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末日蛊月 > 562章,跟随

  荆子墨在匍匐前进着,丁锋月也在其后缓缓地跟随着。

  虽然不知道他的份,但是绝对是一个高手,丁锋月也不会轻举妄动,随意出手,更何况是这样的环境之下。

  他在争取一击必杀的机会,以及窥探着那人手中捧拿着的那面琉璃镜。

  肯定是好东西,彻底地勾起了他的贪婪之心,亡灵也不杀了,直接转换目标了。

  此时的战斗已经进入到白化的阶段,一个个的都彻底疯狂了。

  毁灭的天**望,求生的本能,杀戮的魔……

  一只膘肥体壮、比小楼还要高大的棕熊,在前赴后继的亡灵扑袭之下,终于坚持不住跌倒在地,发出无比凄厉的嘶吼声。

  那道专门开拓的江河水道,原本澄清的水液此时变得血红色与腐绿色相间起来。

  到处漂浮着各种各样的的水域生灵的尸体,散发着惊人的血腥之气。

  刘三焱拼尽了全力,用来维持九龙神火罩的催动运转,然而距离那终点还是有些许距离。

  面色苍白的他不甘心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不想像其它人一样功亏一篑。

  一声怒吼,鲜血都喷涌出来,九龙神火罩的火焰都变得血红起来。

  为了生的可能,拼了,彻底地拼了!

  在生死绝境之际,爆发的求生**与潜力,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影匿和影行的威力因为天道镜盘,被压制得很严重。为了安全起见,荆子墨专门挑选了那条屠兴国无心之举开辟的道路。

  “这杀招倒有几分意思。”

  丁锋月看着处九龙神火罩之中的刘三焱,悄悄地助了他一把。

  本来已经拼死一搏的刘三焱,惊奇地发现那火焰竟然凭空壮大旺盛了很多。

  那些亡灵只是稍微沾碰到一点,那火焰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直接在其上自燃,几息之间就灰飞烟灭。

  “莫非这噬火蛊吞噬了鲜血,竟然能增幅这么多”刘三焱喃喃自语道。

  不过并没有想这么多,抓紧机会脱离这里,才是最关键的事。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暗中潜行的丁锋月助了他一臂之力,不然的话,他得交待在里面。

  顺手而为助其一臂之力,这倒不是丁锋月突发善心,他和好人根本就沾不到边。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的那计杀招,让丁锋月恍然大悟,准备开发研究一种赤炎裂乌的复合杀招,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数量压制优势。

  道大师的修为境界,让丁锋月几息之间就有了一个构思。

  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万鸦焚霄网!

  九龙神火罩不过是九条火龙而已,而万鸦焚霄网足足有成千上万只赤炎裂乌,进行有效的配合组合的话,便于更好地困敌,防御,攻击……

  数量多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如果能够整齐划一的话,那么数量多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不然怎么说人多力量大呢

  不管后的惨烈与血腥,荆子墨终于挣脱了那焦灼白化的战场,不由得大喘了一口气。

  不过在他放松的片刻,丝毫没有注意到后一直仅仅跟随他的丁锋月。

  就像是丁锋月玩分幻象的诈死之术一样,端木青云也会,差点被他了。

  而荆子墨对于自己的隐匿之术无比的自傲,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人也在玩这一。

  所以他注定会为自己的自傲轻敌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丁锋月一样有那个好运气能交学费。

  他不会有交学费的机会,因为他付出的代价只会是死亡。

  四面八方的亡灵不断地涌来,好似要把一切吞噬摧毁一般。

  即使再强大的蛊师也抓紧时间逃离,当数量大过一定程度之时,即使是混乱无秩序,也能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力量。

  这目前不是一人之力能够解决的,就算是强如屠兴国那样的,玩那种以杀止杀,以战养战路的,也不再像原先那般游刃有余。

  屠兴国已经感觉到了吃力,应付不过来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即使在这清冷的寒夜之中,他是最为耀眼的血芒,比雷电,比太阳还要刺眼强悍。

  但不过是人形核弹的地步,而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的亡灵不是人形核弹能够解决的。

  能够解决的只能是——一人之力,肩比神明!

  五阶蛊师都做不到这一点,这已经超脱了蛊师界的上限,只能是蛊仙才有那个能力!

  而蓝星意志的目的就是让那些蓝星火种能够成就蛊仙,个个都可以一人之力,肩比神明。

  杀招——杀魔轰!

  杀红了眼睛的屠兴国双手抱圆,一道如同通天柱一般的血红色光柱直接打穿了半个战场。

  被轰碎成渣的亡魂不知道有多少,仅此一人之力震慑得那些只知道吞噬摧毁的亡灵硬是退后了几步。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毁灭,谁才是真正的杀戮

  屠兴国右手拖着虎魄刀的刀柄,宽厚的刀映着惊人的寒光,锋利的刀尖在地上滑行着,发出震人心魄的清脆响声。

  杀招——拖刀行!

  这是一计集移动与攻击的复合杀招,在极速冲刺之时,散发出无尽磅礴的杀意之刃。

  稍有靠近着,如同被风暴绞杀碾压一般,瞬间支离破碎,连个全尸都没有。

  整个焦灼化的战场之中,很多人都在静静地看着屠兴国的一人独秀。

  当之无愧的最为秀的秀儿,一个人的独角戏。

  也正是从此刻起,血狮不再是屠兴国的名号,而是——杀狂徒!

  以杀止杀,万物皆可杀,杀天杀地杀众生,当之无愧的杀狂徒。

  丁锋月一直是很有耐心的人,现在临近那焦灼化的战场,而且有些人多眼杂的。

  如果要是出手的话,容易出意外,也不便于自己一人的独吞啊!

  所以丁锋月一直在等待时机,就像是躲藏在灌丛树林之中的猛虎一般,小心谨慎地一直匍匐着等待着最为合适的出手时机。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近乎是一击必杀。

  丁锋月的狩猎行为就非常类似于老虎,耐心,时机,等待……

  荆子墨当然不会在是非之地多做停留,这更随了丁锋月的心意。

  “蓝星世界是不能再呆了,必须要走。”

  荆子墨心有余悸地暗道,这一次的复仇之矛是让他彻底见识到了蓝星世界的可怕恐怖以及巨大的潜力。

  提示:浏览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