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不可思议的迦勒底 > 第一百三十二章魔神的复仇,希望后的绝望(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二章魔神的复仇,希望后的绝望(求订阅)

  “哈........你们觉得我很眼熟,是吗?嗯?”‘雷夫’笑眯眯的看着刘远等人,点了点自己的脸。

  “......这不可能.......雷夫教授?!”玛修惊呼出声。

  刘远跟恩奇都对视了一眼,后者轻轻摇头,刘远顿时心里一定。

  来自迦勒底的传讯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不,他不是雷夫。”罗曼的虚拟影像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沉静的看着对面那个疑似雷夫的男人,“从生物学上,他的各项体征跟雷夫完全相同。但没有魔术回路,魔力波长差别很大——雷夫已经死了,这只是一个‘假人’,别慌。”

  “唔姆.......这是魔术吗?你是谁?”尼禄迷糊的看着罗曼。

  “初次见面尼禄殿下,我是迦勒底的医疗部负责人,罗玛尼·阿其曼,你可以叫我罗曼。”

  “迦勒底.......?也罢,既然会出声帮助我等,余可以视作你是同伴吧?”

  罗曼给出肯定的回应:“是的,当然。”

  “那好,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没有头绪。他长得跟迦勒底的某个敌人很像,仅此而已。”

  尼禄瞪了他一眼:“说了等于没说,你这个人出乎意料的不靠谱呢。”

  “唔,唔.......”罗曼如同字面意义上那样,软了下去。

  ‘雷夫’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们想知道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们我是谁,我的名字是哈艮地,王手下的七十二御柱之一。”

  罗曼一咕噜的坐起来:“哈艮地?!你也是魔神柱!”

  “让我介绍一下,这是安托士,这是格刺希亚拉波斯。”哈艮地手杖指了指两边,众人的侧面的阴影中忽然走来两名‘雷夫’,在距离十米的地方站定,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刘远咧嘴嘲讽道:“.......这是某种时尚?还是你们的审美观有问题?莫非所罗门还规定你们必须穿‘制服’?”

  “这不是王的命令,小杂碎。”安托士用跟雷夫一模一样的脸,阴沉的说道,“我们自愿,用这副姿态来复仇,这是向佛劳洛斯献上的敬意。”

  格刺希亚拉波斯压了压帽檐,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你们杀死了我的同胞.......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必须.....!!”

  “OK,冷静,格刺希亚拉波斯,让我跟他们谈谈。”哈艮地出言说道,随后他看向刘远,勾起一道轻笑,“现在你们知道了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原谅我,我本来不应该这么多话的,但我克制不住自己——我必须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迦勒底的Master。”

  “我不知道的.......?你指的是你们的死期吗?”刘远竖起一根中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就是今天,你们这些恶心的触手怪!我要代表所有的魔法少女消灭你们,让你们祸害美少女!搞**!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圣光’俩字怎么写!”

  屏幕那边的罗曼眼角一抽。

  其他人则是根本听不懂刘远在说哪行的黑话,满脸微笑,内心懵逼。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友善’,迦勒底的Master。”哈艮地皮笑肉不笑,但握住手杖的手冒起了青筋,“知道我为什么容许你活到现在吗?从半年前你来到这个特异点开始,我有无数次的机会杀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吗?”

  刘远还真就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他一锤手掌,一本正经的在头顶上画了一个圈,“因为你们的脑子里装着大西洋?”

  “噗......”玛修一时失笑,察觉到失礼后慌慌张张的捂住嘴。

  哈艮地脸上更加难堪,他用手杖使劲剁着地面:“够了,你这个小杂种!你接受的教育难道就是不带脏字的说脏话吗?!”

  “我认为我并没有任何以正常态度跟你对话的必要。还记得吗,大西洋魔神,我们可是敌人啊,凭什么我必须好好听你唠叨不可,你当你是谁啊。”刘远手指在额头转着圈,耸耸肩,似乎在感叹这一届的魔神柱不行一样。

  哈艮地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好,很好,你这个小杂种,你又坚定了我对你的杀意........知道我为什么之前不杀你吗?因为希望之后的绝望是最美妙的惩罚,现在我愈发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

  “你认为你们赢了?有泥人恩奇都在,你们认为能够赢过我们,你们认为这次也能够平安的结束一个特异点?”安托士接道,他哈哈大笑起来,“不,当然不!你们这群短视的白痴,以为我们不会有后手吗?在知道恩奇都这种级别的从者在,还会出现在你们面前,难道我们是在找死吗?怎么可能!”

  “我们有计划........”格刺希亚拉波斯低沉的说道,“我们.......要让你以为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亲手打破你的幻想,让你品尝到最深最深的绝望........”

  哈艮地手撑着手杖笑道:“这半年,没有从者在身边过得不容易吧,嗯?我一直在看着你,身为御主却不得不为了取悦主君而一次次的走上战场。重伤一次,轻伤五十三次,全身三十六处暗疾,甚至还得过一次红眼病,算你命大能活到现在。”

  刘远抿嘴不语。

  “你认为这是你努力的结果?不,不全是。那个叫什么二世的白痴,以为那些小动作我们没有注意,实际上全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他自己把自己废了,这场仗你们不可能赢得这么轻松。”

  哈艮地用手杖指着刘远,“那些从者,一个个把赌注都压在你身上,指望你能够力挽狂澜,从我这里夺走圣杯,阻止人理烧却。你也确实不负众望的走到现在,走到我们的面前——但是很可惜,这也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希望你已经领会,那么,接下来该给你绝望了。”安托士阴狠的说道。

  “该你上场了,我最大的底牌。”哈艮地拍拍手,他背后的阴影中毫无预兆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个金色的身影模模糊糊的能看见轮廓。

  “你以为我们会放任恩奇都将我们杀掉?既然知晓了祂的存在,准备与之匹敌的对手是理所当然的。接下来的敌人,跟罗穆路斯那种废物可不一样,他是真真正正,处于英灵殿顶端的从者,连恩奇都也不可能预知到胜负的对手。”哈艮地对刘远等人狰狞一笑。“再加上三御柱,区区二流从者和三流御主,根本不成问题。”

  安托士:“也就是说,胜负的天秤已经倒向我们这一边。看到了吗?局势反转了。”

  格刺希亚拉波斯:“将看到希望的你们推向绝望........这才是,我们的复仇。”

  那么问题来了,能让三柱魔神如此自信的声称能与恩奇都不相上下的顶级从者,是谁?

  金色的身影走到阳光下,终于露出原形。

  冲天而起的金发,高傲至极的神情,如蛇一般的鲜红眼眸,奢华的黄金铠甲。

  那个男人,那个能与恩奇都相提并论的男人。

  最古叙事史诗中与恩奇都相战三天三夜而不分胜负的最古之王。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许久不见了,我的朋友。”吉尔伽美什高傲的挑起嘴角,眼神锐利的看着恩奇都。

  这是神话的.......延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