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走到内政主使的面前,一双锐利的眼睛不停的盯着对方,不放过任何一丝的蛛丝马迹。但更重要的是,此刻两人在内心之中,在气势上已经开始了一场角逐。

  内政主使白了一眼大将军,此刻的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吗?”

  “当然没有。”大将军立即作出了回答。“千万不要跟我说,这一切都是被冤枉的。说他们都是工人这句话,可是你亲口对我说的。”

  内政主使听到这话,忽然大笑起来。“哼哼,不过我还是要说,这一切都是有人要栽赃嫁祸我的,我没有指望你能相信,因为我觉得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

  “你!”大将军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直白,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好。”他连连点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脾气。“这样吧,我们去大王那里一断高下,看看究竟是谁心中有鬼。”

  “去就去,我会怕你吗?”

  “哼,把这些人给我带走,押起来。主使大人,我们树堡上见。”大将军一声令下,随后便拂袖而去。

  两位大人纠葛不断,双方都在指责对方,于是最好的办法便是闹到树堡顶层,让其他权臣来做个判断。

  来到树堡之上,两个人依然吵的不可开交。因为他们党羽林立,双方都自然帮助所在阵营。一时间整个萨哈王国的决策层,变得混乱不堪。

  新的萨哈大王,啊切卡罗多坐在王座之上,一言不发,脸色铁青。现在国家正在危难之中,然而他脚下的这些混蛋,却在这里,一个个好似泼妇一般,喋喋不休的朝着嘴,什么难听的话,什么难听的词在这里都可以听到,完全没有身为高官的廉耻之心。

  啊切卡罗多本想大怒以制止这场闹剧,但他坐在上面很清楚,如果这些人真把他放在眼里,此刻也不会闹成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的巨响声却将这场纠斗打断了。大门被重重的推开,鲁姆铁青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他的样子,两只眼睛似乎都可以喷出火来。

  鲁姆先是看了一眼坐在上面的啊切卡罗多,带着尊敬却没有畏惧。看起来他对自己那野蛮的推门而入,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但啊切卡罗多的眼中却没有怪罪,反而更加赏识鲁姆。啊切卡罗多觉得,自从他的爷爷去世之后,这个鲁姆就渐渐暂露出超强的德才能力。在结合眼前这些所谓的大臣,功臣的行为,啊切卡罗多甚至开始质疑起他所尊敬爱戴的爷爷,是不是真的不像表面上那样光彩。

  鲁姆快速的看过新王之后,便将自己目光扫向各位大臣。安静下来的群臣,也迅速感受到了一种让人窒息的炙热感。这种感觉全部来自于这位新王的宠臣红人,鲁姆的身上。

  此刻的鲁姆气势逼人,一双眼睛半眯着不断打量着每一个人,他浑身有些轻微的颤动,几次欲言又止,迟迟将心中那要喷发的火焰压住,而这意味着他一会爆发的时候,将会是十分恐怖的。

  纵使这个鲁姆的目光让大家都感到难受,不舒服。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人敢出一声。

  “各位大人都在这里啊。”鲁姆低沉的声音并不大,却足以震撼人心。这一句话好似一口沉重巨大的铁锤,重重的压在每个人的身上。

  “各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各位知道你们此刻应该出现在什么地方吗?各位难道真的不知道羞耻吗?”

  他的话越来越过分,而在场的群臣的脸色,也越来越惨白。

  “鲁姆大人,虽然现在萨哈处在危难之际,但这个国家并非只有灾难,我们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

  一位与鲁姆同期的大臣,冷嘲热讽的反驳着。但他只换来了鲁姆的鄙视,甚至连一句咒骂或质问也没有在得到。

  “萨哈大王,我们现在的处境十分艰难,许多民众已经开始有要搬离绿洲城,去其他的重新生活的打算了。”

  鲁姆的话惊得啊切卡罗多一头大汗,神色也开始慌张起来。

  能够坚持在大漠之中祖祖辈辈的生活,坚持下来的便是意志,信念与传承。然而啊切卡罗多很清楚,这些东西在这片沙漠之中,是十分脆弱的。

  当他们有了全新,舒适的生活的时候。这些坚持下来的情感会变得支离破碎,而且可能永远也无法修复。思念故乡的情感,在沙漠之中是那样的淡漠。要远比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还要单薄。

