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第一章 大狱

  睁开双目,入眼的是惨白的灯光,灯泡的边上还有一条焦黄的痕迹,不知是怎么留下来的,四周金属质感的墙壁,反射着冰冷的寒意。

  他所处的小房间,大约长宽只有三米而已,房间的一角放着他正躺着的单人床,另一角是一个蹲便器,再无他物。

  现在是江昀穿越的第四天,也是他被关进庐州城监狱的第二天。

  四天前,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融合了同样叫做江昀的这个人的记忆,觉得自己要发达了。

  他前世只是个平常人,穿越后竟成了豪门子弟。父亲江铭,是久负盛名的‘吴之豪侠’,江东地界的顶级高手之一。他们江氏家族也是在江东吴地传承已久的名门,江昀还是江氏家族这一代的独苗。

  除却身份之外,江昀本身,也算是有点出息。

  吴人好名,有人评了个‘少七剑’的名头,意思是年轻一代比较有潜力的七位剑客,江昀排入其中,被称为‘白衣剑’。

  这是个人妖魔怪共存、科技树有点歪的世界,有武道、有江湖、有灵气……

  看着各种幻想故事长大的江昀,度过了最初两天的迷茫后,就开始期待起了在这里的未来——尤其还是个梦幻开局!

  可正当他为自己的未来谋划时,灾厄降临。

  穿越第三天的清晨,天刚亮,一队锦衣卫就把江氏府邸包围了。

  这些穿着飞鱼服、配着绣春刀,带着单片战术目镜和多功能机械手套的家伙,是当今大晋朝廷最有力的鹰犬。

  “庐州江氏谋反!江氏之人,从主到仆,一个都不许放走!”

  梦幻开局没了,江昀就这样被抓了。

  穿越后就见过两面,话都没说过几句的亲爹,‘吴之豪侠’江铭,给自家儿子挖了个大坑。

  在被解押到庐州监狱的路上,他也听到了更详细的解释。

  今日清晨,他的父亲江铭,连带着一百七十多号‘反贼’,全战死在了江氏在庐州城郊的庄园里,罪名是‘意图谋反,罪大恶极’。

  而他江昀,作为反贼头领的儿子,下场当然好不了。

  到现在为止,他被关在牢房里,已经整整一天了。

  一开始的那些愤怒、懊恼、恐惧……种种杂乱的情绪,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被消磨得差不多了。他穿越前不过是个普通人,骤然经历穿越、进牢房,难以平复心情很正常。

  但情绪平复不代表局面好转,现在的形势可谓绝望。

  没活路啊!

  他现在所处的这个牢房,周边可是刻着封灵阵法的VIP牢房,灵气完全无法流动,更别说调动内气了。这就是专门用来关押高手的,给他用都算有点浪费。

  别说他之前就仅仅只是个启之境三星的少侠,就算是他亲爹江铭江大侠被关进来了,也休想逃得出去。

  他在监狱里呆了一天多,没有提审、没有询问、没有严刑拷打,但这反而是更恐怖的事情——他好像没什么价值。

  或者说,他的价值,就是作为‘反贼头目之子’,被当众处死,以儆效尤。

  他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直接被提出去,在庐州城南门口处斩示众,甚至搞不好脑袋还要跟他爹的一起,在城门挂到烂掉为止,。

  一想那个画面,他就浑身打冷颤。

  用手在脸上抹了抹,手掌上在脸上带来的触感很粗糙。常年练剑,让他的手可算不上细腻。

  再睁开眼,他‘咦’了一声。

  他看到,在牢房最边角的一块地砖,正在缓缓发光。

  这光芒一开始,还仅仅只是让这块地砖比其他的稍稍白一点而已,但很快就变得显眼了起来。

  他已经来到这间牢房一整天的时间了,这是除却从厚实的铁门下面那扇小窗口有饭食送来之外,牢房里的唯一变化了。

  从床上下来,走到角落。

  那地砖确实是在发光没错了。

  他蹲在边上,研究了好一会儿。这块地砖的亮度,到了大约与牢房里的灯泡差不多的时候,就不再变亮了。

  脚步声传来,巡逻的狱卒经过,他还打开了铁门上的小视窗,向牢房里观察了一下。这是监狱守卫巡视时,路过每一间牢房都会做的事情。

  但那家伙好像看不到地砖的异象?不然,没道理这么明显的光,狱卒会视而不见的走过。

  又稍稍等待了一段时间,多次多名不同的狱卒,从他的牢房门口过、打开视窗查看,都没有发现这发光地砖。

  江昀确定了,这异象唯有自己能看见。

  搜遍脑袋里的记忆,他也没法解释这件事情。

  此时细想这件事情毫无意义,他又一次来到那块砖旁边,没有再犹豫,等到一个狱卒巡逻走远之后,他伸手,往那块发光地砖上摸去。

  他不是没考虑过危险,只是情况再坏,无非把死亡提前。

  手触碰到发光的地砖上,仿若触电一般,一股酥麻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有一股莫名的东西,如电流一样,钻进了他的身体。

