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二十六节 说升级就升级

  胡山雕倒不怕自己被玄宗抓去切片,六个固然惊人却又非唯一,九个主玄通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七个或八个主玄通的却也是有的,自然不多。六个主玄通实际就非常稀少,而有记载以来,只要不是半途殒落,六个主玄通肯定是九方,十方就需要大机遇了。

  另外,多个主玄通并非一出生就具备的,有些人会随着岁数的增涨出现新的主玄通,但历史也证明超过30岁后就不存在增涨的情况。也不需要担心“冒名顶替”之事会穿帮,“六年”远征极好的掩饰种种细节,也是最好的借口。

  容貌更不是问题,银雾之上有个隐藏效果即“无形无相,有形有相”,无形无相令人无法记住胡山雕的容貌与体型。有形有相则是心中所想即是形相,也就是有人认为胡山雕很帅,那胡山雕在此人眼中就是最帅的。

  无形无相与有形有相都属于被动效果,胡山雕无法主动使用,而银雾之上真正发挥全部效果的地方就是玄陆,在九州时,银雾之上90%功效关闭,另外10%则是以“法宝”方式让胡山雕使用。

  胡山雕的处世经验除了当群演的那些年外就是九州的三年,以影视为例子的话,九州就是一部一集都没演完就被卡嚓掉的电视剧,而胡山雕在九州的戏份直到最后玄劫降临时才算是重,其它戏份就是他老本行——群演。

  因此,胡山雕很认同群演的处世准则,即不红时有热点就蹭,现在他就属于不红的阶段,既然“六”个主玄通是一个热点,他当然要蹭一蹭。当然,有的热点有毒,胡山雕敢暴露自己六个主玄通,就是窃读了龟丕四位大都督的记忆后,做出了这个决定。

  狩祀积分的事情,江朝先自然没有隐瞒,他也明说自己替胡山雕做了处理,胡山雕心中倒无怨愤。他现在不红也就没有选剧本的权利,江朝先即是金主,自然有权利替他做出选择,等他大红大紫,那选择权也就回到他手中。

  江朝先问胡山雕,知道封权究竟代表什么吗?

  胡山雕倒是搜索过,知道封权就是领主,跟他在九州时买下七十一块土地时的身份一样,负有守土职责,需要缴税等等。玄陆的敌人不是叛军而是“虚空”,赵本兴的“长兴狭谷”就是封邑,赵本兴需要负责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虚空裂缝”。

  封臣的权力极大,凡是封邑内出产皆归封臣所有,玄陆有大量空置的土地,这些土地不允许购买及定居,它们的用途就是封邑。

  江朝先闻言点头说,你倒是有所了解,但你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封权之下吗?

  胡山雕当然不知道,他问,是不是这些封臣没有修补虚空裂缝?

  “你认为虚空裂缝很好修补吗?”江朝先反问,不等胡山雕回答,他自顾自的往下说,“玄陆与虚空其实是一体的,如果你不坐传送阵而周游玄陆,你就会发现玄陆内存在着密密麻麻的虚空之海,想要靠自身实力度海,最少也需要七方。”

  “所有的农田其实就是一座座虚空海上的岛屿,虚空又处于玄陆之内,玄陆就是宇宙”。

  胡山雕挠头,这些信息他知道啊!

  “虚空窟窿就是在玄陆内挖一个池溏,池溏一旦挖好就要引入虚空之水,那虚空之水是什么?不仅仅是虚烬,还是灵虚。如果把虚窟比喻成池塘的话,灵虚就是鱼,它在虚空生存的较为艰难,但在虚空窟窿内却能很快成长。”

  “虚空裂缝就是水渠,虚空窟窿是池塘,玄陆内游荡的灵性是灵虚的鱼食,所以,封臣的任务不仅仅是修补裂缝,还要消灭灵虚?”

  江朝先笑着点头,“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封臣死在封邑了吧?另外,封权也是一种争斗手段,赵本兴说是‘河伯赵氏’的人,但实际上并不强大,他这么爽快答应替你争取封权,是想把你扔出去挡灾”。

  玄河赵河伯是玄陆久富盛名的十方修士,河伯赵氏自然也是玄陆强大的势力之一,赵本兴是八方修士才有机会坐上河伯赵氏这辆战车。但要说河伯赵氏就一定会赵本兴出头,那就不一定了,所以,赵本兴推荐胡山雕参加狩祀节是迫不得已。

  如果赵本兴不推荐一个人参加,他的敌人就会以此为攻击点让赵本兴疲于奔命,而推荐胡山雕参加,他的敌人就暂时没有借口攻击。但胡山雕需要完成任务才能化解赵本兴的危机,胡山雕很好的完成了任务,只是赵本兴的敌人却愤怒了,他们要求赵本兴交出胡山雕。

  赵本兴岂会管胡山雕死活,但他也不会做得太明显,正好,胡山雕要封权,赵本兴就给他封权,而他的敌人就会选择一处危机重重的地方成为胡山雕的封邑。一旦胡山雕获得册封,他就需要前往自己的封邑,到了那时候,胡山雕必死无疑。

