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朝大纨绔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尽数去实****需重写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尽数去实****需重写

  “衡父,你的策论和伯安的正好相反。”

  张仑放下了徐经的策论,看着他道:“你看到了道路带来的诸多好处,但却没有看到伯安所提的车马生计。”

  “车马一旦增量就意味着相应的人手需要增加,驾车、搬抬、货栈……等等。”

  “同时车马还需要养护、修缮,这方面也会形成一个专门的产业增加许多生计……”

  点评了一番之后,张仑把策论放下那双丹凤桃花笑的眯起指了指校场。

  徐经唉声叹气的就耷拉着脑袋过去了,恩师都说的清楚了自己还挣扎个啥。

  赶紧去挨揍罢。

  张仑则是笑眯眯的让座下第一狗腿王小周管家,把徐经、王守仁的这两篇文都抄录下来。

  等他们挨揍完毕褪下了护甲哀哀惨叫的回到自己面前后,便让小周管家给他们一人一份。

  “你们几个这段时间就跟着小周这边,好好的看着车马行怎么运作。”

  策划案张仑当然是早就写好了,小小一个策划案而已~!

  咱张小公爷当年和处男哥俩可没少看、没少搞,初期的时候可都是张小公爷自己亲自动手的。

  后来就是定下个方向、基调,然后交给下面的人去完成自己审核就好。

  都是一群缺教育的猪头,不操练一下全都傻呵呵的。

  张小公爷嫌弃的撇了撇嘴,道:“好好跟着小周管家学,一个月后我要看你们的总结!”

  “殿下,你的策论还得重写!”张仑看着松了口气的小正德,笑的一脸促狭。

  小正德刚才还琢磨自己没法长期在宫外呆着,估计这趟就免了。

  结果……这特么又要写?!

  “一千字,明天交给我。”眨巴着那双丹凤桃花,张小公爷声音轻柔:“写不好,再揍两顿!我亲自来!”

  我……我特么不活了!小正德想哭,这日子没法过了!

  边上的刘瑾看着自家太子觉着他好惨,唔……咱不能泄露小公爷写的东西。

  不然回头挨揍的,可就得是咱家了。

  想到从小周管家那里看到的车马行策划文案,刘瑾就觉着自己这把年纪全特么活到狗身上去了。

  那案子里一丝丝的分析从客户消费能力、购买习惯、针对性销售方式……

  一直到京师、金陵乃至十三省消费能力、国朝税赋、百姓生计……等等,做了一个无比全面的分析。

  只要按着执行刘瑾觉着这一年下来打底都三十万两以上的纯利,三十万两啊!

  老刘激动的差点儿尿裤子,自己活好几十年都没有摸过这么多银子罢?!

  然而小周管家只是一脸云淡风轻的摆手,说着是我家小公爷基本操作而已。

  去年一个话本好几万两那钱来的快,这次《帝国时报》一天就千多两银子了。

  老刘听得这话差点儿当场就得跪了,真是活生生的财神爷啊!

  小周管家又说了,老刘啊,我家小公爷说了!

  让陛下、太子不白使唤你干活儿。到时候掌着这车马行,皇家每年利润有半成是你的。

  半成……那照着最低三十万两算,皇家的股子能分润差不多十八万两。

  咱家也能分润九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啊,这还是最低的利润算!

  卧槽尼玛!谁特么跟车马行过不去,就是跟咱家过不去!

  刘瑾恶狠狠的想到:敢挡路的,我老刘豁出命去砍了丫的!

  还没等老刘脸皮涨红,小周管家一番话又让他呼哧呼哧的粗气喘上了。

  小周管家说,老刘啊!你想想你若是在车马行掌着如此大的产业,又有经验将来太子能不重用你么?!

  掌着产业多了那分成也就高了,银子哪儿还能少啊、功绩哪儿还能少啊!

  立下大功绩了,到时候若是那忠显祠立起来又怎么会没有你一席之地?!

  这只是开始,一定要好好干、老实干!一年十万八万的花头,不过小事尔!

  老刘那就差切手指给小周管家带去做保了,这特么泼天大富贵啊!泼天大功绩啊!

  哪怕现下让老刘拎着刀子上九边砍鞑靼,估计他眼都不眨的就扑上去了。

  “你就按照伯安和衡父的观点发挥一下吧,明天必须交上来!”

  张仑眨巴着自己的那双丹凤桃花,小正德第一次觉着虎哥儿虽然好看也真坏!

  “若是交不上来,或者交上来我不满意……”

  摩擦~!摩擦~!在光滑的校场上摩擦~!

  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

  把他们全轰走跟着小周管家去培训、招募工匠,准备厂房。

  他们还需要跟着拿到了策划书已经熟知整个流程的小周管家,一点点的通过这次实例学习。

  张仑的弟子们苦逼的挨揍完毕,还得去实习不说。

  那工地上的一众豪奴悍仆、城狐社鼠们此时也很凄惨,干活儿、吃饭他们都没有问题。

  虽然这活儿很辛苦,大冷天儿的又得踩泥、和泥烧砖瓦砌墙。

  但饭菜也是真的好,一天三顿都有肉吃。

  管教的京营兵卒们虽然恶声恶气,但也都知道他们身份。

  只要不是偷懒也不会有人来收拾他们,他们一旦偷懒了……

  张家的老亲兵可就在边上盯着,那窝心脚使的出神入化神鬼莫测。

  “官老爷啊,咱都是粗人这背书实在要命啊……”

  城西打行魁首赵三儿生的五大三粗豹头环眼,据说跟河北异人学了一套拳脚刀法端的是厉害。

  在那城西可谓是雄霸一方纵横披靡,直至这次被一并按了摩擦,揍成猪头送过来……

  “不成!陛下说了,你们都是不通律令所以犯事儿,必须要教你们学会律令!”

  那刑部的官员一瞪眼,本官可是读书人!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唔……再说了,这次来上课户部可是给本官派了十两银子一趟,白挣的啊!

  京师居,大不易!每日花销可谓是金山银海,要是放水没教好这差事被下了咋办!

  “小人宁愿多干活儿,这律令是真背不下来啊……”

  赵三儿你让他把人砍成血葫芦,这汉子绝对眉头都不皱一下。

  让他背律令……这可是真要了他狗命了,迄今他一条都背不下来。

  “考核不过的,全部送往九边修造屯田。”那刑部的官员慢吞吞的道:“你愿意去九边,也行。”

  赵三儿闻言一个哆嗦,好罢!好罢!咱背还不成么!

  相比去鞑靼马蹄下讨生活,好歹这背律令不至于要了咱狗命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