  大陆上其他国家的人民,对于萨哈的恩情已经开始淡忘,生活总是公平的,萨哈的人民也渐渐感受不到那种荣耀了。现在的他们,只能用怀念来聊以。这种精神寄托几乎等于自欺欺人。

  总之,如果现在人民流失,将会变成一种惯性,绿洲城可能很快就会变成一座无人之城。而它最终的结果,也必将是成为这片沙漠中的几许沙砾。

  “你们还要站在这里继续争吵吗?”啊切卡罗多冰冷的看着脚下的群臣,如今的他虽然可能将要亡国,但他现在也得到了支持,这至少也是希望。

  群臣被臊的哑口无言,此刻的他们只能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应该请罪,还是立即走出去,作出实际行动。

  “等一下。”这个时候内政主使忽然站了出来。“鲁姆大人,有一件事我可是要请教你一下。分配任务的工作应该是你全权指挥吧,为什么我会被派去抓拿恶徒,而大将军也同时也会去抓拿恶徒?”

  到了这个时候,内政主使还是在争强好斗,看起来他如果不将这件事扳回,是无法罢休的。

  鲁姆冷冷的看着对方,而这个时候,大将军也带着同样困惑的表情看着鲁姆。此时的三人,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气氛,千丝万缕之中,让人无法诉说清楚究竟是怎样的感受。

  看了半天,鲁姆终于开口,然而他并没有对内政主使的问题作出回答,而是说出另外一个人群臣震动的事情。

  “根据我的调查,在我们萨哈之中,有人是蓝月派出的奸细。准确的说,不是派出,而是收买。就在你们争吵的这段时间,许多市民已经反应了情况,而我也查处了一家,确实发现了许多来路不明的钱财。至于刚刚内政主使所说的事情……”

  鲁姆看了一眼内政主使,冷冷的目光中好像带着嘲弄与鄙视。“我从来没有请主使大人去追查恶徒的事情,这些工作很明显是应该由军队方面负责的。”

  “哗……”

  鲁姆的话一说完,全场开始一片哗然。场面比之前双方争吵还要更加的激烈。

  “你,你胡说!”内政主使气急败坏的大声质问,他实在没有想到,本来以为自己会占据主动的问题,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个鲁姆实在是厉害,竟然胆敢就这样一推干净,把所有的责任都扔到自己这边。

  而且最要命的就是他之前所说的内容,这句话似乎是在暗示,自己其实是被蓝月收买了一般。

  而且此刻众人的目光中,也闪烁着对内政主使的猜忌,那些自己的党羽的目光之中也有了疏远的意思。

  现在的他们,已经顾不上再去管内政主使的事情了,因为鲁姆的这句话,也让他们陷入到深深的不安之中。

  被蓝月收买,肯定不会有人承认,但在场的群臣之中,没有收过蓝月好处的人,那真是少之又少。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但却不是能够摆在台面上来谈的事情,如果查到谁那里,那肯定是百口莫辩啊。

  一时间,整个树堡的顶层,人人自危,人心惶惶……

  沙漠里,许莱等人还在其中穿行着,眼见着快要接近绿洲城的时候,发现了大漠之上,出现三五成群的萨哈难民。

  这些人全部都是对萨哈充满绝望,决定离开故土远奔他乡另谋生路的原住居民。通过这些人,可以看出此刻的萨哈王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这一路之上,许莱每每遇到这样的难民,都会伸出援手,提供钱财,提供食物,还提供给这些难民一条能够指望的生路。

  许莱谎称自己是来自蓝月的大豪商,旁敲侧击中,有意无意的透露给这些难民一个信息。蓝月此时急需外来人员,同时还透露出自己认识负责户籍的官员。有了许莱的推荐帮助,这些难民都会很容易的在蓝月安居。

  这些消息对这些难民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喜讯。于是就造成了许莱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

  经过了解,他从这些难民口中得知,现在的萨哈人民已经对萨哈王国感到绝望,不仅仅是水源危机,萨哈还陷入了空前的信任危机。,背叛的消息在绿洲城内传的沸沸扬扬。连官吏都已经背叛了国家,百姓又能做些什么呢?

