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尽头与衍生 > 第四章 初次知道

  陈舒的家人赶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有洗漱,乱糟糟的头发,没精打采的脸。

  喻月的眼里不满担忧与不安,面对着憔悴又失魂落魄的陈父陈母等人,只觉得这一幕显得又几分熟悉,令她心神动容。

  “陈舒不见了?我昨天放学的时候还见过她,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她嗫喏着嗓音,内心愧疚无比,会不会是因为她不理她,所以她才会……

  “我们不知道啊!等了一晚上,哪里都找遍了啊!我们家小舒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活啊!”陈母哭得撕心裂肺,回答也找不出关键。

  还是陈父还算冷静许多,问喻月,“听小舒说,你们平常都是一起回家的,昨天为什么没有一起?”

  喻月一愣,只觉得心头微疼,“我,我们吵架了,我就没有和她一起。”

  “吵架?”陈母一听,歇斯底里地大叫,“肯定就是因为你们吵架,我们家小舒一时想不开,才会不回家。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小舒一直把你当最好的额朋友和姐妹,你赔我小舒。”

  这?喻月傻了,这怎么能怪自己,虽然她也很愧疚,但是谁能料到陈舒会失踪?

  但是她体谅陈家人,所以没有反驳,但是一旁听着的父母和弟弟就不乐意了。

  喻亮最见不得别人欺负他,大声反驳,“凭什么叫我姐姐赔,谁规定我姐姐必须要和她一起了?这里是我家,你们要是来找事,就给我滚。”

  “小亮!”

  “别吵了!”

  喻晓和陈父同时开口,一个呵斥的事喻亮,让他注意体谅陈家人的心情,另一个则是让老婆冷静平和下来。

  他看向喻月,眉眼辛酸,声音都在颤抖,“小月,对不起,你体谅一下阿姨!我们是在是太着急了,现在我们谁都没有陈舒的消息,你有没有一点头绪,求你了,棒棒叔叔,她一个女孩子家,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还不联系家人,再加上她,我们是在是担心啊!”

  喻月点点头表示理解,陈父的意思她很明白,别说是陈父,就是她也担忧无比。

  陈舒长得这么漂亮,万一被心怀歹意的人盯上,那……

  可是,她又哪里有头绪呢?

  心急如焚之下,她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我不知道她可能在哪儿,或许,可能,不,我不确定,我们去找找吧!我也不知道去哪儿找!”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喻晓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心里也微微一痛,但很快就消失,上前拉住陈父陈母往一边走,好声安抚着。

  喻月在一边乖乖等待,听到他们谈话间或是叹息或是哭诉的声音,半天沉浮和陈母走过来,请求喻月跟他们一起去趟学校,喻亮也立刻叫着要一起去。

  喻晓和杨爱梅则忙活自己的事去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他们都还有工作和家里的事要忙。

  到了学校,将陈舒失踪的情况跟老师讲述之后,喻月一个人回到了班上,神情呆滞,直到早读课,班主任带着陈父陈母站在讲台前。

  得知陈舒失踪,全班哗然,喻月回过神的时候,整备同桌的女生拍着肩膀。

  “喻月,陈舒真的不见了?”

  喻月傻傻地点头。

  方瑶的脸上立即流露出同情之色,“那真是太糟糕了!希望快点找到她吧,老师已经带着陈家人去报警了,如果警察再找不到,说不定就出事了,唉!我以前也有个邻居失踪了,后来再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死了,是从湖里捞起来的,听说是被人害的,陈舒她那么漂亮,要是也……”

  她嘴巴一张一合,语气竟然隐隐有些兴奋和激动,喻月蹙眉,心情沉到谷底。

  这些人和陈舒的感情都一般,除了最简单的同情和惊讶,最终剩下的就是好奇与八卦,仿佛失踪的根本不是一个与他们日夜相伴的同学,只是陌生人。

  喻月受不了了,第一节课铃声已经响起,但是她按捺不住心头的郁闷站了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出教室门外。

  刚出门外,她感到自己的胳膊一疼,被猛地拉进一个怀里,好在两人都反应迅速,又退开距离,喻月看到了周主光六神无主的脸。

  “喻月,我听说陈舒不见了,她人呢?有没有找到?报警了吗?我好担心她,怎么办?”

  这个身材高大,阳光帅气的大男生,此刻眼睛发红地瞪着她发问。

  “你问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担心她!”喻月只能木木地回答。

  男生的眼眸瞬间暗淡,神情夹杂忧虑与痛苦。

  喻月止不住开始想,如果陈舒真的回不来,那这个男生究竟会怎样呢?

