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燕欢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老头的恶趣味

  找自己儿子?

  上官然闻言一愣。

  作为一个父亲,自己儿子有哪些朋友,上官然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至少知道一大半。

  在他的印象里,儿子上官羽的朋友里面还真没有这样一个风度翩翩器宇不凡的年轻人,再结合到儿子,女儿所描绘的那个叫沈欢的女婿的身材,眼前这个人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

  想起几天前父亲那斩钉截铁的话语,上官然暗自一笑,在不敢确定眼前男子的身份的情况下,他又问了一句。

  “看小哥器宇不凡,不知是京城哪家的公子?”

  沈欢呵呵一笑:

  “大人客气了,公子之称在下可不敢当,在下姓沈,单名一个欢字,不知大人高姓大名?”

  果然如此,上官锐心中暗笑,既然家里人都认可了沈欢,自己也给夫人表态愿意承认这个女婿,他自然也就不会出尔反尔的乱来,微微一笑后,上官然道:

  “老夫这名字嘛,今天就暂时不说了,既然你与上官羽是朋友,那我想以后我们说不定还会见面的,到时老夫一定如实相告。”

  正说话间,上官然突然瞧见儿子上官羽从正阳门里面优哉游哉的走了出来,他暗自一笑,朝沈欢努了努嘴。

  “沈小哥,诺,你要找的人那不是来了。”

  沈欢转头一看,果然看见上官羽朝这边走来,他急忙朝上官然告罪了一声转身向上官羽走去。

  “二哥,你下值了?”

  自己的父亲和沈欢站在一起说话,上官羽当然是看见的,只是他不清楚两人为什么会遇到一起,又说了些什么,只好朝沈欢热情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朝父亲打了一个手势。

  “妹婿,你怎么来了,几日不见,二哥都有些想你了。”

  自己回来几日都没有去找上官若雪,现在遇到了她哥哥,沈欢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讪讪一笑。

  “二哥,小弟想你了,便来寻你呗。”

  上官羽指了指已经朝另外一条街走去的上官然,笑道:

  “妹婿,你和那人认识?”

  “不认识!”

  沈欢摇了摇头。

  “刚才在路上偶然遇到的,不过那位大人还真不错,没想到我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他都愿意帮我!”

  “不认识?妹婿,你知道他是谁吗?”

  人家女儿都嫁给了你,你居然还说不认识老丈人?

  上官羽哭笑不得之余,又感觉有些无力,虽然他清楚沈欢并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但这也太扯了吧。

  偌大一个京城,人口没有一百万都有八十万,居然翁婿俩还能在这种情形下相遇!

  “他是谁,很有名吗?”

  沈欢没有看出上官羽的表情,还一本正经的问了出来。

  上官羽哑然一笑。

  “有不有名不重要,关键他是二哥我和小妹的父亲啊!”

  “啊!”

  沈欢闻言一个趔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二哥,你说他......他是若雪的父亲?”

  “嗯,”

  “那......那小弟不是太失礼了吗,居然遇到,遇到他老人家,嗯,不行,我得追上去陪个不是!”

  先前的那个男子,自己即使不看在上官若雪的面上,单凭他和上官羽上官锐的关系,那都是应该以叔侄之礼相见的,没想到居然这样草草的敷衍了几句,沈欢感觉一阵无话。

  再说上官然也是,自己已经告诉了他名字,他居然还一个劲的装傻,让自己闹了这么一个大的乌龙。

  这究竟是对自己不满呢,还是老头子的恶趣味?

  这边,沈欢满脸无辜相,那边的上官然则心中升起一丝小小的自得,哼,你把老子的闺女都骗到手了,老子让你吃吃瘪总不过分吧。

  这是上官然最真实的想法,其不关乎社稷,不关乎官场,他只是以一个父亲的立场向沈欢表达一种有些好笑的情绪而已。

  翁婿俩的第一次见面,上官然对沈欢的观感还算不错,在抛开沈欢其他的能力不谈,单说其容貌也是能配一配自己女儿的,至于现在沈欢在想什么他一点都不在乎。

  “上官兄,上官兄!”

  正当上官然满含微笑的走着的时候,萧翰墨乘着一顶小轿从后面赶了上来,见上官然没有听清自己的招呼,他又喊了一句。

  “上官兄,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坐轿子一个人回家啊!”

  “哦,是子仪啊,为兄先前在想事情,没有听见你的招呼,见谅,见谅!”

  这次上官然终于听到了萧翰墨的声音,急忙转身朝萧翰墨歉意的告罪起来。

  “上官兄,小弟看你满脸笑意,是不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萧翰墨让下人停了小轿,来到上官然身旁笑道。

  “没,没有!”

  上官然想起女儿和萧如冰的事情,急忙否认道:

  “今天在部里坐了一整天,为兄想走走路,活动活动筋骨,没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萧翰墨不疑有他,点头道:

  “也对哈,我们都这么一帮老骨头了,枯坐一天还真的有些累,也好,既然上官兄愿意走走,那小弟也陪陪你。”

  “哦,对了,先前小弟看见二公子了,看见他正在和另外一个年轻人在那儿说话!”

  “是吗,为兄走得急没有看见犬子。”上官然半真半假的道。

  “真的,当时小弟见他和那个年轻人说得正亲热,小弟便没有招呼他,怎么,那人是二公子新结识的朋友?”萧翰墨轻笑道。

  “这,为兄不甚清楚!”

  见上官然言辞中有躲闪之意,萧翰墨再道:

  “上官兄,听说侄女若雪回来了,怎么她这次回来也不来找我家冰儿玩呀!”

  还玩,两姐妹没有成为仇人打起来都算好的了,还玩个屁呀,知道其中内情的上官然一阵无语。

  “呵呵,估计雪儿这一趟舟车劳顿了,不想出门吧,我想过些时日她会去你家玩闹的!”

  见上官然打起哈哈来,萧翰墨也陪笑了一阵。

  “也是,若雪不像冰儿那样身子骨硬朗,出去一趟肯定是累坏了,再说在绍兴她又碰到了那么一件为难的事情,心情多半不会太好,呵呵,对了,她和你家准备怎么处理那个临时夫婿沈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