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第九章 涛浪

  杀了两个泼皮,好处还是有的。

  那二人给他贡献了一身衣服,让他可以不用赤裸上身了;其中一人腰间,还藏着一把小臂长的短刃,上面有点油渍,也不知是怎么沾上去的,但好歹也让他暂且有了防身武器。

  另外,这两人好像是刚赌完钱,还赢了不少,粗略数下大约有两百来个铜钱,两根麻绳串在一起,拿布包着。

  这世界的货币是铜钱-银元-金元这样排序的,一百一进。

  宰掉那两个泼皮拿到的东西,不多亦不珍贵,但帮了不少忙。

  江昀一路上是不可能不跟任何人打交道的。天亮之后,哪怕是从一些小路上走,也总会碰上人。身上有一套正常的衣服,大幅度减少了被人怀疑进而出问题的风险;兜里有点小钱,他也不必要为了吃食忧虑太多。

  晨间在叶后湖边的渔家花钱弄了早餐吃;中午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庐州地界,饭食是一家猎户帮的忙;晚上则在一条小路旁的茶水铺解决了晚饭。

  这一天他其实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尽量不跟人接触,接触的时候也会注意遮盖面容、透露一些错误讯息,万一后续有追查的时候,还可以误导一二。

  不过,总归没出什么大麻烦。

  官府方面,现在肯定已经是发现了他的逃狱了,但估计他们当前的追查进度还没出庐州城呢。他逃狱的方式太诡异,那些锦衣卫很难找到他逃狱的痕迹。

  当然,他们要是把江昀当成常厉矞那样的存在来对待,那啥也不用说,分分钟被抓回去。不过,他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至于说通缉令,以这个时代的官府能耐,又没互联网什么的,想要一天之内将相关的通缉发得到处都是,那并不现实。

  换而言之,他现在还算安全。

  当然,尽管如此,江昀仍然需要小心。

  其实最不容易出问题的路线,就是完全不从道路走,而是选择荒郊野岭行进,偶尔可能会碰上一些闭塞的山村也不大要紧。

  然而,从前身的记忆当中,江昀可以得知,这个世界的荒野,可要比前世地球中的危险太多了。真正算得上安全的地方,只有城镇以及围绕城镇建立起来的诸多村庄。那些常有人走动的大道,勉强也能算比较安全。

  而真正的荒野,总是充斥着各种怪物。

  这是个有灵气的世界,而能够运用灵气的,不仅仅只是人类而已。郊野的强大兽类、复生之亡灵、邪魔……这些都会带来致命的威胁。

  实力高强者,可能不太害怕,但江昀肯定不行。一般的野兽也就罢了,虎熊对他的威胁都不算大,但是只要碰到真正的怪物,那么就必然是一场苦战;碰到复数个……基本就凉凉。

  实际上,就算是走小路,也不一定完全安全。

  路上,傍晚时分,他就碰到了一头把他当做猎物的山狼。

  山狼在小道边上的树林里埋伏着,江昀未能发现。突然杀出,吓了他一跳,但武者的反应还算快,没被咬住,反倒一脚踢到狼腰上,将它踹开少许。

  扭过头来,两者对峙,江昀将短刀从腰间抽出。

  看清楚是山狼之后,他小松了一口气。

  山狼是一种异化的狼,属于不可驯化的邪兽,是丘陵地带常见的怪物。它四肢有了一定的变异,让他们适应山地的生活;虽然只是最低等的邪兽,但这也意味着这头狼怪拥有一定粗浅的灵气运用本能。

  但这点灵气运用本能不算强,有时候老练的猎人都可以配合陷阱和武器工具,将其捕杀。

  江昀好歹是启之境三星,用王八拳怕是都能把这头山狼给锤死。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简单粗暴的就冲上去。

  想了一想,他觉得这是个挺好的机会。

  前身是名门之后,自己还有个‘少侠’的名头,一身的本事是有的。除却修为之外,在剑术上、拳脚上,都有练过。

  江昀穿越后,继承了记忆没错,但是这些东西,他还真的没有实战中运用过。

  而眼下,这头强度不高的山狼,好像是可以当做一个‘试炼石’来利用一下。

  依照记忆,刷了个剑花——不算那么流畅,但是肌肉记忆还在,真让他耍出来了。

  朝着那头龇牙咧嘴的山狼一笑,江昀快步上前,一剑探出!