  胡山雕倒也不愤怒,他在九州时跟熊笑也是过了很多回合的招,虽然一直处于下风却也见识了政客之间的争斗手段。赵本兴推他出去当替死鬼,胡山雕若是掉坑不死,他自然会报复赵本兴以及他的敌人。

  但现在,江朝先替他扫除了这些危险,胡山雕也就暂时不去想着报复赵本兴,倒不是说不报复而是暂时没有实力报复。胡山雕觉得自己还是要多出去走走,刻着三清咒的元晶碑也是时候多坑一些人,只是玄陆不比龟丕,谍戎军可是非常强大的。

  见胡山雕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江朝先心中松了一口气,六玄的勋贵之子,打不得骂不得,就是骂他们心中留了刺,一些性情暴烈的还会另投他人。因此,如何对待这些勋贵之子就是很头疼的问题,江朝先觉得自己三年前选择当军校老师真是英明。

  “知道你有六个主玄通的只有我,赵本兴只是猜测,所以,你是想传出去还是保持现状?”

  “老师想让我做哪个选择?”

  “我当然是想让你选择保持现状,只是你这么迫切想得到封权,是因为九州田还是另有所图?如果是九州田的话,保持现状是最好的,因为九州田牵涉到失落之田,它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天地级保密,你想知道或获得,只能成为九帝之一。”

  九帝:“帝宗、乾帝、帝坤、震帝、巽帝、坎帝、帝离、艮帝、帝兑”。

  此九人是玄陆权力最大的也是玄宗八部的帝君,更是整个玄陆宇宙武力最强的十方,其余的十方只能称王,唯有他们九人称帝。

  胡山雕不解,为什么想得到九州田需要保持现状?

  “九州田牵扯到失落之田的线索,九帝对它关注很高,你此时一头栽进去就是个死,保持现状能让你前段时间关注九州的事情蒙混过关,但若是你此时表现迫切,谍戎军就不会象之前那么客气。”

  “啊?”

  胡山雕更是纳闷,他之前毫无收敛的探查九州之事,如今九州牵涉失落之田的秘密,那自己保持现状,谍戎军怎么反而不盯着自己了?

  “每块休耕的农田都必然引起大量关注,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探查九州之事吗?玄陆可是大的很,解府市只是离部大陆的一个市,小地方才会让你显得凸出,而其余的地方就人潮汹涌。”

  “如今九州田被九帝所关注之事已经都知道,明面上没有人再探查暗地里却是人更多,你保持现状也就不算太出位。再说,你只是离部军校的一个学生,小角色,不,连角色都算不上,谍戎军如今要盯的可是那些大鱼”。

  “老师是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我值得投资吗?”胡山雕转移话题。

  江朝先也不再继续九州的话题,笑了笑说“你猜?”

  胡山雕撇了撇嘴,猜尼妹,他心中决定就按江朝先的安排,先在军校度过三年,然后一步步进入离部权力中枢。不过,胡山雕也知道江朝先投资自己也是有目地,他就问江朝先的目地是什么。

  “离江,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胡山雕很想翻白眼,而江朝先也不卖关子,继续说道“离江,离部江氏,是这块大陆的隐形之皇,虽然它本身没有十方修士却有三个外姓十方修士加入。而这三个外姓十方修士为何对江氏如此有归属感?就是我此时以及今后所做的事。”

  “老师认为我能到达十方的层次?”

  “六个主玄通的勋贵之子必然能到九方,而有我江氏支持,十方就有一半的几率。”

  “老师为何不怀疑我?”

  胡山雕这个疑惑也是藏了到了现在,他说自己六个玄通,江朝先居然就信了,连测都不测就信了,这是为什么?

  江朝先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测过?

  胡山雕一惊,你测过?

  “四大本命是什么?”江朝先又反问。

  “命纸、命脉、命器、命邸”,胡山雕很顺溜的回答道。

  江朝先也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红纸,纸上原是一片空白,输入灵性后,胡山雕的面容就浮现在红纸上,随后,六团银色雾气也浮现。胡山雕惊讶,这玩意儿就是“命纸”吗?那为什么又说修士年有“四本命?”若是命纸属于外在的,修士玄府就只存在三本命吧?

  但红纸上浮现的内容让胡山雕知道“命纸”其实就是“玄府”,之所以没有想到,是因为修士内视时看到的玄府是立形的而不是平面。但事实上,玄府就是平面的,这张红纸并不是胡山雕的“命纸”,而是一种测试“玄府”的物品,名为“红娘媒介”。

  “岂不是说随便谁都能测出我的玄府?”

