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愿承认的事实

  好事近正文卷第一百五十九章不愿承认的事实“……是么。”

  顾清欢闻言,眼神闪烁,很快又掩饰异样,她又道:“你可还记得你小时候是哪里人?”

  红鸾道:“大概是北方人吧,大家都说奴婢的口音有些像北方,奴婢曾遇见过北方人,的确很像。”

  “北方吗……”

  顾清欢喃喃,她盯着红鸾,话锋一转:“你喜欢点绛这个名字吗?”

  “奴婢现在是小姐的人,小姐若是喜欢,奴婢就喜欢,小姐若是不喜欢,奴婢也不喜欢。”

  红鸾,亦或是点绛,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一旁,知月看着这般说话的红鸾,总觉得这副模样有些眼熟。

  想着,知月眼角余光扫到身边的知秋,她视线一转,便看到知秋一脸理所当然的点头,似乎很赞同红鸾的话语。

  知月:“……”好了,她知道点绛为何如此眼熟了,这不就是换了张脸的知秋吗?!

  把小姐当成天。

  “那就换个名字吧。”

  这时,顾清欢开口,说道:“红鸾这个名字,你喜欢吗?”

  “喜欢。”红鸾立刻点头,然后笑了。

  本就俗媚的脸,因为这一笑,更是让人觉得她妖里妖气不正经。

  顾清欢盯着她看,旋即移开视线,“知月会带你去你的房间,晚上我洗漱后你再来伺候吧。”

  “是,小姐。”红鸾应道。

  “知月。”

  顾清欢吩咐道:“带她去听雨先前住的房间。”

  “是。”知月带着红鸾退下。

  屋内只剩顾清欢与知秋。

  知秋见顾清欢神色郁郁,不由得问道:“小姐,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顾清欢的身体刚好,知秋有些担心。

  “没什么。”

  顾清欢摇头,又道:“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知秋不好多问,只能点头:“奴婢就在门外,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叫奴婢就好。”

  “嗯。”顾清欢点头。

  知秋也离开了房间。

  知道所有人离开,顾清欢才稍微卸下一些伪装,露出疲惫的神情。

  想着先前的事,顾清欢明白了。

  不是有谁重生改变了红鸾的命运。

  更不是红鸾自己重生。

  而是……

  红鸾有问题。

  “如果真有人改变了红鸾的命运……也不可能让一个出生在天南水乡的孩子的记忆出差错,认为自己是北方人……”

  五指收拢,顾清欢抓皱了袖子,“如果她与我一般都重生了,在我提到红鸾这个名字时,也不会无动于衷,只是像听到一个新名字那般欢喜……”

  尽管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经过刚才那一番打探后,顾清欢再不愿意,也要接受现实——

  红鸾,真的不是她前世想的那么简单。

  回想起前世与红鸾相处的画面,顾清欢只觉得讽刺。

  还记得她刚到平乐馆,许多人对她的容颜感兴趣,皆认为她会在平乐馆里混出名堂,于是纷纷跑过来讨好她。

  可很快,这些人发现了她的难以教化,看出她不可能在平乐馆里活下来,于是一哄而散,甚至欺负她。

  只有一个人不一样。

  那个人就是红鸾。

  因为长的俗气,被平乐馆里的师父不喜,也不会教她唱戏。

  可让红鸾端茶送水,又会把好好的雅致听戏之地,变成街边低俗勾栏院。

  于是,红鸾只能在厨房之类,见不到客人的地方做事。

  某天,红鸾遇见了因为被人欺负,把饭菜换成馊水,两天没吃饭的顾清欢。

  那时,顾清欢真觉得她要饿死了,甚至想,死了就死了,在这种下贱的地方活着也没意思!

  可当一个干净的馒头出现在眼前时,顾清欢还是输给了本能。

  没被饿死。

  但差点被噎死了。

  还好那个递给她馒头的主人,又好心递给她一个竹筒,里面装了水。

  顾清欢咕噜噜喝完后,才想起,这是别人喝水用的,也不知用它喝水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若是什么腌臜之人,也不知她会不会拉肚子……

  想着,顾清欢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俗的不能再俗的脸。

  她呆住了。

  长这么大,她头一次看到如此俗气妩媚的脸。

  紧接着,那人啪的一下打了她的额头,用慵懒沙哑的声音呵斥道:“给你吃,给你喝,还用这样嫌弃的眼神看我,怪不得落魄到这般地步!”

  这便是她与红鸾的第一次见面。

  后来,她乖乖给红鸾道歉。

  用那张看着会欺负人的脸。

  在平乐馆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许多师父看中顾清欢的脸,还有她的声音,认为她是棵好苗子。

  可也因为顾清欢的桀骜不驯头疼不已。

  打也舍不得,坏了这好身子就不好了。

  骂多少句都没用。

  只能动用常规手段,可最后……

  他们真没见过饿了七天都不服输的女子!

  最终,谁都拿顾清欢没办法。

  可谁也不知道,那七天里,顾清欢一点也没饿着、渴着。

  虚弱的模样,全是她装出来的。

  每次用虚弱不堪的样子应付走了那些管事后,顾清欢就会耐心等待,每到半夜,红鸾就会偷偷给她送来吃的、喝的,陪她说话,笑话那些管事瞎了眼,都看不出顾清欢是装的。

  她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顾何氏去世的那个冬日,顾清欢不哭不闹。

  谁都在背后骂顾清欢没心没肺,枯心烂肝,连祖母死了都不掉一滴眼泪,太可怕!

  只有红鸾,总会在晚上做完了活后,钻到她的被窝里抱着她,轻轻拍她的背。

  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抱着她,轻拍她的背。

  就像哄一个小孩子。

  第二年的春日,顾清欢被知秋救出平乐馆。

  她原本想带走红鸾,可不知道怎么,那晚她怎么找,都找不到红鸾。

  而时间不等人,知秋劝她,以后有机会再回来带走红鸾,她才跟着知秋离开。

  可知秋死了。

  一刀捅死。

  猎狗分食。

  连块骨头也不剩。

  顾清欢被宁有惟连夜带回平乐馆。

  甚至没人发现顾清欢逃跑过。

  只有顾清欢知道,那一晚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红鸾来找她时,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那一晚后,从前天真任性,又被平乐馆认为桀骜不驯的顾清欢死了。

  被她亲手抛弃在过去。

  埋葬在那个夜晚。

  连同知秋那些没入河中的血液,一同沉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