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两百零七章 当年

  两刻钟后。

  顾以贤、顾景行、顾清欢,三人齐聚书房,门窗紧闭,外头有侯府侍卫看守,一般人无法靠近。

  “父亲,这么晚了,是有何事?”

  顾景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顾以贤严肃的神色,便知是什么重要的事。

  “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们了。”

  顾以贤开口,缓缓道:“是有关于你们娘亲的事情。”

  顾景行一怔,“娘亲……”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默。

  其实,不仅顾清欢察觉到娘亲的身份有问题,作为儿子的顾景行,同样如此。

  尽管娘亲走时,顾景行还小,可长大后,他也隐约感觉,娘亲的言谈作风,并非一般小户人家可以养出来的。

  而且,仔细想想,谁家的侯府夫人,处事面面俱到,为人落落大方,却很少在外露面,直至今日也没多少人记得侯府夫人的脸?

  顾景行与顾清欢甚至没有在家中看到过娘亲的画像。

  若是寻常家庭倒也罢,可问题是,顾以贤当年与他们娘亲无比恩爱,怎会在娘亲死后,连一张画像都不留?

  到底是为了防备什么?

  “是有关于娘亲身份的事吗?”顾景行收起思绪。

  顾以贤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一个书架前,打开了一个暗格,里面装着一个箱子,但他却忽略了那个箱子,而是伸手摸了摸暗格的上方内壁。

  下一刻,一卷画被他拿了出来。

  看到这幅画卷,顾以贤露出怀念的神色,往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都淡去了几分。

  顾清欢与顾景行都能看出来,这幅画卷对顾以贤的重要性。

  拿到了画卷,顾以贤走到书桌旁,将画卷缓缓展开。

  顾清欢与顾景行下意识朝画卷上看去,就看到了一名身着青衣,神采飞扬,又不失稳重的女子。

  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脉脉含情,带着些许笑意。

  若说顾景行与顾以贤长得像,那么顾清欢便是同这画像上的女子相似,尤其是飞扬的神态,如出一辙。

  “这是……娘亲?”

  顾清欢的印象中,娘亲一直是个模糊的影子,直至今日,她才知道娘亲的模样。

  “是。”顾以贤点头。

  顾景行在旁边不说话,默默看着画像,冰冷的面部轮廓,也多了几分柔和,他印象中的娘亲,便是这般模样。

  尽管早早离去,却依旧印象深刻。

  “这就是……予戚。”

  顾以贤又道:“也可以叫她,小七。”

  说出“小七”二字时,顾以贤恍惚了一瞬,好似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

  一旁,顾清欢与顾以贤一怔。

  他们知道,娘亲名为“予戚”,姓“艾”,全名艾予戚。

  只是……

  小七?

  这个外号,倒是第一次听说。

  莫非与娘亲的身份有关?

  兄妹俩对视一眼,倒是很有默契没打扰面露追忆之色的顾以贤。

  “艾予戚这个名字,是我给你们娘亲取的。”

  顾以贤道:“她原本的名字,叫小七。”

  “小七不是外号,是名字?”顾清欢有些意外,一般正经人家,怎么会连个姓氏都没有?

  即便是知秋知月她们,在成为奴婢之前,也有过寻常的名字。

  “她们这一类人,是没有名字的,只有代号,说那代号是名字,也没错。”顾以贤淡淡道。

  “这一类人?”顾景行察觉顾以贤话中深意。

  “你们的娘亲……曾经是杀手。”顾以贤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饶是顾清欢与顾景行,此刻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杀、杀手?”顾清欢甚至有些结巴。

  尽管猜出娘亲来历不普通,但没想到会跟杀手这种身份牵扯到一起。

  这么一来,的确能说通很多事。

  比方说娘亲会武功,还会暗器,将这些教授知秋后,不让知秋暴露,十有八九是怕以前的杀手组织,看出知秋的武学来源,追查到永安侯府。

  届时,若是被人知晓永安侯夫人不是什么农家女,而是刀口舔血的杀手,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杀手……”

  顾景行同样愣住,“娘亲以前是杀手?”

  “是。”

  顾以贤已经决定将真相告诉顾景行与顾清欢,自然不会否认,而是将一切说清楚,“她很小的时候,就被那个杀手组织收养,培养,长大后,也是为那个组织做事,直到遇上了我,才决定离开那个世界,做个普通人。”

  “那个杀手组织,叫什么?”顾清欢问道。

  前世,她好像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消息。

  江湖杀手,在话本里听着很厉害,实际上在满是东厂走狗,防备严密的大璋王朝中,如土鸡瓦狗一般,上不了台面,比不上那些有百年历史大族经过专业训练的暗卫死士。

  娘亲的身手是否厉害,顾清欢并不知晓,可知秋多厉害,她是看在眼里的。

  就连蒋家暗卫,接近十人一起上,都无法击败知秋,还被知秋反杀了几个。

  若不是为了保护她,知秋甚至能全身而退,再对那些人逐个击杀!

  然而,知秋却亲口说过,她比不上夫人,差太远了。

  可想而知,娘亲的身手有多高强!

  怕是连几年后,大璋王朝前列的高手宁有惟,都比不上她娘亲吧?

  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人物的杀手组织,定是庞然大物!

  可为什么她前世对这样的组织,一点消息都没听过?

  再神秘的杀手组织,也是要接生意的。

  既然接生意,就一定会有消息传出来,不是吗?

  顾清欢倒是好奇,娘亲到底出自什么杀手组织。

  “我没有问过。”

  然而,顾以贤却摇头。

  顾清欢愣了愣,“没问过?”

  顾景行也是一怔,他没料到父亲不曾查过娘亲的出身。

  顾以贤淡淡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有些事,知道能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只知道,她想做我的妻子,我想让她做我的妻子,这就够了。”

  听到这话,顾清欢一阵沉默。

  换位思考,她是无法做到父亲这般信任枕边人。

  事实上,前世见惯了背叛的她,对于“真爱”二字,早就充满了不信任。

  很多时候,感情二字,不如利益绑定来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