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带着淘宝混古代 > 第520章 舌战群儒(续)

  钱谦益从善如流,躬作揖道“臣这几就召集内阁同僚协商,拿出个方程给陛下过目。..org”

  “卿办事朕放心的。”

  朱慈烺点点头,又看向了左弗,笑着道“弗儿妹妹,可还有其他要求?”

  左弗望着朱慈烺,抿嘴一笑,道“有的。”

  所有人诧异,心道“你还真是二愣子啊!天子客气下的,你还当真了?”

  左弗拱手道“臣出征前陛下拨与的银子还剩许多,臣想请求陛下让臣留下这笔银子。”

  “左弗,你真是好大胆!!”

  陈长淮道“这等钱财也是你能截用的?”

  “左都御史说话何必这么难听?什么叫截用?这钱本就军资,只是我比较会省钱,所以才有剩下的。”

  “那,那你就能留用了?!这是何等荒谬之言?!”

  陈长淮好悬没被左弗的话给气死!

  无耻的人见过,可如此坦dàng)的无耻人却是没见过!

  “我留着自然是有的。”

  左弗一本正经地道“这应天如今也算是正儿八经的京城了,可京城的道路年久失修,已不堪负重。而且,我昔年行走城内,发现还有许多棚户区存在,而那些地方大多垃圾堆积,臭气熏天,污水烂菜叶子就顺着河流飘,这若不好好整顿,可是很容易引起瘟疫的。

  而且,既是京都自要有京都之气象。自打成祖爷爷迁都燕京之后,应天便少了些许皇家气象。如今北伐虽尚未成功,但这应天既作为临时的京都,怎么说也不能堕了皇家气象,总要整顿整顿才是吧?”

  她说着便是了膛道“再者,这也是应天府尹的职责不是吗?既然那些银子是我省下来的,我现在请求拿来修路,改善京都环境又有何不可?”

  “哈!”

  陈长淮大笑,“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咱们的镇国公可有趣,这任职状还未接,火倒是先放起来了。”

  “雷霆雨露皆君恩,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陈长淮愣了下,不知左弗忽然冒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陛下刚刚不是已经将任命状给我了吗?陛下说我是应天府尹我便是应天府尹了,这便是雷霆雨露皆君恩,天子给你雨露也好,雷霆也好,只要降下来了,那便要受之,所以……”

  左弗呵呵一笑,“我已是应天府尹了,不是吗?我在履行我职责范围内的事难道有错?你们都察院是不是太闲了?有事没事,无论对错都要找茬搞破坏?你该不会也如那叶德书一样,有那妹子跟鞑子相好,生了个女儿给伪帝福临当妃子了吧?”

  “你,你,你这竖子!”

  陈长淮气得倒仰!

  见过能说的,没见过这么能说的!

  这颠倒黑白,胡说八道的能力也是绝了!比他们还强啊!

  左弗微笑喷子,我是专业的。..org

  谁的青不血?

  谁的年少不中二?

  昔年,她也曾在各大论坛战斗过。

  嬉笑怒骂,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这等事,哪一个键盘侠不会?曾经,她也干过这事呢!

  “你竟敢如此羞辱老夫,老夫,老夫……”

  “怎么?”

  左弗冷冷一笑,“只许你们喷粪,还不许我清扫?”

  顿了顿又道“总想踩着别人来成就自己的清名,你们这等人最是伪善,最是没风骨,最是小人!”

  “左弗,你太嚣张了!”

  何泽明也站起来帮腔,“你虽负爵位,有功业傍,但是陈御使年长你这多岁,几与你父亲年岁相当,你如此折辱一个老人家,你不觉羞愧吗?!”

  “就是!”

  汪致和也站起来道“尊老乃是我汉民美德,你对一位年近耳顺之年的长辈如此不敬,圣人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吗?!”

  “当真是没家教!”

  李畅也冷哼着,“粗鄙之人如何能教出麒麟子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此俚语当真是不假!”

  朱慈烺蹙眉,眼里已闪起了明显的不悦,刚要说话却听到左弗大笑,道“昔年太祖不堪蒙元暴政折辱,加入起义军后推翻了蒙元!李畅!”

  左弗一指李畅,大声问道“那么……你说出自平民的太祖又是什么?!!!”

  此言一出,满堂寂静!

  狠啊!

  这左弗不是莽夫啊!

  这抓人漏洞的本事厉害啊!

  这一耙子下去,是要将李畅打死啊!

  李畅的脸一下变得煞白!

  他就算浑长满狗胆也不敢接这话啊!

  他脑子飞速运转着,企图回击。

  可左弗却不给他这个继续,反是指着他继续道“古往今来,盛德大业成圣者,皆由学而来。什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照你这说法,那始皇帝的大秦就该延续到现在才对!而太祖!!”

  左弗的声音陡然又高了几分,“乃是该死之人!他一介平民,即便受了委屈又如何?!不过老鼠子耳,胆敢推翻龙子?!!”

  “左弗你大胆!你居然敢辱骂太祖,陛下!”

  “陛什么下?!”

  左弗袖子一抖落,一小块银子落到手心,对着李畅的脑门就砸了过去,“正经事不敢,抠字眼倒会!堂堂两榜进士难道连讽刺之言都听不出来吗?!所谓御使言官乃是风闻奏事,而不是闻风瞎奏,捕风捉影,连自己是干什么的都搞不清楚,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家教?!”

  左弗眼露森,可嘴角却是挂着笑,这模样看着着实瘆人。而且,浑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十分骇人。

  一些年轻稍轻的官员甚至都被她上所散发的气势所骇,竟是有些不敢直视。

  “几位的家教倒是不错。”

  左弗挑眉扬唇,一丝讥讽挂在嘴角,“开口子曰诗云,闭口人伦典章,可做出的事却是件件小人,件件祸国,件件殃民!就尔等贼子,我左弗都羞与尔等同朝为官!”

  “你,你,你!”

  李畅瞪大眼,眼珠子都红了!

  只觉这会儿天旋地转的,眼前阵阵发黑!

  朝臣平闹归闹,可多少还是会留点面子。可左弗这等一丝面子都不留,直接说他们是吃干饭的,这等羞辱,谁能受得了?!

  。

  提示:浏览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