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暗涌仍旧

  最后一句说的很俏皮,顾何氏原被顾以文扰乱的心情好了些,露出了笑:“我怎么会嫌弃?”

  顿了顿,顾何氏一扫顾以贤与顾景行,两个大男人此刻竟有些坐立难安,也不知是期待还是紧张。

  顾何氏心中忍不住笑了,面上装着正经:“以贤、景行,你们待会有什么要紧事吗?若是没有,不如也留在我这儿用膳吧。”

  顾以贤没有立刻答应,反倒装着思考了一阵,缓缓说道:“似乎没什么事,那边这么定了吧。”

  就算心里期待,表面上也要保持淡定。

  顾景行有样学样,那张清冷的脸庞不动声色,他点头:“孙儿也是。”

  顾何氏也不戳破父子俩的装腔作势,给他们留了些面子,转而道:“那边这么安排吧,王妈妈。”

  王妈妈听到了传唤,立刻从外面进来,恭声道:“老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顾何氏道:“晚膳准备的丰富些。”

  王妈妈闻言,不动声色扫过屋内众人,心领神会,她道:“老奴晓得了。”

  说罢,王妈妈退下,去大厨房那边命人准备去了。

  准备晚膳需要一些时间,众人留在云梦斋里等待,也不可能半句话不说,一直沉默。

  顾何氏率先打破沉默,对顾景行道:“景行,听闻户部那边左侍郎一位,在这半月就要定下了?”

  “是。”

  顾景行在户部做郎中,对于左侍郎一位倒不期待,他今年才及冠,已是正五品,再向上跨一步到正三品,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你觉得户部内,谁更有可能坐上这个位置?”顾何氏又问道。

  孙子毕竟在户部当差,做祖母的,也要关心一二,问这个话题,也是考验顾景行的眼力。

  正三品大官,又是户部,这么大的事,宫里恐怕早就定下了,如今宣布,也只是时间问题。

  只有一些不知情的外人,或没点数的蠢人,才会对那个位置不断肖想。

  顾景行也明白顾何氏问自己这话的目的,顾以贤也在旁边看着他,他不敢怠慢,思索一阵后,回答道:“孙儿认为,左侍郎一位,与户部其他人没有关系。”

  “哦?”顾何氏看着他。

  顾景行言外之意,户部里的郎中,没一个能坐上左侍郎一位。

  “若说谁最有可能,孙儿觉得,或许是现在都察院做左佥都御史的陈羽裘陈大人,最有可能被调任户部,执左侍郎一职。”顾景行缓缓道。

  陈羽裘。

  听到这个名字,顾清欢眼皮一跳。

  其他人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听了顾景行的话后,顾何氏与顾以贤神色各异。

  “都察院乃天子耳目,职专纠劾白司,在朝中权力不小……”顾何氏缓缓说道。

  都察院在大璋王朝内,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门,不仅能弹劾百官,也能会审重案。

  所谓“三法司会审”,便是指的刑部、都察院与大理寺,可想而知都察院的重要性,不然也不会被称为“天子耳目”。

  陈羽裘在都察院任右佥都御史,乃正四品言官,职权不可谓不大,调任户部做左侍郎,面上看着虽是升迁,可实际上到底如何,只看当事人需要什么了。

  “真是没想到啊。”

  顾何氏若有所思:“右丞相竟愿意让他的儿子从都察院调任至户部,怕是别有目的。”

  没错,陈羽裘能在两个如此重要的职位上变动,来头自然不小,他乃当朝右丞相陈晚山之子,今年二十有七,也能称得上年轻有为,为官这些年,他在朝中的风评极好,能力为人,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正是因此,他在部分人眼中,才显得可怕。

  谁人不知陈晚山乃淑妃表哥,站在二皇子那边?

  陈羽裘越强大,也代表二皇子的势力越坚不可摧。

  “此事儿子略有耳闻。”

  顾以贤淡淡道:“十有八九是真的。”

  作为刑部尚书,顾以贤要是收不到半点风就怪了。

  有顾以贤的点头,顾何氏与顾景行心中明了,此事并非传言,恐怕已经尘埃落定。

  顾清欢在旁边听着,神色复杂,陈羽裘……么?

  前世,顾灵仙与顾以文勾上二皇子,一方在明,一方在暗,将顾家摧毁。

  顾清欢还未将明处的顾灵仙与顾以文除去时,还不知害了顾家的真凶是二皇子,一直帮二皇子做事,也接触过陈羽裘。

  如现今人们对陈羽裘的评价差不多,她接触的陈羽裘,的确是个君子,且并非行事刻板不知变通之人。

  她在知晓二皇子是真凶后,一度难忍心中仇恨,最后也靠着精湛的演技骗过他人,没有露出马脚,唯有陈羽裘怀疑、试探过她。

  只是,不知为何,陈羽裘怀疑她,且数次试探过,却没有将这些告知司修远,这也是为什么,司修远到死都没怀疑过她。

  直到她将簪子刺入司修远的心脏,司修远才知道她的滔天仇恨!

  重生以来,顾清欢偶尔会想到陈羽裘此人,却也看不透,或许陈羽裘比言昭伪装的更好,又或者陈羽裘有她也不知道的秘密。

  至于陈羽裘是否从都察院调任户部,顾清欢有前世的记忆,自然知晓,这是真的。

  应该是这几日,就要宣布了。

  不过……

  陈羽裘站在二皇子那边,而顾以文是二皇子的人,这两人……

  顾清欢眼神沉沉,她看向顾景行,有些担忧。

  如今,顾以文已经分家,对她家怀恨于心,若是与陈羽裘勾结在一起,或许会对同为户部的顾景行下手!

  甚至是……

  对顾家下手!

  “乖宝?”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抬头,就看到顾何氏担忧的眼神:“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是身体不太舒服么?”

  顾清欢意识到刚才她想事情太出神,没有控制好表情变化。

  “没什么。”

  顾清欢敛起那些复杂情绪,淡淡一笑,看不出刚才的异样,“可能是这些日子天气忽冷忽热,身体没适应吧。”

  顾何氏闻言,叮嘱道:“若是有什么不舒服,派人到云梦斋来,祖母给你找大夫看看,这些可不能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