时间,至少帮着崔雉站稳脚跟。

  令人意外的是,对云落十分依赖的随荷,即使抹着眼泪,也坚定地留在了靖王府,没有跟着云落前往封地。

  旁人还有些不明白,可云落却已经知道小姑娘心中所想,无非是觉得自己会是累赘帮不上什么忙。

  他将随荷紧紧搂在怀中,然后低头道:“随荷,等我们办完了这边的事,你请我去天机山做客好不好?”

  随荷猛地点头,云落揉着她的脑袋,“落哥哥会想你的,听话。”

  朝着邹荷、崔雉一一行过礼之后,杨清主动说:“我送送你们。”

  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崔雉轻叹道:“裴镇能有这样的兄弟,真不容易。”

  “为什么不是能有你这样的红颜真不容易呢?”邹荷笑着调侃。

  崔雉难得红了脸,随荷对这两个满脑子的女人很是无语,摇着头去房中对付今的零食份额去了。

  顺便扭头跟邹荷说了句,“小姨,你快买两壶酒庆祝一下,本天才决定认真修行了。”

  城外的山包上,杨清和云落停住,管悠悠拉着剑七去前面等着。

  杨清道:“就到这儿吧!”

  “杨叔早些回去,靖王府等着你坐镇呢。”云落笑了笑。

  “不必,那儿有的人连我都能收拾。”杨清轻笑一声,拍着云落的肩膀,“接下来就是真正自己走了,怕不怕?”

  云落想了想,难得爆了句粗口,“谁怕谁孙子!”

  杨清道:“这是我和你外公共同的想法,当初你的父亲下山时,其实境界也没比你高多少,如今你面临的困境要比他当年还要大,所以,你需要更好的历练。”

  云落明白杨清所说困境更大是什么意思,凌青云当年乱世称雄,的确豪万丈,功业不凡,但云落如今面临的,是一个初创不久,仍旧出于上升期的强大王朝。

  顺势而为和逆流而上,孰难孰易,很简单。

  所以他更没说什么,而是恭敬地朝杨清行了一礼,感谢他这一年多的时刻相护。

  正要离去之际,杨清忽然眉头一皱,看着远处。

  敕勒的影从远处一闪而逝,转眼出现在云落的眼前。

  “你来干什么?”

  “我想跟凌公子说几句话。”

  “他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白衣剑仙,凌公子已经长大了。”

  杨清恨恨地甩手。

  云落从来人的服饰中猜到了他的份,恭敬行礼,“凌荀见过大萨满。”

  敕勒呵呵一笑,“不愧是凌将军之子,这气度和胆识,就远非常人所能及。”

  “大萨满谬赞了,剑修行事,向来直来直往。”云落微微拱手。

  说得很委婉,意思很简单,你这神棍有什么话就直说,别磨磨唧唧的。

  杨清嘴角弯起,敕勒表微微一滞,旋即面色悲悯,沉声道:“我是来劝凌公子放弃复仇的。”

  杨清瞬间拔剑在手,冲天剑气悬而不发。

  敕勒不为所动,“不仅如此,我还希望凌公子能劝说四皇子放弃他的复仇。”

  “他复什么仇,他回归北渊,获封亲王,富有封地,高兴还来不及。”云落的回答很是谨慎。

  敕勒叹了口气,“看来凌公子还是不相信我。也罢,就请凌公子为天下苍生想想,兵戈无,苍生何辜。”

  说着他竟要朝云落行礼,吓得云落赶紧将他扶住。

  “我想请教大萨满一个问题。”

  “凌公子请讲。”

  “若是为了苍生幸福,天下太平,薛军神之事又作何解释?”

  敕勒稍一沉默,“我的方向从未更改,时间会证明一切,也希望时间能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杨清嗤笑一声,云落倒是不敢,只能恭敬行礼,“大萨满金玉良言,凌荀定当细细思量,只是事关重大,恐难如大萨满之愿。今还有长路要赶,就此拜别,望大萨满顺遂多福。”

  说完不给敕勒再说话的机会,翻上马,朝杨清使了个眼色告别,然后挥鞭离去,与等候多时的管悠悠和剑七一起离去。

  正是早走的这么一会儿,刚好错过了接下来的一个惊天内幕大消息,以至于后想起,都后悔不迭。

  杨清忽然道:“你看出他上的问题来了吗?”

  “有什么问题,没觉得啊?”敕勒微微有些疑惑。

  杨清收回死死盯住敕勒表的视线,“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敕勒一脸虔诚,“有所为,不得不为。”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你们这些神棍也好,当权者也罢,总喜欢用一冠冕堂皇的东西来掩饰你们邪恶的内心,跟你们待着都嫌恶心,老子还不如跟云梦大泽的野修们说话来得爽快。”

  等杨清骂完这句,敕勒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传言中白衣剑仙,孤傲如雪,惜字如金?”

  “孤傲如雪,融了。惜字如金,有钱。”

  “佩服。”

  二人正要各自离去,敕勒的神色忽然一动,冲杨清匆匆一别,朝长生城中奔去。

  杨清不明就里,只知有事发生,也赶紧冲回靖王府。

  马祁昨夜只睡了一小会儿

  ,又起来继续边写边琢磨。

  密密麻麻的两张纸上,全是细小规整的蝇头小楷,谁能想到一个所谓的北渊蛮子,能有这书法造诣。

  他目不转睛地一行行看着,思索分析着前后关联,左右牵扯,看过一遍,一丝灵光似乎在脑中稍纵即逝。

  那就再来一遍,那个想法似乎又明显了些,但还是没能被他捕捉到。

  正当第三遍开始不久,那丝光亮即将被捕捉到之际,门外忽然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老爷......”

  “不是说了别打扰老子嘛,吃了豹子胆了?!”

  “老爷息怒,是宫里来人了!”

  马祁恨恨地将门房一脚踹翻在地,去到主厅。

  当听完传旨太监的口谕之后,马祁苦笑着跌坐椅子上,脑海中的想法自然清晰起来。

  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充斥在心间,想着那个在长生中的影,居然开始有了些敬畏。

  口谕上说,让马祁从自家私兵中抽调六万精兵,于七之内,抵达苍狼原,十之后,渊皇将亲自登台阅兵,御驾亲征!

  长生中,薛律豪迈挥毫,写下一封国书,对下方跪拜的理藩院大臣道:“十之后,将此封国书,送至南朝皇帝的案头!”

  “嗻!”

  理藩院大臣恭敬地捧着国书退下。

  那封国书上,其实只写了一首诗。

  “万里车书一混同,关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云水上,立马天京第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