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一百一十章 你来我往

  顾灵仙的尖叫声,穿透在场众人的耳膜,只觉一阵刺痛。

  首座之上,顾何氏古井不波的眸子里,浮起诧异,她看着顾灵仙,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顾以贤、顾景行、顾清欢这一家,倒是十分淡定,仿佛早就看穿顾灵仙的真面目。

  对比他们的淡然,顾以文则有些失态,他瞪大眼睛,只觉得这个满脸狰狞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女儿!

  不过很快,他冷静了些,沉声喝道:“灵仙!慎言!”

  即便顾清欢再不争气,可谁都清楚,顾何氏、顾以文两个侯府话语前最高的人,都把她当成掌上宝来宠溺,谁若是敢说顾清欢半点不是,后果很严重!

  顾以文没想到,自己平时聪明的女儿,会在关键时刻犯浑。

  然而,顾以文的话,就像火上浇油,彻底点爆顾灵仙这段日子心中的不满与憎恨!

  “我慎言?我只是在阐述事实!”顾灵仙恨恨道,“顾清欢想毁了我!我怎能坐以待毙,对她的迫害保持沉默?!她……”

  “不是清欢传出去的。”

  然而,顾灵仙还没说完,就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抬头一看,一直沉默的顾景行站起,冷眼看着她,漠然中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怜悯:“是过去与你交好的蔡玉屏,还有蒋悦传出去的,她们来侯府时,听到了下人嚼舌根。”

  顾灵仙一愣,她张了张口,半个字都没挤出来。

  竟然……不是顾清欢?!

  而是……蔡玉屏和蒋悦?!

  顾灵仙知道蔡玉屏与自己闹翻,看自己不顺眼,万万没想到蔡玉屏会做的这么绝!

  蒋悦与她又没什么矛盾,却在她刚落难时,迫不及待的过来踩一脚……

  她好恨啊!

  顾灵仙快把袖子抓破,蔡玉屏、蒋悦,你们给我等着!今日的屈辱,我顾灵仙他日定当百倍千倍奉还!

  “道歉。”

  就在顾灵仙愤恨之际,顾景行冷淡的声音再次从她耳边响起。

  顾灵仙没有反应过来。

  “顾灵仙。”

  顾景行皱了皱眉,直接点名:“给清欢道歉。”

  凭什么?!

  这三个字,顾灵仙差点脱口而出。

  只是,被顾景行、顾以贤他们盯着,顾灵仙只觉得背上汗毛竖起,反抗的戾气瞬间被击溃。

  刚才只顾愤怒的她差点忘了,顾家真正的掌权人,是眼前这两位啊!

  还有顾何氏。

  而顾何氏,此刻也是面色不善的盯着她。

  顾灵仙知道自己先前说的话,已经让这些人对自己极为不耐烦,若是梗着脖子继续对峙下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唯一能让这三人满意的方式只有一个——

  她给顾清欢道歉。

  可是……

  顾灵仙暗暗咬牙,即便顾以贤、顾景行说这一切跟顾清欢都没关系,可她却有一种感觉——

  这一切看似与顾清欢无关的事,实际上都是顾清欢主导!

  自己被顾清欢害惨了,如今却还要跟这个凶手道歉?!

  这不是反过来了吗?

  顾灵仙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种被羞辱的感觉太不好受了!

  然而——

  “对不起。”

  顾灵仙感觉喉咙里有血腥味溢出,她声音艰涩,对顾清欢说道:“清欢,先前是堂姐失言了,对不起。”

  顾家三个掌权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就算她觉得屈辱,也得打掉牙往肚里咽,给顾清欢道歉!

  顾灵仙的眼圈一片红,并不是想哭,而是因为愤怒,忍隐到了极致,憋红了眼圈。

  配着那张柔弱的脸,倒是让人心生怜惜。

  可在场的三个男人,顾以文是她爹,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只是跟着她一起忍受这屈辱。

  至于顾以贤和顾景行——

  明明是你犯了错,怎么就委屈起来了?外人看了,还不觉得我们家清欢是坏人?

  两人心中腹诽,怜惜是没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只对顾灵仙的印象又差了些。

  顾清欢坐在椅子上,对顾灵仙的道歉没什么表示,她只是转向顾何氏,一脸好奇:“祖母,今天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一句话,将话题拉回正轨。

  也在不经意间将顾灵仙无视。

  顾灵仙只觉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她被顾清欢气得快要吐血了!

  她忍着那么大的屈辱去道歉,顾清欢居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这个……”

  顾何氏也察觉到偏题了,都怪顾灵仙,没事闹腾乱咬人,差点伤害了她家乖宝。

  “今日叫大家来,是为了分家一事。”

  顾何氏对顾清欢和蔼得很,全然不见先前对顾灵仙的冷眼,“乖宝,你在旁边听着就好。”

  “分家?!”

  顾清欢面带诧异,仿佛刚知道的样子,她又点点头,乖巧道:“是,祖母。”

  三言两语,话题回到了最初。

  “母亲!分家一事,太伤感情!我认为没必要。”顾以文试图挣扎。

  “不分家,才是伤感情。”

  顾以贤冷眼瞧着他,“如今灵仙被人曝出这种事,现在外头的言论,甚至要波及到府里其她小姐,此事影响太坏。”

  其她小姐?

  府里除了我女儿,就只有你女儿一个小姐了!

  顾以文闻言,差点骂街,顾以贤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实际上还不是只为了顾清欢?!

  至于这么护短吗?

  为了你女儿的名声,就要牺牲兄弟情,搞分家?

  “清欢才刚及笄,若是被无关人员连累,坏了名声,也不利于日后议亲,这可是头等大事,不能忽视。”

  顾以贤一本正经:“所以大哥,我们还是分家吧,你若真替我这个二弟着想,在意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就该明白为人父的担忧,体谅体谅我。”

  顾以文会打感情牌,他就不会吗?

  句句不离道德、情感,顾以贤将顾以文逼到了角落,退无可退。

  顾以文的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这个二弟,从小到大都是这么难缠啊!

  “如今灵仙刚传出那种事,你就要与我分家,外人看了,难免会多想。”

  顾以文很快找到对策,“若是别人觉得,你是为了明哲保身,与我分家,对你的评价不好。”

  “这不碍事。”

  谁料,顾以贤一点都不吃这套,他淡淡说道:“为了清欢,我可以不在意我的名声,也要保全她的名声。”

  身后,顾清欢听到这话,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一颤,她抬头,看向顾以贤高大的背影,眼神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