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古灵家族 > 第一百二十六章:出师不利,景象令众人震惊

第一百二十六章:出师不利,景象令众人震惊

  嬴燕在黑暗的井口向下跃了十几米,站落在地上,看到四名保镖举着手电筒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这时嬴娃也跳了下来,随后嬴山、姜秀、嬴媚、嬴俊也都先后下来。嬴娃看看,没有找到白熊,向嬴媚问道:"十三叔呢?他不下来吗?"嬴媚说:"在后面,我下来的时候它说要垫后。"大家站在十几米处,前面是一个盗洞,四名保镖从包里取出火把和燃料,点燃火把。白熊从井处慢慢吞吞地顺着绳子滑了下来,笨重地站到了地上,嬴娃和嬴媚相视一笑,白熊看看她们,嬴娃打趣道:"十三叔,你不是跑得挺快的么,怎么还得弄个绳子滑下来,上面的人拉不住你不就摔着了么!"白熊笑着说:"拉得住,练过的。我不敢跳下来,不然容易震塌地面。"嬴娃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很快,一名保镖向盗洞爬去。大家也相继爬了进去。四名保镖举着火把在黑洞洞的甬道前面走着,大家跟在后面,嬴娃大揺大摆地往前走,嬴俊在最后面举着手电筒走着……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保镖脚踏的地面猛然裂开,四个保镖往下面掉去,一名保镖的火把掉到了地上,其它保镖的火把摔入黑洞中便顿时熄灭了。嬴燕、嬴媚分别提起后面的两名保镖,嬴山和姜秀同时拉住了一名保镖,嬴娃迅速抽出腰间的鞭子甩了出去,套住最前面保镖的胸部往上提,但是裂缝已快速合上,那名保镖的腰部以下被"咔嚓"地一下夹断,他"啊!"了一声便发不出声音来。被嬴燕拉上来的保镖捡起落在一边的火把,甬道再次被照亮。大家震惊地看到没有下半身的保镖,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着。一名保镖哭着喊道:"大哥!"扑过去抱住地上的保镖,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那名保镖慢慢地停止了挣扎。白熊带着哭腔说:"卢侯爷呀!你真够狠呀!"大家都沉默不语,眼前的一墓让所有人都无比沉痛。嬴燕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连水都没有喝。

  嬴燕情不自禁地想起在商周时期卢王爷府的那个夜晚。院子中挂满了淡黄色的灯笼,假山上也挂满,整个侯府大院都被柔和的光照得无比明亮、温馨。嬴燕和卢王爷坐在院中的高亭中饮酒聊天,几个丫环站在高亭下面候着。院中的桂树不时飘来一阵阵桂花的香气。赢燕抬头看着空中的半月被一片云朵遮住,不禁感叹道:"月圆月缺,万物终有时……"还没有说完,微醉的卢侯爷便把她搂入怀中,温柔地说:"万物有时,你我无时,我们永相伴!"嬴燕微笑着望着卢侯爷,卢侯爷万分诚肯地说:"本侯一定护你永世!我与夫人世世相守!"二人看向夜空,天上的云彩慢慢飘走,月亮重新明亮起来。

  "大家小心,这次活着出去的人得到的奖金比安家费更多!"嬴燕被白熊带着哭腔的声音所惊动。发现白熊正擦着眼泪对三个保镖嘱咐着。三个保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了看躺在血泊中不再挣扎的只剩下上半身的的那个保镖。嬴家人也都是流露出难过和不忍。大家继续往前走,嬴娃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说:"唉,是我大意了,如果再快那么一点点。"转头对血泊中的尸体说道:"抱歉了!抱歉了!"嬴媚搂住她的肩膀示意她跟上大家。三个保镖在前面小心翼翼地走得很慢,嬴山、姜秀、嬴燕、嬴媚、嬴娃也都变得谨慎,跟着他们往前慢慢走。嬴俊和白熊在最后面,嬴俊边走边不时回头看看。