  还在失神间,喻月身边呼地一阵风吹来,另一个身影站在身前,杨非晨就那么直直地站在她眼前,脸色难看地看着她,重声发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嫉妒我喜欢她,所以才让她失踪了?我告诉你,陈舒要是有事,你也别想好过。”

  喻月上一秒心还在颤抖,下一秒浑身僵硬,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你,你居然认为是我?”

  “不然呢?昨天你一天没来上课,指不定就是干什么坏事去了!好端端的,陈舒怎么会不见,而且你还为了我和她吵架,别以为我不知道。”杨非晨的眼里满是厌恶与怀疑。

  喻月感到脑袋轰然一响,身子都晃了晃,她从没料到,自己在杨非晨心里,竟然是这样险恶的人!

  “喂,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这样说喻月?她是陈舒最好的朋友,我作为陈舒的男朋友都没怀疑他,你哪里来的资格?”愤怒的声音拉回了喻月的心神,看见周主光正义愤填膺地为她说话,她心头一暖。

  杨非晨却不屑一顾,“哼,像你这种没脑子的人,没有一点分析能力,竟然能当上陈舒的男朋友,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那你呢?你的脑子在哪里?你所谓的分析能力,就是随意污蔑和怀疑别人吗?”喻月怒而反问他。

  她是喜欢他,但不代表她没有尊严和原则。

  “陈舒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你是哪里来的底气,认为你值得我这样做?”

  她神情愤然,话语凌厉,直直地瞪着杨非晨。

  他愣了,傻傻地看着她,仿佛第一次知道,原来她可以说出这样有气势的话语。

  在他印象中,她不过就是班级里一个成绩好长相平凡的乖乖女,平常跟人说话都是慢条斯理的,他以为她会慌乱无主地解释,或者眼泪汪汪,但是她都没有。

  而周主光却一定都不惊讶,他和陈舒关系好,自然和喻月也很熟悉,他很清楚,喻月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如果说从外表看来她像水一般无害柔弱,那么骨子里就是一柄锋利无匹的剑,容不得人侵犯。

  “你,”杨非晨瞪着她,半天不知如何反驳,连憋的通红,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凶神恶煞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

  说完,他气呼呼地进了教室。

  喻月僵在原地,耳朵嗡嗡的,知道周烛光喊她回神,让她别在意,然后怀着对陈舒的担忧,心情郁闷地转身离开。

  喻月一直站着,耳边响起陈舒的呼喊声。

  “喻月,我不想活了!”

  她猛地惊醒,晃了晃脑袋,还是在教室门口,四处无人,刚刚应该是恍惚了,但是内心深处却越来越感到不安。

  强行按捺住情绪,径直去到班主任办公室,鼓起勇气询问陈舒的情况,班主任也很是忧虑。

  “已经报警了,但是警察也没找到人,听说已经在调附近街道的监控了,但愿能有消息吧!唉,陈舒这么好的孩子,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陈家就毁了,我本来还说让她参加啦啦队去……算了!”班主任摇头叹息。

  眼看喻月的状态也很不好,她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也不要太担心,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学习,马上就是期中考试了,你要好好复习,我已经和王硕,江泛流说好了,你们三个多交流交流,互相督促,不要被太多别的事分心。”

  喻月点点头,心里却根本放不下,想着放学往回去陈舒家的路上看看。

  一声呼喊从门口传来,一个女生跑进教室。

  “老师,不好了,江泛流不知道怎么了,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什么!”班主任脸色大变,慌忙赶去,喻月也跟着跑回教室,看见学生们围在一起,老师在正中心查看情况,其他人都一脸惊慌和不安。

  她也走上前,看见江泛流的脸色苍白,任凭老师怎么喊也没反应,心里咯噔一下。

  边上一个男同学吓得浑身发抖,语无伦次。

  “和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干,我不过就是说了说陈舒的事情,吓唬了他一下,他怎么会这样?”

  班主任焦急得眼睛都红了,好像出事的是他儿子一样,指着男同学的鼻子破口大骂,“刘明凯,平时班上最捣蛋的就是你,我一直不管你,但是这次,江泛流要是出什么事,我一定让学校开除你不可!”

  他越说越激动,嘴唇都咬得快要出血了,不停地念着,“这可怎么办?快叫救护车,他不能有事啊!他可是教育局江局的儿子,他要是有事,整个学校都要完蛋了!”

  听到班主任话语的喻月浑身一哆嗦。

  天哪,江泛流竟然是教育局一局之长的儿子,她还是第一次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