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第一百零四章 记载(求订阅!)

  获得了‘刺灵咒’、又在时光碎片之中拼上全力,江昀仍然没能够突破‘寺庙’碎片的甲级评价。

  这让他认识到,这个碎片的甲级评价,以他现在启五星的实力,还是没办法搞定。

  如果他的实力够强,乃至于不用沸灵丸就能够打到最后,保证身体不陷入到透支状态,那他在最后的心魔阶段所能够动用的精神力量,显然是会比现在强太多的。届时,不说能够帮着纯心法师把心魔给处理完,但至少他估计自己能够坚持到第十四、乃至于十五头心魔。

  而且,假如他真的有能够不用沸灵丸就直接打通关的实力,那他恐怕差不多就有启七星的实力了。境界的增长,也会自然而然的让他的神魂变得更加强大,这是不用修炼神魂功法也会有的增长。

  毕竟,人的神魂,还是不能脱离肉身。神魂强度,与肉身是有强相关的。

  到时候,他怕是能够帮纯心法师灭掉二十次以上的心魔。

  不知道消灭二十次心魔,能不能够帮助纯心法师度过最后的难关,但起码希望比现在大太多了。

  也许,那时候他就能够将‘寺庙’碎片,推到甲级吧。

  归根究底,这还是跟自己的实力有关系,他还是不够强。

  他心中对于力量的渴望越来越大了,对于实力提升,他是有一种很强的急迫感的。

  不仅是对于时光碎片的攻略,也是对于真实世界的不安。

  这次刺杀事件,对他的刺激很大。

  他原本觉得,在葬剑山庄有了一片净土,足够安全,也足够美好,他可以在这里安安心心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一步步的成长。

  但庞央的袭杀,让他的这种期望隐隐有些破灭了。

  尽管卢剑熙跟他说,这只是一次意外,他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可于江昀而言,他又怎么能就这样安心的把自己身家性命,落于别人的掌控呢?固然,在葬剑山庄,以卢剑熙之能耐,确确实实能够的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他的生命安全,但是他难道还能一辈子呆在葬剑山庄不出去?

  他可不想如此。

  更何况,以卢剑熙、或者说葬剑山庄的立场,他们当然有动力去找周煜的麻烦,但是向苏氏敌对,却不太可能。这跟卢剑熙的个人意志没什么关系,而是取决于葬剑山庄、乃至于吴地大局。

  卢剑熙可以凭个人之怒,杀苏靖之爱孙,但极限就止于此了;苏靖死了个孙女,也不会对葬剑山庄怎么样,是因为吴地大局,无论私下如何,至少要表现得足够团结。

  但就江昀个人而言,他可不管这些。

  你苏氏要我命,我又怎会让你好好过?

  他现在不过是个启五星的小人物,连临之境都为到,想要报复苏氏这样的名六门,靠自己的力量是绝无可能的。

  借助身份,则是更现实的选择。

  ‘吴之豪侠’的独子,江氏唯一的幸存者,这个身份还是有用的。

  而另外一点,就是他的‘梁戒’身份。这个更隐秘,而且更不可控,但也许更自由、更有力量。

  盘算一下,过几天,应该就是九戒会议开展的时候了吧。

  ……

  在九戒会议之前,江昀准备再去一趟‘古籍’碎片。

  ‘古籍’这个碎片,他在上次闯荡过之后,是有好好思考过的。

  在他看来,‘古籍’不像是‘寺庙’一样,有很强的硬性实力要求。虽然,在战斗强度上,敌人的实力跨度很大,别说那两个可以跟卢肃对抗一番的黑衣人首领,就算是那结阵的十几个普通黑衣人中,也存在临之境的高手。

  他们对于卢肃来说,是随手可杀的渣滓,但是于江昀而言,随意一个都可以轻松杀死他,终结掉他的时光碎片之旅。

  然而,在‘古籍’碎片里,能借力的地方,也很多。

  上一次,他就在‘古籍’中,拿到了丙级评价,并且他也对如何突破到乙级评价有了思考。

  他上次进入到‘古籍’碎片时,那是第一次探索,两眼一抹黑,啥情况也不知道,以至于在一开始的时候,于剑湖南岸浪费了太久的时间了。

  但有过一次的经验之后,他对再次降临是有规划的。

  穿越之前,他先是光顾了葬剑山庄的藏书阁。

  他是个外人没错,但身份特殊。有些核心的秘籍、隐秘资料,他可能不太适合看,但若是说想要调取一些八百年前,葬剑山庄刚刚成立时的历史典籍来看,那还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借口也很好找,就是说对那段历史感兴趣。

  对于这么一个有着光辉历史的门派而言,有人对他们的历史感兴趣,还是挺自豪的事情。

  在查阅了一番资料后,江昀对于那段历史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卢肃本是江东人,又取了刘氏之女,名声渐隆之后,魏人对他很是忌惮。

  他与妻子隐居在葬剑山后,魏人也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后来,听闻他在宓林山指点后辈,聚集了许多人,当时的大魏官府认为,卢肃这是在聚集人手,并试图谋乱。更兼当时刘氏起兵之意愈加明显,于是魏人决定先下手为强,消灭卢肃,在刘氏起兵之前,先剪除掉刘氏的女婿,斩掉一臂。

  结果,刺杀失败,卢肃顺势建立葬剑山庄。

  彼时,刘氏起兵,卢肃率众出山,先克盛江城,然后与刘氏之军合并,北攻建邺,并度过大江,攻下了淮南。

  至此,大吴的基本盘就定了下来。

  让江昀觉得有点感叹的是,在他经历中,真实历史上,卢肃是真的想要隐居的。在宓林山聚众之事,也非他本意。他后来带着妻子要走,恐怕也不仅仅只是因为不耐烦,可能也顾忌到了会遭来当时的官府的忌惮。

  可没想到,还是走晚了。

  而他出山、并在后来与魏国的作战中,勇猛当先,跟他妻子之死关系极大。

  或者说,他要是没死老婆,那就真的归隐山林了。

  还有一点值得感慨的是,在整个记载中,卢肃的妻子连个名字都没有,‘刘黛’这个名字,早就在八百年的时光里隐没了,在典籍里只是寥寥提了一笔,称之为‘卢刘氏’,连怎么死的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