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反派为我尽折腰 > 第324章 国师大人超猛的(3)

  四目相对,碰撞出的不是爱的火花,而是滔天的怒意。

  风长喻怒瞪着压着自己的男人,冷冽的开口:“原来国师大人还有入室强奸的爱好。”

  赵怀瑾眉头一挑,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

  风长喻强装镇定的看着赵怀瑾,用挑衅的语气道:“虽然国师大人皮相不错,但是光看就知道外强中干技术很差,所以以后国师大人别再学人家入室强奸了,毕竟你不行。”

  “你再说一次?”风长喻的话激怒了赵怀瑾,声音没了戏谑,脸上的笑更为放肆。

  恰好是这种笑,才让风长喻觉得吓人。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和惊怕,风长喻抬手拍了拍赵怀瑾的肩膀,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道:“奴才建议国师大人先娶个夫人回府练练技术,积累积累经验再出来玩,要知道,现在的女人都不好伺候,更别提奴才这种五根不全的太监了。”

  “你找上是不是?”他眯了眯眼,笑着说出来这几个字。

  风长喻感觉到了下面支起的东西了,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被上了,在老虎还没彻底发威之前,选择认怂。

  “奴才知错,国师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好不好?”

  赵怀瑾这人,吃软不吃硬,喜欢听好话,尤其是喜欢听风长喻对他服软说好话。

  见赵怀瑾还是没任何言语,也没从他身上下来的意思,接着服软。

  “国师大人,看在我们是老相识的份上,就饶了奴才这一回吧!”

  “要想我原谅你可以,你必须得答应我,上国师府伺候我。”赵怀瑾说着,一只手轻轻理了理风长喻额前的碎发,动作温柔至极。

  被人温柔以待的感觉太好了,风长喻有那么一瞬的失神,就呆呆的望着赵怀瑾,宛若灵魂都被吸空。

  “沉默就代表答应。”说着,他直接把脑袋埋在风长喻的脖颈里,轻缓的呼吸,没有再说话。

  好半晌风长喻才回过神来,他微微转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轻轻推了推,“大人?您睡着了?”

  “叫我怀瑾。”

  风长喻情不自已,“怀瑾……哥哥……”

  这一声怀瑾哥哥拖着长长的尾音,如古琴琴弦,拨动了赵怀瑾心头的一根弦,让他所有理智都崩塌。

  薄唇动了动,喉结上下滑了滑,赵怀瑾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喉结,最终还是没忍住,轻轻含住了。然后就是温柔的舔舐,一寸寸的移挪,直至嘴唇......

  风长喻本想挣扎,奈何双手刚撑上赵怀瑾的胸膛,就被他抓住按在了头两边,只能任由他掌控着自己。

  赵怀瑾就像是甘甜的泉水,风长喻就像是干旱的沙漠,一遇到他,就像渴了许久,不停地吞咽着他的唾液,再一边迎合。

  那滚烫的手慢慢伸进了风长喻的裘衣,在他胸前的两颗小茱萸上或重或轻的揪捏,惹得风长喻轻喘连连。

  但好在这些娇喘都被赵怀瑾吞进了肚子里,不然定要被人听了去。

  也不知道前戏了多久,风长喻的脸已经酣红得如熟透的苹果,身子也随着那手微微躬起,像只煮熟的虾米。

  赵怀瑾终于停止了亲吻和撩拨,他鼻尖对着风长喻的鼻尖,微微喘着粗气,笑着道:“还说你五根不全是个真正的太监,你看看,都石更了!”

  自己的东西自己那能不知道,风长喻也不想这样的啊,奈何宝贝太不争气,被撩拨几下就石更得吓人。

  他别过脸去不看赵怀瑾,再加上脸颊上的酣红,这模样看在赵怀瑾眼里就是小姑娘似的娇羞。

  不过,他却喜欢得很!

  低头,在风长喻的脖子上亲吻,道:“十安,以后就跟着我吧,我永远是你的怀瑾哥哥,好吗?”

  “如果当年我知道你家出事,就是腿走,我也会回来保护你的,可当年他们没人告诉我京城发生的事,直到我回京的前几天才得知,但那时候已经晚了,我的十安不见了,我马不停蹄回来找你,派人寻遍了各个地方,没想到十安就在身边。”

  “你知不知道,在夹道见你的时候我好开心,那种开心比小时候你亲了我一口还要开心。”

  “十安,我很想你,来我身边吧,求你了。”

  脖子上湿湿的,有温热的液体滴落,风长喻转头,下巴抵上赵怀瑾的头顶,淡淡的开口:“你是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我是低进尘埃的掖庭太监,身份有别,就注定不能在一起。”

  “不,十安永远都是十安,我一个人的十安,我喜欢你,就是你十恶不赦我也喜欢你,你也是我的心头肉。”

  风长喻没说话,沉默着,任由男人在他脖子上亲吻点火。

  又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响起了低低的声音,像是祈求。

  “十安,能再叫我一次怀瑾哥哥吗?”

  “怀瑾哥哥......”

  而后,男人又吻上他的脖子。

  吻得很耐心。

  似乎想软化他的身体和消减他的抵抗。

  慢慢的,风长喻的脑子里一片混沌,似乎连无感都彻底丧失,只能软软的躺着,随着男人的撩拨难耐的扭动身子。

  直到痛楚瞬间侵袭全身,蔓延四肢百骸,他才猝不及防闷哼一声,身体痛苦的颤抖……

  “痛......”

  不知过了多久,赵怀瑾才满足的离开风长喻的身体。

  因第一次太过疼痛,又没有更多的开垦,所以赵怀瑾动作的每一下,他都觉得自己要死了,再加上赵怀瑾又一直含着他的唇纠缠不放,别说挣扎,就是呼吸都异常困难。

  他像死了那般一动不动,赵怀瑾在他唇上又啄了一口,手温柔的理那被汗打湿的头发。

  “十安,我得走了,得趁着太子还没醒来赶回去,不然要出乱子。”

  风长喻还是一动不动,只会微弱的呼吸。

  “今天我就着手办让你到国师府伺候的事,乖,等到了国师府我再好好补偿你,刚辛苦你了。现在我必须走了,等我来接你。”

  男人穿好衣服消失了,风长喻闭上眼休息,动都不敢动一下,因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