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见面

  红鸾闻言,茫然的脸上,多了几分惊讶,她看了顾清欢一会,忽道:“小姐……奴婢是做了什么让您不开心的事吗?”

  顾清欢盯着她,只是道:“我是你的小姐。”

  意思很明显了。

  红鸾默了默,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语,她垂下头,像是情绪不高,“奴婢知道了。”

  一旁,知秋多看了红鸾几眼,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很快,红鸾的新住处被安排好了,仍是在惜欢院,但却是单独的房间,还有侍卫在外看守。

  顾清欢的做法,让惜欢院的一些下人十分疑惑,莫非红鸾是得罪了大小姐?

  可是,红鸾得罪大小姐,大小姐为什么不把她赶出去,反倒大费周章将她留在惜欢院看守?

  知月将这一切安排好后,回到了顾清欢房间,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她问道:“小姐,红鸾是做了什么吗?”

  “没什么。”顾清欢没有给知月解释的意思,红鸾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知月见顾清欢不想说,便将视线放到了知秋身上。

  知秋也是一脸茫然,显然不明所以,知月只得放弃了询问他人的打算。

  快入夜的时候,知月离开,去厨房那边给顾清欢准备热水。

  屋内只剩顾清欢与知秋。

  “小姐,红鸾她……”

  知秋见没了别人,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是不是有些奇怪?”

  顾清欢看了她一眼,道:“怎么这么说?”

  知秋道:“小姐您都要关着她了,她却一点都不怕,好像知道小姐不会伤害她似的,只看这点,奴婢都以为她很了解小姐,可是……”

  知秋话锋一转:“当她听说小姐要关着她的时候,却又一副惊讶的样子,好像完全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就仿佛……觉得她为了小姐您,去给白姑娘上香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也太……理所当然了。”

  知秋连用了几个“理所当然”,“若不是知道她前两日才被小姐买回来,奴婢真以为她是同奴婢一样,跟了小姐很多年,对小姐忠心耿耿的丫鬟呢!”

  顾清欢闻言,心中一跳。

  刚刚她差点要把红鸾当成和她一样的重生之人了。

  但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并非如此。

  首先,她前世早就安排好了红鸾的去处,红鸾不会出事。

  其次,红鸾若真是和她一样重生了,念在两人前世的主仆情分,想方设法又做了自己的丫鬟,可在自己给她取名“红鸾”的时候,她就不会是那样的反应。

  可是,若红鸾不是重生,又该如何解释她对自己那般理所当然的好与信任?

  莫非……

  真是自己以前对红鸾有过恩情,只是自己不记得了,红鸾却一直记着,前世今生,才用不同的借口,接近自己?

  不对。

  若真是如此,那红鸾编造出的身份,又该如何解释?

  这种事,随便查一查,便能知道真假。

  如果不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红鸾怎敢信誓旦旦的说出那些有关于身世的假话?

  可红鸾一个人,哪里能做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假身份?

  她的背后一定藏着一个势力,帮着她做这些事。

  越想,顾清欢越觉得红鸾背后藏着的秘密不简单。

  真是头疼啊。

  想了半天,顾清欢仍旧没有头绪。

  红鸾不开口,她就不会知道真相。

  可顾清欢并不想用狠辣的手段逼迫红鸾开口。

  让红鸾自己坦白?

  顾清欢苦笑,红鸾真要有那么好说话,前世那么多年的相处,怎么会伪装的如此完美?

  “小姐……”知秋看出顾清欢的情绪不对。

  “此事莫要再提。”顾清欢道,“红鸾那边……你晚上出去的时候,记得看一看。”

  单靠那些侍卫,顾清欢有些不太放心。

  毕竟,红鸾隐藏了那么多秘密,谁知道她会不会还留有手段?

  让知秋去看看,顾清欢也放心一些。

  “奴婢知道了。”知秋点头。

  这时,门被人从外敲响,知月的声音响起:“小姐,奴婢打来了热水。”

  顾清欢与知秋便停下话茬,让知月将热水提了进来,洗漱后,便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日,风平浪静。

  红鸾那边没什么动静,知秋也没发现异常。

  顾家请来了高僧为白芷念经超度三日,顾何氏收了白芷做干女儿,将她葬在了顾家的陵园,有专门的侍卫看守,不会担心被人盗走尸骨。

  对于顾何氏的做法,顾清欢十分惊讶,也很感动,祖母为了她,真是费了不少心。

  顾以贤与顾景行并没有反对顾何氏的做法,反倒十分支持。

  自从那日在白芷灵堂内把话说开后,他们与顾清欢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一起在云梦斋吃饭时,也没有之前那般僵硬的气氛,反倒和乐融融。

  同时,顾家也没有停下对白芷之死的查探。

  可惜一无所获。

  顾清欢也没有气馁,她知道,一件七年前的杀人案,不可能三两天就能出结果。

  时间推移,又过了一月,天气开始变热了些。

  顾清欢在房间里放了些冰降温,如若不然,她锻炼时就难受了。

  下午,她刚从房间里出来,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许久不联系的言昭,借着言锦的名字,给她送了一封信。

  顾清欢立刻想到,自己一个多月前,拜托言昭查白芷一案的事。

  莫非有了结果?

  洗漱一番,等知秋为自己擦干了头发,顾清欢挥退旁人,坐在椅子上,打开了信。

  “明日午时,云深楼天字二号房一叙。”

  顾清欢一怔,没想到言昭并未在信上写白芷的事。

  莫非……

  顾清欢并不认为言昭是什么都没查到。

  而是查到了什么重要的内容,不方便在信上说,才要与自己见一面。

  顾清欢将信烧掉,让知秋进来处理。

  “明日中午,我要去云深楼,和锦儿她们吃饭。”

  顾清欢道,“到时候,知月留着看家,你同我一起出门吧。”

  “是,小姐。”知秋道。

  “让知秋注意一下红鸾那边的动静。”顾清欢又道。

  知秋闻言,忍不住说道:“小姐,红鸾那边……真的会有动静吗?这都一个多月了,奴婢都没发现她有什么动作呢,她若真是谁派来的,明知小姐猜疑她的情况下,还愿意被小姐看管一个多月,未免太有耐心,也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