  走过一段甬道,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危险,但可能是受到之前那个死去的保镖的影响,三个保镖的情绪都比较低落,仿佛内心更加紧张。甬道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青铜铸造的大门。走在保镖后面的嬴媚看着青铜铸造的大门,惊叹道:"还真是下功夫了!"嬴娃撅了撅嘴,不屑地说道:"谁知道那狼心狗肺的东西在搞什么玩意儿!"说着看了一眼嬴燕,只见嬴燕失魂落魄的,一言不发,身旁的姜秀瞪了她一眼。三名保镖又商量了一会儿,分别把背包取下来放在地上,在里面翻找出来金属撬棍和千斤顶。两名保镖用金属撬棍在墓室青铜铸造的大门的下面敲打起来,二十几分钟后,青铜铸造的大门下的地面有了一条细细的缝隙。两名保镖用撬棍插在青铜门下方的缝隙中,同时用力往上面撬,另一名保镖又从甬道捡来一块石头塞进缝隙,把青铜匝掀起大约二十公分,又在青铜匝左右塞进两个千斤顶,另外两名保镖抽出撬棍。白熊阴沉着脸,疑惑地说道:"怎么会这么简单?大家小心有诈!"这时,突然从上面飞速落下一个巨大石块,站在青铜门边的嬴媚迅速用掌力把它击碎,小石块顿时四外飞砸到了大家的身上。嬴山、姜秀、嬴燕等用手打落,嬴娃甩出鞭子抽落碎石。白熊被砸得稀里哗啦的,惊恐地高声大叫道:"砸到我了!我被砸到了!"大家都紧张地看向白熊,发现它的身上只有一层层小石块,并无大碍。嬴娃跳过去把它拉起来,讥笑道:"十三叔,你们不是专业的么,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了!"白熊转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心有余悸地说:"还好,还好!"又对嬴娃说道:"谁知道我那表哥卢侯爷会用什么狠毒的阴招呢!"嬴娃点了点头,伸出手把白熊拉了起来,说道:"这话也是,那狗侯爷最不是个东西了!"三名保镖已经把千斤顶摇上了五十公分,把自己的背包顺缝隙扔了进去,然后趴在地上拿着火把钻进了墓室里,嬴家人也都随着钻了进去,可是白熊往里钻时,肥胖的身子卡在了一半,它用力蹭着往里爬,却挪动得很慢。白熊急得直叫:"唉哟哟,我的乖乖!"在它后面的嬴俊蹲在地上把它推着塞了进去。白熊转头笑嘻嘻地说道:"谢了!谢了!"白熊从地上爬了起来,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千斤顶已经被压得有些弯曲。嬴俊一个翻身进入墓中,就在嬴俊的身体翻滚进来的一刹那,两个千斤顶被压断,青铜铸造的大门"唰"地一下擦着嬴俊的身体坠落到地面上。白熊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张着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青铜大门,抬起肥厚的大熊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大家也都转身看了过来。

  嬴俊从地上站起来,看到大家的面前是一道闪着金色光茫的金丝楠木的大古门。这时嬴家人也都看着前面的古门愣住了。嬴燕感觉有些眩晕,用水壶猛地喝了两口水。嬴山和姜秀都惊讶地看着古门,嬴媚奇怪地说:"这不是当初侯爷府的大门么!"嬴娃凑到前面仔细看着说道:"没错没错,一模一样!这,这又是怎么个意思呀?"嬴燕眼中含着泪水,用微微颤抖的手去摸古门,古门突然飞出一堆飞针暗器,她身旁的姜秀一把推开她,大家也都纷纷躲避。嬴娃用鞭子抽打着,嬴俊也抽腰中腰带,从腰间抽出的瞬间已变成一把长剑,挥动着击落飞针。飞针停止,但一只飞针刺到了一名保镖的胳膊上,他马上拔下飞针,用手挤压了几下,伤口流出了一些血渍,又从背包里取出一个药瓶涂上药膏。嬴燕失魂落魄地走到金丝楠木大门前,嬴山和姜秀紧跟在她旁边,嬴媚和举着鞭子的嬴娃也在旁边护着。嬴燕在门前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推开了大古门。古门内的景象立刻展现在大家的眼前,所有人都震惊了!大门内根本不像是什么墓室,而就是商朝时卢侯府的大院:中间是通往房子前厅的铺着青石板的路,两边是软土,只是没有草木而已。左边是和侯府院内造型一模一样的假山,右侧的软土上建有一个高亭,整个亭子都是由青铜铸造而成,亭子中的青铜桌上只摆放着一个青铜制虎尊和一支青铜爵,没有别的物品。大家边四处看着边往高亭处走。走进一看,青铜亭子、青铜虎尊和青铜爵上已经生有颜色纯润、如翠的绿锈,上面还有斑斑点点的红锈。嬴娃兴奋地跑过去喊道:"喔呀!这个可是值钱了的呀!"说着拿起一只青铜爵。突然,青铜所铸的桌子飞起一支飞针,直刺向嬴娃的眼睛。嬴娃惊呼了一声:"哇呀!"飞速转头躲开,飞针直射向她身后的白熊,白熊已经来不及躲闪,吓得"啊!"地大叫了一声,把肥厚的熊掌挡在了眼前。只听见"当啷"一声,白熊并没有感到疼痛,慢慢拿下肥厚的熊掌,发现是身后的嬴俊用长剑打落了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