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妥

  好事近正文卷第一百六十九章不妥“为什么……”

  顾清欢喃喃,“明明说好的……下次见面,就是你请我吃好吃的……”

  为什么又食言了?

  顾清欢的印象里,白芷一直说到做到。

  是因为她先伤了白芷的心,让白芷不再有留念么?

  顾清欢咬了咬嘴唇,看着屋内这熟悉的布置,过去与白芷对话的记忆不断浮现。

  “白芷……姐姐,你的名字好特别啊,好好听!”

  “有什么特别不特别的……就是个药名罢了。”

  “就算是药名,也很好听啊!姓也好,名也好……”

  “说起名字,你的名字不也很好听么?顾清欢……清欢……我听过一句词,叫人间有味是清欢……”

  ……

  “清欢,你老实说,你这么粘着我,是不是把我当你娘亲了?”

  “姐姐为什么会这么想?”

  “猜的……别这么看着我啊……好吧,我说实话,你那丫鬟跟我提过一次,你娘亲要是没有离开,与我一般大。”

  “可我……没有把姐姐当成娘亲啊,姐姐是姐姐,娘亲是娘亲,我的娘亲只有一个,所以姐姐只能是姐姐……”

  “你是在说绕口令吗?我大概懂了……好吧,我以后就是你的姐姐了,想要撒娇的话,可以来找我。”

  “我才不撒娇呢!我已经七岁半了!早就不是那种只知道跟大人撒娇的五岁小孩子了!”

  “是是是……”

  ……

  “清欢,别睡了,该回家了……真是的,我这么硬的床,你怎么睡得着?”

  “别吵……姐姐,我还想再睡一会……”

  “不能再睡了,你得回家了,你祖母会担心的。”

  “好吧……”

  “不要嘴上答应又把眼睛闭上了啊……哎,拿你没办法,那就再睡一刻钟吧,一刻钟后你一定要回去,在这床上睡久了,你会腰酸背痛的。”

  “嗯……呼……”

  “小孩子,睡得可真快。”

  ……

  顾清欢的视线放在角落那张床上,耳旁隐约响起白芷笑话自己像个小猪的轻笑声。

  一切,只能是过去了。

  说好请自己吃饭的白芷自杀了。

  这张床,也变成了无人整理的模样。

  顾清欢看着那张床,有些出神。

  可忽然,她瞳孔一缩,猛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那张床。

  身后的椅子被她带动,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扬起灰尘。

  外头的侍卫听到动静,急急冲了进来,警惕道:“大小姐,怎么了?”

  顾清欢盯着那张床,没有回应侍卫的话。

  侍卫们见此,疑惑的看向那张床。

  被子半折,床上还有褶皱,隐约能看出这里曾经的主人,从床上起身的模样。

  没有任何特别。

  可大小姐看这张床的眼神,怎么那么的……

  吓人?

  “……准备马车。”

  这时,顾清欢开口,转而看向自家的侍卫,眼底一片漆黑,“我要去靖国公府。”

  侍卫们疑惑,但还是照办。

  很快,顾清欢到了靖国公府。

  她与言锦关系变好后,两人频繁走动,不需要拜帖也能上门。

  门卫看到是顾清欢,直接开门,带顾清欢去了言锦的院子。

  只是,半路上,顾清欢遇到了言昭。

  言昭穿着便衣,而不是官服,今日似乎是沐休。

  看到顾清欢,言昭没有避让,而是上前,“顾小姐。”

  “言公子。”顾清欢匆匆打了招呼,一副急着要走的样子。

  言昭一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顾清欢这般失措的模样。

  他挡在顾清欢的去路上,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我要找锦儿。”顾清欢道,“有件事……需要她帮忙。”

  “锦儿刚吃了药,已经睡下了。”

  言昭道:“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吗?”

  顾清欢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那就麻烦言公子了。”

  言锦的身体不好,若是吃了药睡下,她也不好去打扰。

  这事找言昭也是一样的。

  “借一步说话。”言昭示意带路的人可以退下了,领着顾清欢往自己的院子走,“是什么事,让顾小姐这样心急?”

  哪怕是送账本时,顾清欢都不见得有现在这般焦躁。

  “……厨子。”

  顾清欢沉声道:“我……想找贵府大厨房里的一名厨子。”

  言昭没有多问,只是道:“顾小姐可记得那厨子的模样?”

  顾清欢摇头:“我没有见过他,更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言昭一愣。

  “他研制过一个熬粥的法子,锦儿很喜欢。”顾清欢道,“我要找他。”

  “善福么?”

  言昭道:“此人我知道,待到了我那边,我便让子腾叫来善福。”

  “多谢言公子。”顾清欢是真心感谢。

  她无缘无故上门来找厨子,言昭什么也没问,就答应帮她,这都是出于信任。

  若是顾清欢听说有谁要找石夏,一定会问清楚对方的来意。

  毕竟,石夏管理自己的膳食,十分重要,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可不是小事。

  顾清欢在言昭的院子里等了一会,杜小厮便领着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进来。

  那男人一脸小心翼翼,仿佛踏入了什么龙潭虎穴。

  顾清欢见此,眼神越发锐利。

  言昭在旁边默默看着。

  “公子,人已带到。”杜小厮将来福领到了两人的跟前。

  “小人善福,见过大公子。”善福不认识顾清欢,便对言昭一个人行礼,直接跪下磕头。

  “起来吧。”

  言昭语气淡淡,“待会我身旁的这位小姐会问你一些话,你照实回答即可。”

  顿了顿,言昭似乎还嫌不够,又补充道:“不要耍什么小手段,如若不然……”

  说到这里,言昭没有继续,但那冰冷的语气,善福已经懂了其中的警告意味。

  善福一抖,连忙道:“小、小人明白。”

  说着,他抬眼,偷偷打量顾清欢,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自家不近女色的大公子如此上心。

  只是一抬头,他就对上一双深沉冰冷的眼眸,那锐利的视线刺得他不敢直视!

  善福一吓,赶紧低头,额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样可怕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