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708:只要仇杀删得够快

  大佬退休之后正文卷708:只要仇杀删得够快别看玉谨真人是个十足十的宅男,但他的好友数量并不少。

  不仅数量多,质量还精。

  不是这个宗门的领头人便是那个宗门的顶梁柱,亦或者是散修中的大佬。

  毫不夸张地说,玉谨真人的朋友圈能将正魔两道所有大佬都一网打尽,一个不剩。

  毕竟他可是现存在世年纪最小,天赋最高,修为最高的炼器大宗师。

  跟他打好关系兴许就能请他帮自己炼制一件量身定制的顶尖法器。

  如此香饽饽,谁不想攀上关系?

  当他的大名被裴叶挂上【师徒招募】,萌新还没啥感触,知道“玉谨”二字在正魔两道份量的修士却炸了。八卦的力量是强大的,这事儿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被广而告之,惊动了诸位大佬。

  这便是玉谨真人密聊频道炸锅的缘由。

  他都如此了,敢放出豪言壮语说玉谨真人是“弟弟”的裴叶自然有过之无不及。

  几个呼吸的功夫,裴叶收到了一百多条仇杀信息。

  等等——

  为什么修真世界还会有仇杀这个设定?

  掌门真人则无奈扶额。

  “咸鱼师妹为何这么写?”

  他以为真正的咸鱼师妹够喜欢给人添乱了,但跟眼前这位一比,连弟弟都不如。

  裴叶说得理直气壮。

  “玉谨师弟在我跟前不就是师弟?师弟不就是弟弟?”

  玉谨真人:“……”

  掌门真人:“……”

  几个晚辈:“……”

  好有道理,他们居然无言以对。

  但这话搁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就是挑衅找死,分分钟仇杀。

  哦,其中有不少“仇家”还是凌霄宗弟子。

  掌门真人几乎能想象到那些热血小年轻知道真相后懊悔不跌又见鬼一般的表情。

  【路人甲】:宵小找死,居然敢这般羞辱我派执法长老,敢不敢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裴叶默默看着【路人甲】前边儿缀着的【凌霄宗弟子】称号。

  三秒之后,她默默将【凌霄宗执心长老】的宗门称号戴上。

  “我敢啊,你来么?”

  又三秒,倒霉催的路人甲弟子慌忙道歉。

  说起“咸鱼真人”,凌霄宗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哪个萌新没找过她呀?

  除了“咸鱼真人”,她还有一个正经的官方称号便是“执心长老”。

  但凌霄宗弟子为何没有一眼认出她?

  先前说了,天赋系统能给人备注,例如裴叶在掌门真人那边备注是【咸鱼师妹】,在玉谨真人那边备注是【咸鱼师姐】,但搁在没给她备注的陌生人跟前,会显示出本名——筱黄。

  筱黄是哪条小鱼干?

  凌霄宗弟子义愤填膺地加了仇杀。

  仇杀加完再去挖掘大言不惭的垃圾是谁。

  结果——

  这些弟子都默默将仇杀删除,暗暗祈祷——

  只要他们删除得快,咸鱼真人就不会知道他们曾大逆不道。

  至于那些火气上头直接密聊大骂或者约架的,大概率是要凉了……

  _∠)_

  裴叶笑道:“玉谨师弟魅力大无边啊,迷弟迷妹这么多,招募效果很不错。”

  尽管要拜师的人不多,但仇杀她的人不少啊。

  裴叶觉得这些人中间要是有符合条件的,她可以趁势物理感化一波。

  “师姐……”

  玉谨真人无奈地唤了一声。

  他还能怎么办?

  生气不划算,想动手解决又打不过人家……

  思来想去只能叹气,认命给她收拾烂摊子。

  这个烂摊子收拾起来也简单,只要跟每个来询问的人解释一句“那是同门师姐”便可。

  实在解释不过来,干脆在系统天赋挂上一句话。

  【吾家师姐咸鱼真人,姓筱,名黄】

  懂的人懂,至于那些不懂的,玉谨真人也懒得解释。

  围观玉谨真人被坑,掌门真人眼梢露出几分愉悦。

  “既然效果这么好,想必咸鱼师妹很快便能如愿以偿。”

  谁料裴叶却摇头道:“若能这么简单便好了,只是收徒不比其他,收入门墙便要对徒弟们负责,哪怕不是为了徒弟也要考虑宗门情况——总不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收进凌霄宗。”

  _∠)_

  最重要的是,任务有个硬性标准,必须是原著的“男配/女配”。

  戏份多少无所谓,但必须是出过场的。

  当然,这些话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却也正好猜中了掌门真人的软肋。

  凌霄宗便是掌门真人的软肋之一。

  听到裴叶这番话,他心底那点儿担心也散了干净。

  六个徒弟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凑齐的。

  哪怕是凌霄宗老掌门那么闲、那么爱收徒的人,三五百年也才收了五个亲传弟子。

  他起初还真担心裴叶追求数量不追求质量,随随便便就将“执心长老亲传弟子”的名额给出去,届时引狼入室,给了魔道阴险份子可乘之机,现在听了这话便放心了大半。

  他点点头道:“正巧,再过一段时间便是凌霄宗开山门、广收徒的日子。若有好苗子,为兄便给你留着,收不收在你。你也早些回宗门,作为执心长老,宗门这些事情还需要你搭把手。”

  裴叶道:“忙完便回去。”

  说是“忙完”,其实也不怎么忙。

  裴叶只用等云冲少年收拾好东西,告别父母兄弟便能上路。

  凤素言这里就稍微麻烦一些。

  但也只是“稍微”。

  沈鸿说除了他们一行人,其他修士都被送了出来,其中也包括凤素言的嫡姐凤素语。

  连同凤素语在内的九十四个修士全部被洗去了栗山秘境的记忆。

  他们不记得秘境内发生的事情,只知道那是一段非常不好的经历,想一下便会觉得心悸。

  凤素语理所当然地病了。

  大将军府上下乱成一团。

  无人理会的凤素言只能自己收拾行囊,星夜离开。

  “谁!”

  还未走出街巷便猛地一个回头。

  看清来人身份之后,忍不住撇嘴:“怎么又是你?”

  “带上我一个,行不行?”

  来人,也就是昭容郡主背着行囊,目光坚定。

  不知道是经历了“地狱”的折磨还是别的,此时的她跟初见那会儿有了很大的变化。

  说不清是哪里变了,但凤素言清楚一件事情。

  昭容郡主是仇家,她喜欢不起来。

  “凭什么带上你?你的郡主头衔搁在我这里可不好使。”

  昭容郡主道:“我看到咸鱼真人想要收徒的消息。”

  “咸鱼师伯看不上你的,如果看上你了,早就有表示了,怎么会到现在?”

  所以,死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