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 第99章 逼问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正文卷第99章逼问“是,国主。”巴楞和几个守卫此时已经从吊索下到断魂洞中来,听得赫望吩咐,巴楞赶紧答应。

  然而赫望的话,也令巴楞和众守卫惊骇,倘若国主所言属实,那么他们也难逃失职之责。

  且说修逸瑾,他被拓智俊用淬骨碧玉笛打得口吐鲜血,昏死过去,便被几个侍卫抬回了他的清珞阁。

  侍卫走后,修逸瑾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微皱了眉,忍着疼痛坐了起来,此刻的他,赤着的上身布满了碧玉笛造成的血痕。

  修逸瑾摊开手,手掌中紫光浮现,那淬骨碧玉笛悬停于紫光之上。

  淬骨碧玉笛作为神器谱上的第九大神器,却和大多数攻击力强悍的神器一样,没有认主这一属性。

  这正如世事无两全的道理一样,拥有认主属性的神器大多防守力量较强,而没有认主属性的神器则以攻击力取胜。

  拓智俊现在已达到一百级,他催动灵力以幻化的淬骨碧玉笛鞭打修逸瑾,而修逸瑾在那种场合下又不能公然以灵力护身盾抵抗。

  故而,淬骨碧玉笛的每一击都鞭入修逸瑾的灵窍之中,灵力严重外泄,导致他全身升腾的六层紫色光环此刻显得有些稀薄暗淡。

  不过,尽管拓智俊以灵力催动碧玉笛给他造成了重伤,但却尚未达到他的极限。

  修逸瑾拿捏的尺度刚刚好,就在第五十多鞭下去的时候他佯装倒了下去,当时他的确也已经略有些承受不住,这个分寸拿捏得既不会引起众人的怀疑,也能让自己少受点罪。

  对淬骨碧玉笛造成的伤,修逸瑾非常熟悉,恢复起来也比别人容易些。

  只见六层紫色灵力云凝聚成紫翼雄狮在他身后展开,修逸瑾将手中的碧玉笛轻轻一抛,那碧玉笛悬停于上方,幻化出万千枝条。

  万千碧玉枝条向下伸展汇聚成一个如同藤条编织的光球笼罩住了修逸瑾全身,伸入修逸瑾的伤口处,枝条内似乎汩汩流动着一股生机。

  不知过了多久,修逸瑾全身笼罩的六层紫色光环收回,碧玉枝条也缩回到碧玉笛中,光彩消失,碧玉笛从空中落回到修逸瑾身边。

  修逸瑾起身刚找了件衣服披上,却听见似有人进来,修逸瑾赶紧合衣倒在床上。

  来人正是巴楞,“修长使,国主传你到断魂洞来见!”

  “是,修长使领命。”修逸瑾说着爬了起来,未合拢的衣服大敞,露出布满血痕的上身。

  修逸瑾刚一下榻,却不由跌倒在地上,他勉力挣扎着爬起来,却又再次重重倒下。

  巴楞见此情景,只得着人将他抬到断魂崖,又使人放了绳索吊下去放入洞中。

  一入洞中,修逸瑾便似乎极其困难地爬起来,费力地跪到赫望面前道:“修逸瑾来迟,请主上责罚。”

  赫望冷冷地看了跪在地上的修逸瑾一眼,“修逸瑾,这断魂洞中你可曾来过?”

  “禀主上,属下不曾来过。”修逸瑾垂着头平静地道。

  “这倒奇怪得很,为何锁在这元丰长老的黑虫之链上竟似有你那淬骨碧玉笛的痕迹?”赫望慢慢走近修逸瑾道。

  “主上明察,没有主上的命令,就算给属下一千个胆子,也绝不敢私自到这断魂洞中来。”修逸瑾跪在地上连连叩头。

  赫望伸手一抓,一股大力将修逸瑾吸了起来,只见棕色光柱分散成十条蜈蚣,如同一把棕色的伞将修逸瑾的身体推到半空中。

  那棕色的十条蜈蚣忽然消失,修逸瑾被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赫望走上前去,一道道褐色光刃劈了过去,刀刀劈在修逸瑾身上。

  只见每道光刃过去,修逸瑾身上便多了一条鲜血迸裂的伤口,一道道光刃不停歇地劈在修逸瑾身上,直将地上不停后退的修逸瑾劈成了一个浑身是伤的血人。

  赫望冷眼旁观那元丰长老的表情,见他面上十分冷漠,似乎并不关心。

  “修逸瑾,你还不说实话?你应该很清楚这里的规矩,暗影卫让人开口的法子多的是,等到你熬不住再开口,到时候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赫望一边扬手劈向修逸瑾,一边厉声呵斥道。

  修逸瑾在地上一边爬一边跪着叩头道:“主上息怒,修逸瑾绝不敢做背叛主上的事!”

  “这样没用的狗腿子,多死一个倒也是好事!”元丰长老咧嘴笑道。

  然而,谁能知道眼见自己唯一的儿子被打成这样,他说出这些话时心里有多痛。

  花灵国的长老本该终身不娶,修逸瑾是元丰一次偶然犯错后的结果,然而元丰却并不后悔。

  他后悔的是,作为花灵国的长老,他不能也从来没有给修逸瑾一个名分。

  修逸瑾的容貌完全继承了他母亲碧霜月花楼的头牌姑娘那艳丽至极的容貌,虽然这副容貌生在男人的身上,未免有些过于妖孽,但他从小天赋极佳。

  元丰陪他的时间极少,但只要稍一指点,他的灵力修炼便进展神速。

  赫望将地上的修逸瑾抓住衣领一把提了起来:“去,用你最狠辣的办法,给我问出极光石的下落来!让我看看你的忠心!”说罢,赫望将修逸瑾向元丰面前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