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帝登仙录 > 第一百零四章 同行抢饭吃

  七湖剑宗威名远扬,由七大剑派组成,它们各自占据着一处灵湖,分别是——西湖禅寺、滇池剑派、金海剑宗、揽星观、抚仙苑、天池别院以及明潭灵剑庄。

  七湖剑宗所掌握的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位于明潭深处的枯水题刻,每四年一次,明潭中一处秘境水位下降,会露出一副题刻,上面记录着一种神奇的剑诀,能够让任何修炼者获得进阶一流的资质。

  出于某种原因,参悟枯水题刻名额有限,任何人想要进入那处秘境就必须获得七湖剑宗联合铸造的玄冰剑。

  这一点,就算是七湖剑宗内部也不例外。为了合理分配资源,七湖剑宗商定,每个剑宗都有七个进入秘境的资格,也就是总共有七七四十九把玄冰剑。

  每个门派的七把玄冰剑完全由门派内部自行分配,所以偶尔也会有外界的人获得玄冰剑。

  今年抚仙苑因为多次请外人出手帮忙,将玄冰剑作为顺水人情送了出去,目前整个门派只剩下了四把玄冰剑,一把在今年打算参悟枯水题刻的云瀚陌影手中,另外三把,则仍被保存在琅嬛宝库中。

  门派内部名额是早已经确定的,但玄冰剑实在是太过宝贵,所以在苦水大会开始的前一天,玄冰剑都会被保存在琅嬛宝库之中。

  作为抚仙苑的门派重地,这里自然是设置了层层关卡,甚至被誉为扬州府内安全系数仅次于荡尘府衙门的地方。

  从未被攻破过的堡垒,抚仙苑的骄傲,人类智慧的结晶等一系列褒奖之词,被无数曾经来放过这里的人们称颂过。

  哪怕是在抚仙苑最为弱小风雨飘摇的时候,这里都不曾被攻破过。

  哪怕是扬州府最为狂妄的匪徒都不敢打这里的主意。

  但是今天,就有一帮大胆狂徒,正在认真盘算如何来洗劫这座雄伟华丽的宝库。

  而另一边揽星观则是严阵以待,他们似乎早已算准了那些贼人会趁揽星观大举出征的空档来袭,所以早早就挖好了陷阱等他们来跳。

  虽然门中高手几乎都派了出去,但有一个人却还在。

  他就是揽星观观主,扬州十大高手排行第三的虎洞大师。

  虎洞大师可不是寻常的只要有他在,哪怕只有一个人,也绝对不会出任何纰漏。

  五阶通脉分为八个境界,同样被称为一流高手,但是所修功法和境界不同,战斗力的差别也是很大的。

  像鬼戏子的修罗鬼躯号称有着一流高手的战力,但实际上也只能被成为准五阶的实力。

  长公主明珠如今的修为是五阶一境,所修功法杂而不精,在被初水阴过之后根基便一直不稳,好在她的战斗意识和经验都是超一流的所以算是比较标准的五阶一境高手。

  白獠剑鸥农升荣的修为其实也是五阶一境,但是他所修炼的功法属于较为上乘的,而且战斗经验丰富,招式熟练,在五阶一境中算是较强者,甚至堪比一般的五阶二境。

  而虎洞大师,早在十年前与滇池剑派的断剑山人、明潭灵剑庄的明潭之主并称为七湖三绝。当时的他,便已经是五阶三境巅峰的高手。

  不出意外,现在随便吊打两三个白獠剑鸥不成问题。

  有这样一位高手坐镇,揽星观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同时为了应对那些“大胆贼人”可能的下三滥手段,揽星观不惜花费重金向天池水榭买了一套能够笼罩整个揽星湖的防御大阵。

  虽然比不上抚仙苑琅嬛宝库的防御大阵,但也属一流之列了。而且能够将整个揽星湖覆盖在内,这个成本就太可怕了。

  即便是抚仙苑这样的门派,也没财大气粗到将大阵覆盖整个门派,并且以特殊手段将阵法隐藏起来,就是为了等贼人上钩。

  因为布置阵法实在是太复杂,维持阵法的最低运转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好在揽星观这次只要坚持到大部队回来就行,维持这样一个大阵一个月的开销已经顶上揽星观平时全年的开销了。

  这一次可以说是动用了战略储备,揽星观可以说是完全按照战时警备来了。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场关乎脸面,乃至生存的战争。

  因为宗庙中的秘密,若是坐实了那就足以颠覆整个揽星观。特别是在浦狂徒坐镇江都的这个时期。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谁也没有证据,只是一些无端的猜测,还能用各种假情报糊弄过去。

  所以必须在生变之前将这些贼人灭口!

  只是那些贼人不知怎么了,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在虎洞大师犹如闺房怨女似的的等待的时候,抚仙苑迎来了他们的噩梦。

  他们引以为傲的宝库阵法,被攻破了。连同守护阵法的两株草都不知所踪。

  那个号称千年不破的宝库,就此陷落,宝库被洗劫一空不说,甚至那被誉为人类瑰宝宝库本身都付之一炬。

  用后来的抚仙苑掌门的话说:这个仇结大了。

  而此时此刻,那琅嬛宝库的熊熊烈火还在燃烧的时候,正有几个人不怀好意的黑影站在远处眺望那直冲天际的浓烟。

  “卧槽……”一匹不良畜生半天瘪了这么两个字出来。

  “没想到啊。”一个背着三把刀的男人不由摇了摇头。

  “居然这么夸张,失算了吧你?”蒙面的白衣女子冷笑道。

  还有两个没说话的女子,正是青姬和刀狂。

  这两人默默地看着远处的滚滚浓烟,久久不语。刀狂在想什么,谁也不清楚,但枣红马倒是能够猜到青姬的心情。

  那一定是相当壮观的万马奔腾吧。

  正在枣红马脑子里想入非非的时候,又有两个人跑了过来。

  印修竹和凌宁两个人灰头土脸连滚带爬地来到了青姬的身边。这两人衣着褴褛,还有些小的伤口,两个人的脸像是在煤堆里滚了一圈似的。

  “让你们两个去侦察,没想到你们这么屌啊。”枣红马调侃道。

  印修竹没说话,凌宁翻了个白眼,怒道:“屌个头,妈的咱们被同行抢先了!连镇守宝库的两株草都被人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