  再下一刻,他感觉自己进入到了一个神奇的空间。

  这里似乎没有方向,没有上下,一片灰蒙蒙,他就悬浮在其中。

  江昀觉得,自己应该是处于意识空间,这里并非真实。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抬起手,发现自己的身体是一团白雾状的形态,并非实体肉身。

  而在这片灰色空间之中,除却他的灵体之外,还有一块地砖。

  那显然就是之前在牢房里出现的、那块发光的地砖了。

  江昀缓缓控制自己的意识体,向前飘去。

  这块砖之前就已经摸过一次了,不在乎再来一下。

  他的手接触了上去。

  骤然间,地砖上的光芒迅速膨胀,将他包裹在了其中。同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失重感,仿佛整个身体往下掉一样。

  这种感觉仅仅只持续了片刻,恢复正常后,白色的光芒也散去,他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牢房,不同的是,他的面前多了一个穿着囚服的黑发男人。

  还未等江昀反应过来,男人闪电一般的伸出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那男人说道。

  江昀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更懵,而且喉咙被扼住,连话都难说。

  他伸出手,想把扼住自己喉咙的手扒下来,但未能成功。这黑发男人的力量,大得可怕,手臂宛如铁塔一般。

  “不说?再见。”

  随后,一用力,江昀的喉咙就被捏碎了。

  ……

  剧痛之下,他眼前一黑,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人还在监狱里,只不过这次,没有那个黑发男人了。

  他摸着自己的脖子,一脸懵。

  “我这是……又死了一次?”

  好一会儿,回过劲,他的脑子动了起来。

  仔细回想,他觉得那个黑发男人有点眼熟。

  他肯定没见过这个人,但是在江昀前身的记忆里,却有这人的存在。

  这人应该叫做‘常厉矞’,很出名,江昀的前身看过他的画像,甚至了解过他的生平。

  他是一位无门无派、亦正亦邪的顶尖高手,号称‘绝命剑神’,后来又有了一个更有名的称号:‘弑君剑’。

  常厉矞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在十四年前,刺杀了大梁皇朝的末代皇帝,从而形成导火索,终结了大梁的统治,权臣赵升君篡位建立了现在的大晋朝廷。

  深夜只身入皇宫,杀了皇帝之后,关键还能全身而退!

  可见其之强悍。

  在外逃了四年,日子过得也很潇洒,参与了不少大事,留下了许多事迹,造下了一些杀孽,也留下了一些好名声。

  十年前,他在庐州城被捕,应当就是被关在庐州大狱。后来他越狱了,但被一群高手一路追击,从庐州追到柳源县,最终战死在了那里。

  可为何他会看到常厉矞?而且常厉矞还如此惊讶他的出现。

  思索之间,有更多的信息,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原来,他是进入到了一个时光碎片。

  “我刚才应该是穿越到了十年前,‘弑君剑’被关押在这里的时候?那块砖,是留存了那段时光碎片的载体,现在碎片已经被我吸收了,我随时可以再进入到意识空间,并穿越到那个时光碎片里……”

  这段讯息,是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就像是他完成了一次穿越后,时光碎片赋予给他的。

  为何别人看不到的时光碎片,他能看到、甚至还能吸收并穿越进其中?这一点,他不得而知。

  若是平常时候,他当然会仔细深究一番,想想其中的道理。但现在,身处大狱,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处死的江昀,还真没功夫考虑那些。

  他现在最关注的,就一个点:‘弑君剑’常厉矞在庐州大牢逃狱的经历。

  ‘弑君剑’是渊之境的绝顶高手,没这个水平也不可能完成皇城刺杀这种壮举。他有能从监狱里跑出去方法,不代表江昀有本事复现。

  但……万一呢?

  江昀不跑,必死。而眼下,则似乎有一个搏一搏的机会。

  天下修行者,大体分为四大境界:启、临、明、渊。常厉矞所处的‘渊之境’,便是最高成就了。可哪怕渊之境的强者,也无法从在封灵大阵内调动能量,更无法强行突破。否则,也就不会用这所大狱、这间牢房来关押他了。

  他很有可能是通过别的特殊办法,逃出去的!

  想通了这一点,江昀内心一片火热!

  在时空碎片里死一次没什么,更重要的是他找到了能活下来的办法了!

  在脑子里构思了一下,他决定再来一次穿越。

  刚刚那一次的表现太差,什么话都没说出来,这一次,他决定准备些靠谱的话语,尝试打动对方。

  至少,也别让常厉矞直接宰了自己。

  牢房角落的那块地砖已经不再发光了,但江昀也不需要它帮忙穿越——地砖不是关键,主要是附着在地砖上的力量,已经被他吸入了体内。

  沉浸心神,他再一次来到了意识空间。

  刚一进来,他就发现,自己化身的灵体变小了,大约只有前一次的四分之三的样子。

  不知道是在时光碎片里死亡会导致这种情况,还是每次穿越都会这样。

  但这不是个好消息,意味着他剩下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他漂浮向前,伸手摸向那块飘着的地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