  江朝先看出胡山雕心中所想,弹了胡山雕一脑壳。

  “红媒只有十方修士能炼制,但又不是所有十方修士都能炼制,这东西的珍稀你就可想而知。况且,红媒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测出你拥有六个主玄通又能如何?就算没有红媒,敌人杀入你的玄府也照样能知道你有几个主玄通,更知道是哪六种。”

  “老师,你太狡猾了”,胡山雕不满的说道。

  江朝先大笑。

  胡山雕就觉得奇怪,他跟江朝先接触又不是一天两天,在他从龟丕回来前,江朝先从未有过弹他脑门的习惯,可他回来后,江朝先就经常弹。如今红媒的出现,胡山雕也就琢磨明白,江朝先弹他脑门就是在测试,估计弹一两次测的不太清晰,才会一直弹。

  但胡山雕也奇怪,自己并没有感知到有外来灵性进入自己的玄府,那红媒是怎么通过“弹”来测自己的命纸?命纸全名是“本命八字”,但并不出生时辰,而是玄府的数据,也可以说是人的资质,潜力的数据。

  本命八字:灵、魂、魄、元、通、脉、器、邸。

  胡山雕理解之后就认为命纸与“玩家面板”是一样的作用,它能让修士时刻知道自己状态如何,也能让修士了解自己修炼的瓶颈在哪里。胡山雕也就郁闷了,他还以为自己的数据是“银雾之上”外挂效果之一,没想到却是“命纸”的功效。

  胡山雕与江朝先的谈话持续了六个时辰,即有合作细节也有投资详细,更有离部势力的介绍、分析等等。胡山雕选择的方向从他想获得封权就能知道,他是想成为一个手握重权的修士,离部江氏的人脉网有悠久的历史,所以,胡山雕不需要担心自己“祀途或军途”的问题。

  江朝先认为胡山雕需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这个价值不是说胡山雕要立多少的功劳,而是修炼上的惊世之举。胡山雕今年22岁,在他这个年龄段达到“六方”的,纵观玄陆十纪历史是从未有过的。

  江朝先倒没有让胡山雕在22岁生日未过时达到六方,但他建议胡山雕在26岁时能修炼到五方。30岁前能达到五方的勋贵之子不是没有却也不算多,胡山雕若是能达到,江朝先就更有底气从江氏索要资源。

  胡山雕问江朝先,对他(胡山雕)的投资是江朝先个人行为,还是整个离部江氏的?

  江朝先说自己倒希望能独立投资胡山雕,但这不可能,一个修士要达到九方所需要的资源根本不是个人能承担的,事实上,一个八方修士就有可能掏空某个底蕴深厚家族的。当然,若是能培养出一个八方,回报率却是300%以上,之前掏空的一切都能回馈给家族。

  胡山雕倒不觉得夸张,他在龟丕淬炼自己的“魂元魄”时就吃了价约3000万通卷的“元宝果”。

  当然,这是因为胡山雕很“散”,玄族人修炼到三方倒不需要这么多钱,1000通卷左右就能修炼到,前提是资质要不错,大众流的资质就行,若是象胡山雕这样“魂元魄”都很疏散,那可就要花很多钱了。

  胡山雕是六玄勋贵这是无需怀疑的,但天才若是懒散,再好的资质也会荒废,投资人就很担心这一点,也就有了一些要求,比如某个期限内必须达到哪方。胡山雕毫不担心自己实力的提升,只要给他足够的资源,他把自己疏漏的“魂元魄”凝实,他就可以晋级了。

  灵性:271丈、魂念:254里(凝度:0%)、魄骸2300钧(凝度:80%)、元力:2410斛(凝度:0%)。

  江朝先为胡山雕一番运作使狩祀者的收益达到6亿通卷,江朝先的第一笔投资很少只有3000万通卷,但胡山雕也不会傻的嫌少。事实上,资源是其次的,拥有江氏这块金漆招牌才是最重要的,这块招牌能替胡山雕背很多的黑锅。

  修炼痴若是专心修炼,不说别的,单是起居日常就需要人照顾,若是无亲无故也就罢了,可若是亲朋好友众多,人情往来也就需要人来处理。万一家中亲朋有什么困难或遇到难关,也就可以借助投资人的人脉进行处理。

  就胡山雕而言,他也是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不惹祸的,他虽然进入玄陆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但玄陆10万年的历史档不是几个月就能了解的,各地的风俗,玄陆的法律等等,胡山雕都是一知半解,惹祸的几率也就相当的高。

  胡山雕暂时没有动用自己的6亿通卷,而是让江朝先把3000万通卷变为各种类似“元宝果”那样的资源。元宝果还是要继续吃的,这东西很好吃且吃不腻,但它只对凝实“魄骸”有用,胡山雕还需要凝实魂念与元力的。

  江朝先很清楚勋贵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方式,这种独特不是外而是内,灵淬是很普遍的一种修炼方式,但都是灵淬,修炼的速度却各有快慢。江朝先很快就见识到什么叫“快”,他与胡山雕的交谈结束后的第三天,胡山雕就跑来告诉他,我已经四方了。

  四方的标准就是灵性达到3200丈,胡山雕也没有去专门测“方”的地方,他直接把自己的“命纸”具现出来,江朝先当场吓的不轻,因为他这个七方都无法把命纸具现出来的。江朝先很理智的克制自己询问的冲动,他认为这就是胡山雕“六玄勋贵”的秘密。

  胡山雕曾问江朝先,为什么要把三方主玄通以上的人称为“勋贵”,江朝先说三方主玄通的人若是没有半路殒落,成为玄陆的新贵是理所当然之事,所以,就被称为“勋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