  这些事许莱自然清楚,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不过透过这些难民的描述,许莱对于吞并萨哈的进程,更显自信十足。

  他命令商队,开始放缓行进速度,意图让绿洲城内在混乱一些。这个时候闹的越乱,对他们到达之后的收复工作就越加的容易。

  ……

  绿洲城内,现在真的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一部分国民已经逃离,剩下的则围在树堡外围,进行着抗议与声讨。

  现在即使是没有许莱,恐怕啊切卡罗多这刚刚接收的萨哈大王,位置估计也是坐不了几天了。

  此刻的啊切卡罗多瘫坐在王座之上,即使现在他身处在树堡的最高层,但那一震天的声讨声浪,还是清楚的传进啊切卡罗多的耳朵之内。

  之前他还因这声声巨浪惊得肝胆巨震。但经过了几天的煎熬之后,啊切卡罗多已经变得麻木。

  “这一切都是出自许莱那个家伙的手笔,他计划中所提及到的,已经全部应验。”啊切卡罗多的脸上,已经写满了绝望。虽然在他的脚下,群臣都颓废的站在那里,但此刻,他的一番话却是在喃喃自语的说给自己听的。

  “我们不甘心啊!唉……”在下面的群臣,连连发出哀叹。回想起之前的争斗,众人都深感后悔。

  然而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犹如风卷残云一般迅速。弄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我们怎么办?真就这样吧国家交给蓝月吗?”啊切卡罗多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缓步向下一步步走去。

  “事宜自此,我们还能怎么办?”一些文官表露出投降之意。

  然而武官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既然已经要亡国了,我们还顾忌那么多做什么。这个国家无论是灭亡,还是交到他人手中,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任何分别,不如大家玉石俱焚。”

  文官虽然心中有争强好斗的心理,但是对于失败的认识程度,却远远没有作为军人来的深刻。听了武官们的话,这些文官都开始惧怕起来,比之前还要更加的恐惧。他们害怕灭亡。

  “各位将军可不要意气用事啊!以蓝月求贤若渴的情况,即便蓝月吞并了萨哈,我们这些人也不会受到责难。还有可能继续当官做将,为何要两败俱伤呢?”

  “哼!”大将军气氛的冷哼着,随即拔出腰间长剑,一把将说这话的文官当场砍死。他用力一抖长剑,那殷虹的血花便被甩到地上,光洁的长剑再次恢复到本来的面目。“求贤若渴?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人也算人才吗?我们沙漠民族的彪悍和骨气,都被你们这些的人玷污了。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在生活在世上。”

  文官们吓得脸色惨白,武官们却各个扬眉吐气。

  让人感到讽刺的是,萨哈长年的文武纷争,在即将亡国的时候,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从王座上走下来的啊切卡罗多微微一怔,震惊于大将军竟然会出手杀人。不过他很快就恢复神色,而且似乎很认同大将军的做法。

  他的想法也是要跟许莱玉石俱焚的,对于许莱来说,啊切卡罗多只是觉得对方的机遇比自己好而已。自己本身并非不如许莱,只是一直没有可以施展的舞台。

  走慢的人,也许再也没有追赶对方的机会了。

  ……

  许莱等人终于走进了绿洲城。只是现在这里的狼藉,已经超过了许莱等人的想象。原本就很是落魄的沙漠小国,此刻已经彻底灭亡。即便是萨哈的人们将政权推翻,想要重新建立绿洲城,怕也是无法做到的事情了。

  横行让人民变得不在齐心,不齐心的人民凭什么重新建立国家?缺少资金,资源的萨哈人民,又凭什么重新建立国家?

  的民众在大街小巷上横行着,在树堡四周抗议着。不过这些对于许莱来说,都无法成为吞并绿洲城的绊脚石。

  通过演说,许莱将一部分民众说服了,他们同意不在闹事,选择离开绿洲城,去蓝月重新过着美好的生活。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