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好事近 > 第二十三章 满城风波

  知月闻言,想到先前在湖边顾以贤的表现,也是变了脸色:“及笄宴上陷害小姐的人……真是表小姐?”

  “嗯。”知秋点头。

  “这真是……”

  知月深吸一口气,半天都没说话,生怕张嘴就是不好听的。

  蔡玉屏平时暗着对小姐使坏且不提,竟然在那么重要的宴会上把小姐陷害成凶手?!

  “接下来……小姐准备怎么做?”知月问道。

  知秋看了她一眼:“今天早点睡。”

  顿了顿,知秋话锋一转,带着满满的干劲:“明天早起,去武定侯府!”

  ……

  第二日,晨。

  帝都的百姓是勤劳的,大早上就挑着担在街边摆摊吆喝,东西南北四大集市在这个时间都挤满了人。

  卖东西的,买东西的,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东市。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东市口,不知是谁吆喝:“永安侯府刚刚涌出了好多人,包括永安侯,一群人正往武定侯府去呢!”

  帝都谁人不知,四天前永安侯府家那个草包小姐顾清欢,在她的及笄宴上,与武定侯府家的小姐楚萱发生口角,转头偷偷把楚萱推下水,差点溺死人了?

  这事闹得极大,就连普通百姓都知道宴会细节,听闻顾清欢还想狡辩,闹得可像被冤枉的样子!

  然而,最后人证物证俱全,凶手就是她!

  不少人都不屑,什么贵族小姐,整一个谎话精!

  整整四日,顾清欢及笄宴差点杀人的事,愈演愈烈!

  作为凶手的顾清欢,没少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吐口水,名声比泡在臭水沟里十天十夜的烂咸鱼还臭!

  向来名声不错的永安侯府也跟着受累,没少被骂。

  而作为受害方的武定侯府,则是被众人同情的一方。

  可现在,作为凶手一方的永安侯府,竟然一副找事的样子,去武定侯府?!

  “到底是想干啥啊?”

  “不会是要打起来了吧?”

  “走走走!看看去!”

  ……

  一时间,人来人往的东市空了大半,只剩下一些摆摊的小贩面面相觑。

  客人都没了,他们能干啥啊?

  “不知道武定侯府门口……能不能摆摊啊?”有商业头脑的小贩蠢蠢欲动,“那儿现在人肯定很多!”

  “走走走!”

  有人立刻开始收拾东西,“我们也去看热闹……哦不是!去摆摊!”

  他只是个没有感情的赚钱小贩,跟那群一心看热闹没上进心的普通人不同!

  不过一刻钟,东市里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了,摆摊的小贩也挑着担去看热闹了!

  来晚了的客人站在东市牌坊前,看着一阵风卷起落叶的空荡大街,揉了揉眼睛,一脸痴呆——

  大白天的……

  见鬼了?!

  人呢!

  哪去了?!

  ……

  “小姐,外头跟来了好多人。”

  知秋放下小窗的纱帘,对顾清欢说道:“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武定侯府,真的好吗?”

  “不好吗?”

  顾清欢将手中的茶杯递给知月,一脸悠闲,“四天前的事,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吧?”

  前世,她被人污蔑,人人都认为是她推楚萱下水。

  这事闹的风风雨雨,甚至影响到父兄在朝堂的评价,又因为她在及笄宴气上头,对楚萱说的那番话,连带着一群武官都给顾家下绊子!

  武官听着粗鲁,可能到朝堂上的,哪个是蠢货?

  都是人精!

  下黑手这事,一个比一个业务熟练!

  一年后,顾家的处境愈发艰难,外患未解,又有内奸顾以文等,诬陷去赈灾的父亲贪污,而后顾家彻底失势,不仅没人帮顾家说话,还有一群落井下石的!

  为什么?

  追及根源,这次及笄宴的事,占了极大的分量!

  要不是这次的事,害顾家失了民心,在朝堂上得罪了一群武官,甚至还有文官,也不至于在一年后被人诬陷时,没人帮助,惨遭打击,最后落得那般下场!

  所以,她一定要将这次的翻身仗,打得漂漂亮亮,帮顾家挽回岌岌可危的名声,还有平息武定侯对她的愤怒,避免朝堂内那群武官又一次盯上顾家!

  “小姐的意思是……”

  知月接过茶杯,若有所思:“您想把这次自证清白的事,也闹大?”

  “没错。”

  顾清欢颔首,“外人只对肮脏的事感兴趣,因为这能成为他们许久的谈资,至于那些事背后到底有没有隐情,他们不在乎,如果我只是悄悄带人去武定侯府证明清白,即便事情了结,我,甚至整个顾府因这次事件被影响的名声,都无法挽回。”

  “所以小姐才特地请了老夫人,摆出这么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起去武定侯府,装着像要上门闹事的样子?”知月了然。

  知秋担忧道:“可凶手不是表小姐吗?即便今天的事传出去,大家最后会不会还是把账记到咱们永安侯府头上?”

  “这个嘛……”

  顾清欢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话锋一转:“我今天的目的,是为了告诉所有人,我没有做不该做的事。”

  “这倒是!”

  知秋立刻应和:“能代表咱们永安侯府小姐的人,只有小姐您一个!其他什么堂小姐、表小姐,都算不了什么!”

  知月在旁边整理茶杯,听着知秋的话,不由得失笑——

  即便是被小姐冷落七年,知秋还是原来的那个知秋,把小姐看得比谁都重要,比谁都好。

  天底下任何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自家小姐一根头发。

  很快,永安侯府的队伍停在了武定侯府门口。

  武定侯府早就接到了消息,知道昨晚顾清欢特地上门进行赌约一事,今天是提前来履行了,便大开正门,身长八尺,留着络腮胡,一脸凶声恶煞的武定侯亲自将永安侯府众人迎进了门。

  外头大街上看热闹的百姓们伸长了脖子,就看到了永安侯与小侯爷,其他女眷等都坐在轿子里,被抬进武定侯府,没有抛头露面。

  众人失望。

  “还以为能看到顾清欢那个毒妇呢!”

  “居然躲在轿子里不见人!肯定是心虚,怕被人丢菜叶呢!”

  “不过话说回来,永安侯这是要闹哪一出啊?拖家带口的干啥呢?”

  围观的百姓们议论纷纷。

  这时,人群中不知是谁开口嚷嚷,中气十足让方圆百米的人都听到了声——

  “我有亲戚在永安侯府里做事,听说永安侯府的人这次上门,是为了证明四天前及笄宴上推楚小姐的凶手,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