  灵气涌动,一抹湖蓝色的光,在他的短刃上出现。山狼躲过了短刀,并未被击中,但灵气仍然划破它的背脊,留下了一个巴掌大的细长伤口。

  它翻身一咬,被江昀躲过。

  重新拉开距离后,江昀观察到,这山狼背部的伤口,血流的速度比正常情况快得多,这正是‘引水斩’的效果。

  这招‘引水斩’,是江氏一族的家传剑法‘涛浪剑法’中的一招,也是江昀所学会的两招之一。

  江氏一族家传两门主要功法,一门就是‘涛浪剑法’,另一门是名为‘大江决’内功心法。前者的剑招浩浩荡荡,以力压人;后者修炼出来的内气深厚澎湃。两者相得益彰,成就了庐州江氏的浩荡威名。

  内功心法他现在没空尝试,倒是‘涛浪-引水斩’这一下,倒是挺爽的。

  他体会到的灵气在体内运作的感觉,这比单纯记忆中要有感觉得多。

  看来,还是要抽个机会,来亲身将前身所有掌握的力量都尝试一遍。

  心思念动之间,那山狼又扑了上来。

  “来得好!”

  江昀短刀挥出,这一次他换了另一招‘大瀑击’。

  水波随着短刀的力量,宛如奔流而下的瀑布一样,直接迎面在那山狼的头上炸开。

  一声惨叫呜咽中,山狼被轰飞了出去。躺在地上,身体还有些抽搐,但看它那像是被洪水冲夸的房屋一样稀巴烂的头部,那显然是活不得了。

  江昀有点喘,这一招是前身掌握的威力最大的一招,讲究的就是内气浩荡,剑势如大江大河一般,以力压人。

  他这一下,其实根本没有发挥出‘大瀑击’的全部威力。主要是由于他用的不是江氏剑法最搭配的双手剑,而是一把短刀;更别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这一招,不够纯熟。

  但它仍旧展现出了威力。

  喘平气息,他看着狼尸,有点可惜。

  山狼的皮毛,是蛮好的商品,可惜被他打得破损比较严重,而且他也不会处理,那也就只能浪费了。

  而就在他靠近狼尸的时候,忽的一道微弱的白色光点,从山狼的尸体上飞了出来,钻入了江昀的身体里。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他感觉到,灰色空间中他意识所化成的灵体,好像壮大了些许。

  江昀愣了一下,随即大喜!

  山狼提供的穿越能量不多,如果说穿越一次的所需的能量是一百的话,杀死山狼给他提供的,大约也就只有一点左右。但是,如何获取穿越能量这件事情本身,就足够有价值了。

  时空碎片的价值毫无疑问是很高的,凭借常厉矞逃狱的时光碎片,他从庐州大狱中跑了出来,还学会了‘陨灵奇术’。他相信,那个碎片里面必然还有更多的利益,等待他的挖掘。

  可是穿越所需要的能量限制,让他一直有些忧心忡忡。

  现在,倒是不必担心这个了。

  之前杀死那两个挡路的泼皮,江昀未曾感受到穿越能量的增加。按照他的估计,这可能是跟被击杀的生灵的强度有关。那两人只是普通人,而山狼算得上是超凡怪物的一种,虽然是最低级的。

  “击杀生灵才能获取穿越能量……有点邪恶啊。不过,这个世界并不安全,充斥着许多怪物,我倒是也不用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安慰了自己一下,江昀抬起头,望着天空,夜幕正缓缓降临。

  小路上,人烟稀少,还偶有怪物出没,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过夜,显然是很不安全的。

  他加快了步伐,希望能够在天太黑之前,找到栖身之所。

  ——

  求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