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崛起1467 > 第六十六章 远行

  在说服了母亲卡特琳娜夫人后,约翰没有在她那里多待,很快就回去休息了。

  直到次日,他才再次召开枢密院会议,将自己要前往布拉格的事情通知给除了尼克·贝伦之外的其他四位还不知情的枢密院成员。

  在几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昨天和尼克·贝伦之间的戏码再次上演。

  面对众人的劝说,约翰也没什么好说的,还是昨天对付尼克·贝伦的那一招,反正我就是要去!

  面对耍起无奈地约翰,众人也没了办法,只好同意了下来。

  接下来的两天,约翰便安排起他离开柏林后,勃兰登堡选侯国的权利安排。

  首先,就是约翰离开后,走谁来摄政这个问题。

  有资格担任摄政的有两个人,约翰的母亲卡特琳娜夫人,和还没有离开勃兰登堡选侯国的叔叔勃兰登堡–安斯巴赫侯爵阿尔布雷希特一世。

  其中,首席大臣尼克·贝伦、司法大臣恩斯特·瓦尔德马·冯·布拉德利两人支持约翰的母亲卡特琳娜夫人摄政。

  而支持阿尔布雷希特一世担任摄政的则是财政大臣西蒙·冯·韦尔克尔、内政大臣泰奥多尔·冯·格雷斯两人。

  至于军政大臣格莱恩古男爵,他直接表示弃权。

  面对支持着人数相同的情况下,最后,众人还是认同了约翰的态度,那就是,由卡特琳娜夫人摄政!

  至于约翰选择由母亲卡特琳娜夫人担任摄政的原因,其实是很简单的。

  因为他相信,卡特琳娜夫人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就算让她担任摄政,起码她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倒是阿尔布雷希特一世就不同了,虽然他已经明确表示放弃他个人对勃兰登堡选侯国的继承权,但是,在约翰没有合法继承人之前,他的长子约翰·西塞罗便是约翰的假定继承人!

  让他担任摄政,要是他做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该怎么办?

  而这就是约翰选择让母亲卡特琳娜夫人成为摄政的原因!

  在确定了由卡特琳娜夫人担任摄政后,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主要就是约翰跟母亲卡特琳娜夫人沟通,向她传授一些担任摄政时的注意事项。

  ……

  8月1日上午,柏林城外。

  随同约翰前往布拉格的第一胸甲骑兵团已经整装待发,约翰先是一一和尼克·贝伦等人告别。

  最后,才来到一直凝视着他的母亲卡特琳娜夫人和二姐玛格丽特身边。

  “母亲,我要走了。”

  眼见约翰马上就要离开,从没与儿子分离的卡特琳娜夫人不厌其烦地叮嘱道:“约翰,注意安全!”

  “放心吧,母亲。”约翰笑着点头,表示记住了他的嘱咐。

  接着,约翰又看向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任谁也看得出她对自己此行很是担心的玛格丽特,对她说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一定要照顾好母亲,知道吗?”

  “知道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啰嗦!”玛格丽特没好气地白了约翰一眼,说道:“早点回来!”

  说完,她转身拉着母亲卡特琳娜夫人就走。

  “诶,你真是……”看着玛格丽特拉着母亲卡特琳娜夫人远去地背影,约翰都不知道还说什么了。

  “有必要这么不待见我吗?”此时,约翰以为玛格丽特还在生气大姐多萝西娅离去这件事。

  “我们走!”待她们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后,约翰也不再多想,上了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吩咐一声后,便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随着约翰的命令传达下去,马车很快就在第一胸甲骑兵团的保护下,缓缓离开了柏林。

  约翰的计划是,沿着3月时腓特烈二世向卢萨蒂亚的进军路线,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进,进入卢萨蒂亚之后,再一路向南,通过卢萨蒂亚和波西米亚边境城市齐陶进入波西米亚王国,接着又一路向西南方向前进,直到抵达波西米亚王国首都布拉格。

  柏林和布拉格的直线距离就有280公里,因为约翰选择的是乘坐马车,而马车的行进速度大约是每小时5公里,再加上由柏林到布拉格之间的道路不可能是直线,所以,实际上要走的距离骑士已经有了360公里左右。

  因为他打算每天走十个小时,再加上在路上可能耽搁的时间,所以,等他到达布拉格,差不多是在8月8日,或是8月9日。

  三天之后的傍晚,科特布斯城内。

  约翰浑身瘫软在一张还算舒适的大床上,在他不远处,一和长相还算过得去的少女侍立在不远处。

  “你过来!”约翰有气无力地指了指侍立在不远处的侍女。

  这侍女不是别人,正是艾格尼丝·皮尔斯给他安排的,说是将她安排在约翰身边,要是约翰忍不住了,可以对她下手。

  “既然你如此大方,怎么不给我安排一个长得漂亮的姑娘?反而将她安排给我!”实际上,在见到这个侍女后,约翰就在心里吐槽。

  和艾格尼丝·皮尔斯认识了这么久,约翰也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她的小心眼。

  “选侯殿下,请问您有什么吩咐?”那侍女见约翰在叫她,连忙来到约翰身边问道。

  “去把肖恩·冯·贝斯特叫来。”

  “好的,选侯殿下。”侍女得了约翰的吩咐,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侍女离开后,约翰重重地出了口气,感叹道:“唉!才三天就这么累了,接下来还有五六天还怎么办啊?”

  想到这里,约翰的瞬间变得了无生趣起来。

  “唉!”约翰再次叹了口气。

  没让约翰等太久,被他派去的侍女再次回到房间。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正是约翰让她去叫的肖恩·冯·贝斯特,也就是随行的第一胸甲骑兵团团长。

  在肖恩·冯·贝斯特走进房间之前,约翰便咬牙坐了起来,毕竟他还是要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

  “选侯殿下,您找我?”在向约翰行了个礼后,肖恩·冯·贝斯特好奇地问道。

  “坐下说。”约翰指了指离他不远的一张椅子。

  “好的,选侯殿下。”肖恩·冯·贝斯特依言坐下。

  “肖恩·冯·贝斯特团长,我找你来,是有件想和你商议一下。”约翰开口说道。

  “什么事?”

  “我需要在科特布斯停留一天,亲自观察一下奥托·冯·塞林总督在这段时间的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