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第三十二章 贼人害我

  ‘安林’两个字并无什么特殊的含义,仅仅只是个暗号而已。

  用蓝色手帕,写上‘安林’,这是江昀接下了任务之后,附带的说明里面给的接头暗号,上面说朱老板在看到这些之后,就会懂。

  果然如此。

  朱老板的脸色稍变,让江昀把手帕收起来后,说道:“你来得可够晚的,再晚一天,东西就留不住了。”

  发了两句牢骚,他让江昀在这里稍等,自己去拿东西了。

  而在这时,那个稍瘦一些的猪人,也转过头来,看向了这边。

  看了江昀两眼,他惊呼道:“是你!”

  江昀黑着一张脸,没理他。

  看到朱老板是个猪人,他就猜到了,搞不好他从熊怪口里救下来的那个,就在这里。

  果然如此。

  救了这头猪,连句感谢都没有,反遭一顿埋怨,换了谁都开心不了。

  火虽是江昀放的,可没江昀,怕是他早让那头熊怪给吃了。

  回身准备去拿东西的朱老板,停住了脚步,疑惑道:“你们认识?”

  “大兄!就是他!昨天把咱家的货烧了的那个贼人!”

  “???”

  朱老板脸色一变,转过头来,不善的看着江昀。

  江昀心里藏着一口怒气:“好个贼人,昨日你被那熊怪抓住,我用火将其从屋里逼出斩了,复又将你从火中救出,你就如此不知好歹诬陷于我?”

  听到江昀的话,朱老板又狐疑的看着自家弟弟,问道:“你昨日夜里狼狈回来,跟我说的是你被熊怪抓住了,但趁着它离开之时脱身,却遭人放了火,好不容易逃出来,货却丢在了里面。”

  猪弟一阵语塞。

  他叫朱染,他哥哥也就是朱老板名叫朱陵。两人表面上是在这回香镇开个酒家生活,但实际上,他们是做走私、销赃生意的。一些不太能见得人的赃物,从他们这里隐秘脱手。

  他本是被派到建邺,要运一批货回来的。拿到货之后,时间还很充裕,于是就去嗨皮了一下。

  青楼嗨一下,再到赌场玩两把,岂不美滋滋?

  这一嗨皮,就出事了——中套,输钱不说,连货都让人给抵走了。

  事发之后,他非常的害怕。以他大兄的脾气,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要把他的皮都给扒了。

  回来的路上,他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熊怪靠近了他都没有发觉,最后被抓。

  还好,那熊怪比较饱,食物充足,没有当场杀死他,而是将他抓住,绑了起来,准备养着当储备粮。

  那时候,朱染陷入了绝望。

  然后就是江昀到来了。

  熊怪虽然被杀,但朱染也差点死在了火里,还好最后被救了出去。

  活下来了当然是好事,但是更让他庆幸的是,空荡荡的货箱,在火里被烧了。

  这一下就让他的事情有了解释!

  昨日夜里,回来之后,他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把货给玩没了的事情,就只能说在回来的路上,碰上了熊怪,然后货在火里烧没了。

  他大兄大怒之余,也很奇怪,问他为何有马还能被一只熊怪给抓住?

  这确实讲不通。马匹在路上跑起来,熊怪应当是抓不住的。

  朱染当然也不敢说自己把马也给输没了,支支吾吾的也只能转移话题,说那头熊怪是拦在前面伏击什么的,然后说他被抓了之后也找了个机会逃掉了,本来有机会能把货也给带出来的,但正好碰上有个魂淡,跑过来放了把火,害得他只是人跑了出来,货丢在了里面。

  这当然是有扯谎的成分在里面,但为了尽量让自己身上的罪责少一点,他还是在把锅往江昀头上甩。

  反正,他昨夜回来的时候,想的是江昀仅仅只不过是个过客,世界之大怕是此生不会再遇到。在事实的基础上,随便掺杂两句谎话,掩盖一下自己的罪责,让大哥少怪罪自己一点,那还能有什么问题?

  可谁想,隔了一夜,这人居然上门了!

  实话是抵死不能讲的,他只能咬死了就是江昀故意放火的。

  江昀气得直想拔剑宰了这只死猪!

  不过,一旁的朱老板朱陵,也不是个傻子。

  江昀的话本就是真话,自然没什么问题;他弟弟朱染是现编谎话,跟正主又骤然碰上,对质之间,越编就越容易出漏洞。

  更兼,朱陵还不知道自家弟弟是个什么德行?

  他朝着江昀一拱手,说道:“兄弟,我信你讲的,我这弟弟什么德行,我知道。”

  “朱老板眼力可以。”江昀也是松了口气。

  “大兄!”朱染急了,“你信个外人也不信我?”

  朱陵一摆手,眼神凶厉的盯着他:“不要再在老子面前扯谎了,你给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大兄别打,我说……”

  被朱陵抄起长凳,砸了两下后,朱染还是不得不将实情道出。

  当然,所谓实情,也只是关于熊怪的那部分。至于他在此之前,就把货给玩没了的事情,那是万万不能讲的。

  “为何之前不讲实话?”

  “我就是想少担点罪责……哎呦,大兄别打,我都说实话了……”

  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自家朱染,朱陵说道:“你要不是我亲弟弟,我早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了!”

  朱染缩着头不敢说话。

  回过头,朱老板对江昀道:“让小兄弟见笑了,多谢你救了舍弟一命,这废物还满嘴谎话,险些让兄弟蒙冤,真让我汗颜。”

  “无碍……”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心里还是很不爽,脑袋一转,他想到了件事,于是说道:“不过刚才朱染兄说,他是骑着马被那熊怪给拦住的,但我到的时候,未看到马尸啊?”

  朱陵感觉不对,转头看向自己弟弟,却看见他脸色煞白。

  江昀心里一乐,继续添油加醋:“还有说的货,我不知那是什么,但当时我冲进着火的熊怪小屋里时,好像只是见到了个空箱……莫非里面装得是些吃食?早让熊怪给吃了?”

  一听这话,朱陵脸色更严厉了。

  朱染在自家大哥的逼视之下,站都有些站不稳了,退了两步,一时间实在编不出来新的话,最后只能红着眼,对江昀大吼:“贼人害我!”

  结果朱陵一巴掌就扇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