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强抢妇男?

  “小姐有了人选?”

  知秋想了想,“莫非是阿秀……不对,阿秀哪里会梳妆打扮,是其他人吗?”

  “不是府里的人。”

  顾清欢道:“也只是我无意间见过的,感觉很合适,但不确定能不能胜任这件事。”

  “小姐的眼光肯定没有错!”

  知秋又问道:“不知那人是怎么被小姐看上的?”

  顾清欢笑了笑:“她长得好看。”

  知秋:“……”

  嗯……嗯?!

  知秋满脸“小姐你在说什么奇形怪状的话奴婢听不懂”的表情。

  “长得好看的人,也要看打扮。”顾清欢说道,“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人,在梳妆这一事上,怎么会差呢?”

  知秋了然:“原来如此。”

  她就知道,小姐也是有小姐的考量,如果她觉得小姐的话哪里有问题……

  那一定是她太笨没能领会小姐话中的深意!

  “小姐,那人是谁?”知秋又问道,“小姐最近身体不好,梳妆打扮一事,也不能总是小姐自己来,奴婢虽然会一些简单的,可若是有重要会面,奴婢就撑不住场了……得快些将那人带回来才行。”

  听到最后一句话,顾清欢有种自己准备出门强抢妇女的错觉。

  “我也是这么想的。”

  顾清欢道:“今天先歇息一晚,若是明日好些了,我们就出门。”

  知秋点头:“好,奴婢待会去准备。”

  “嗯。”顾清欢点头,在知秋的伺候下歇息了。

  知秋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顾清欢的卧室,对外面守门的知月说道:“小姐明天可能要出门一趟。”

  “小姐不是身体不舒服么?出门做什么?”知月不解。

  “小姐说,明天要是身体好些了,就出门。”

  知秋说道;“小姐出门,是准备找替代听雨的丫鬟。”

  “这种小事,交给管家去做就好了,小姐何必亲力亲为去掮客那儿挑人?”

  知月道:“再说了,哪家掮客那么大架子,竟然让小姐上门去挑人,而不是自己把人送来?”

  “你误会了。”知秋解释道,“那丫鬟大约不是掮客手里的,而是小姐自己看上的,所以明天要去见见对方。”

  知月闻言,了然:“原来如此……不过,若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一般人可不会答应啊。”

  若不是穷得没饭吃,谁愿意将女儿卖掉,加入贱籍?

  “应该不会是那么麻烦。”

  知秋道:“这种小事,小姐早该考虑过。”

  知月闻言,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多说,她道:“那我去准备明日要出行的东西?”

  “不了,你在这儿守着小姐吧,那些琐事我来就好。”知秋道。

  “好,辛苦你了。”知月道。

  知秋笑道:“分内的事,有什么辛苦不辛苦?”

  说着,知秋便走了。

  知月站在门口,目送她走远,视线放在她的脚下,似乎在观察知秋走路的模样。

  看了一会,知月眼中闪过疑惑,收回视线。

  “先前应该是错觉吧……”

  知月喃喃,露出自嘲的笑,“知秋怎么会武功呢?”

  先前,知秋为了保护顾清欢,朝听雨踹去的那一脚,力度虽大,但不伤根本,而且当时她的反应速度也快。

  知月看在眼里,有那么一瞬间,以为知秋是习武之人。

  可今天几次观察,又觉得是她多心了。

  知秋的脚步轻缓虚浮,一看就知道是普通人。

  学武之人的脚步大多沉稳有力,不会给人虚浮的感觉。

  知月不再多想。

  第二天。

  睡了一晚后,顾清欢的头也不同了,便吩咐知秋,用过早膳后便出门去平乐馆。

  “平乐馆?”

  听到这地方,知秋一怔,“那不是官家的戏院吗?”

  知月想到了什么,道:“小姐,您看上的新丫鬟,不会是里面的戏子吧?”

  说话间,知月表情有些怪异。

  平乐馆里的戏子,要么是真在风尘里打滚多年,从小被卖到戏园子里做这事的,要么是官家小姐犯了案,剥了良籍入贱籍丢进去的。

  小姐竟然要在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找丫鬟……

  知秋的表情也变得复杂,“小姐,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平乐馆那种地方,多是戏子。

  那戏子是做什么的?

  卖脸的呗。

  既然是卖脸,少不了要去学打扮。

  顾清欢看上那里会打扮的戏子,觉得对方可以胜任自己的丫鬟,似乎没有哪里不对。

  可能进惜欢院做事的,最差也是阿秀那种良家出身。

  哪有让戏子进贵族小姐的院子当丫鬟的道理?

  说出去不是招人笑话吗?

  更何况,别的地方就算了,谁也不会不给侯府小姐的面子,可平乐馆毕竟是官家的,顾清欢要想从官家手里买人……

  这可真是不好说啊。

  知秋知月十分为难,总觉得最近明明变好变正常的小姐,似乎一朝抽到过去了。

  “先去看看吧。”顾清欢却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知秋知月对视一眼,只得做罢。

  她们比谁都清楚,顾清欢决定的事,谁也改不了。

  等用过了早膳,主仆三人出发到了平乐馆。

  平乐馆虽是戏园子,听着脂粉气重上不得台面,可实际地方却雅致得很。

  毕竟是官家的地,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大家都是规规矩矩来听戏的。

  顾清欢包了个小场子,随便点了出唱烂了的梁祝,接着便叫来了管事。

  “顾小姐,有何吩咐?”管事的笑恰到好处,既表现了他对顾清欢的尊崇,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谄媚,太俗气。

  “前不久,我来过你们这儿一次。”顾清欢开门见山。

  她也没撒谎,她的确来过平乐馆一次,不过是在她重生前。

  平乐馆毕竟是帝都最好的戏园子,一些贵族虽然大多都是在家搭台子,请人到府里唱戏,但也有些喜欢玩闹的,直接来平乐馆。

  顾清欢也是一时兴起,与顾灵仙蔡玉屏等人来过一次这儿。

  管事隐约记得此事,便问道:“可是上次有谁伺候得不好?还是唱戏的角儿……”

  “都不是。”

  顾清欢打断管事的话,她道:“我就是在你们这儿看上了个人。”

  管事瞪大眼睛,震惊盯着顾清欢看——

  莫……莫非顾清欢看上了哪个角,想要带回家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