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大陆之飞将传说 > 第三十九章 婚与嫁

  “什么!”吕钊一惊,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宁风致打的是这个算盘,他镇定了一下自己,正视着宁风致说道“宁宗主,您没在和我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我看好你,而你也尚未婚娶,我想以我女儿的身份与条件应该也配的上你吧。”宁风致还没说完就被吕钊打断了。

  “宁宗主!”吕钊大喊道“且不论我,令爱才只有十二岁啊,您就为她定下终身,您让她去和一个根本不喜欢的人去结婚这难道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事吗。”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宁风致笑道“这个无妨,感情在以后的时间中总会有的,而关键只是在于和谁。”

  “您,您可真是…”吕钊很气愤,他本来就极度厌恶安排他人人生的人,而宁风致在他看来就这种人。

  “那么吕少主同意这门亲事了吗。”宁风致看向吕钊,淡淡的说道。

  “不,请宗主恕我拒绝。”吕钊坚定地看着宁风致说道,眼中却满是鄙夷之情。

  宁风致低头看着自己指甲,平静的说道

  “如果是嫁妆方面的事,我们好商量。”

  “闭嘴!你这独夫,真是枉为人父,竟敢在这里夸夸其谈,我真是羞于与你交谈!”吕钊大吼一声,随后转身,快步离开七宝琉璃宗的大厅,只留下宁风致,和两位斗罗。

  这时宁风致抬起头,看向两位封号斗罗,那两位也同时看向他。

  “这下一来,女儿的安全就有了最有力的保障了。”宁风致笑着说道

  “这小子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啊,不够老练,城府也不够深。”骨斗罗缓缓的说道“太单纯,做事也太冲动了。”

  “我到是觉得这小子早晚会成为我们七宝琉璃宗的大敌啊”剑斗罗有些无奈的说道

  “剑叔为什么这么说”宁风致不解地说,虽然这少年天才,但是也没有与七宝琉璃宗为敌的理由啊。

  剑斗罗叹了一口,说道“风致啊,心思越是单纯的人,在一件事上就越执着,我虽然不知道他的执着是什么,但是就他的现在魂力来看,并不只是天赋使然,一定是足够大的某种强烈的执着在驱使着他,而我担心他既然是武魂殿的少公子,就一定会和比比东有关,那么也就一定会牵连到我们七宝琉璃宗啊。”

  宁风致却不以为意的说道“剑叔多心了,就算是武魂殿也不敢轻易动我们七宝琉璃宗,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剑斗罗望着吕钊离去的方向,缓缓的说道“但愿我这一次真的是错的吧。”

  等到吕钊回到史莱克已经是几天后事情了,正赶上赵无极带着七怪去森林里面狩猎魂兽,而他又开始了那些制备药品的工作中去了,在瓶瓶罐罐里翻来覆去,这一天吕钊正在研究关于布洛芬的制备,但是很不理想,药物的纯度很低,药效很差,并不能有效地治疗,这时候弗兰德进到医务室来,看到吕钊还在制药,就没忍心打扰他,但是吕钊却看到了,眼都没抬一下说道。

  “老师,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哦,哈哈哈…原来你都看到了啊。”弗兰德尴尬的笑着。

  “老师,你知道的,你能隐藏魂力波动,但隐藏不了气息,所以这种恶作剧没什么意义,还是来说一说你的来意吧。”

  “那好吧,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是红俊的事情,他…被你言中了。”弗兰德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里,吕钊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转而低着头不说话。

  “小钊,你,就真的没什么办法了吗?”

  “老师,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在谈这些没什么意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他造化吧。”

  “可是…哎…”弗兰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许多,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赵无极那熟悉而又粗犷的声音.

  “小钊啊,快来一下,我这回可被坑的不轻啊。”

  “怎么回事,老赵,怎么被打成了这个熊样。”弗兰德问道。

  “嗨,别提了,这几个小怪物可真能折腾,连泰坦巨猿都被整出来了,但是收获挺大的,三个小怪物都突破了魂尊等级,尤其是哪个唐三,才不到十二岁啊,真是了不得。”

  “那几个学生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大碍。”吕钊淡淡的问道。

  “都受了点伤,好在也不是很重,养两天就好了。”赵无极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的说着。

  “是啊,那我先去看看他们,赵叔,你在这里养两天吧。”说着吕钊就离开了医务室。

  “嘿,这个小子,真没义气。”

  “得了吧,你还不知道,小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是不管学生,真到有事他是不可能不管的。”弗兰德有些欣慰的说道。“好了,老赵你就赶紧去休息吧,还在这里干什么。”

  “好,好,我可真是个劳碌命。”赵无极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