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富贵盈香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遇刺

  富贵盈香第一卷·一痕沙第三百三十五章遇刺队伍行进了半个月,遇到了一场大雨。

  夏季本就雨水多些,但这一场雨来势汹汹,很快冲垮了路面不说,更甚者还有些山体滑坡的迹象。

  向来力大无穷很活泼的沈秋檀,这一回晕车了。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晕马车,是最近的生活太好了么,让她都变得娇气了起来?

  李琋在外头骑马,细密庞大的雨水落在他的身上脸上,风雨声太大,他问道:“距离最近的村子或者驿站还要多久?”

  “原本还有小半个时辰就可以到下一个驿站的。”

  “现在呢?”

  “前面正在清理被泥浆和乱石埋住的道路,清理完就可以继续前行了。”回话的人几乎用吼的。

  雨势太大,明明还不到黑天的时候,整个天都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

  黑暗笼罩,马儿嘶鸣几声,李琋环顾四周,摸摸的握紧了手中的剑。

  马车踩过一块大石头带来的颠簸,让车上的沈秋檀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沈秋檀有些生气,到底是怎么了?要变身就快变身吧,再这么折腾下去,她怕是还熬不到北川,人都要挂了。

  “娘娘,您没事吧?”

  山奈扶着沈秋檀免得她撞到,白芷急忙清理车上的秽物,沈秋檀一把推开山奈:“去看看懋懋的车如何了?这里不用你管。”

  懋懋车上有木香和望山,说起来也是放心的,但沈秋檀心里总有些不太踏实。

  沈秋檀打开帘子,外面黑压压一片。

  忽然斜前方一处,有金属的光芒,恰好被沈秋檀捕捉到。

  来不及犹豫,她已经跳了马车,身后是白芷的惊呼,以及秦风的吼声:“保护王爷王妃!”

  黑暗里,一群数量不少的刺客现出了身形。

  沈秋檀抄起斧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砍了两个再说。

  任谁做长途车都会觉得无聊憋闷,何况她已经坐了半个多月了,加上最近不知为何总有些燥意,她整个人早就憋坏了,如今有人找砍,她哪里会放过?

  王府亲兵之前有很多都没见过沈秋檀的模样,只远远的看一眼知道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又知道王爷对王妃的宠爱,所以当秦风一喊保护王爷王妃的时候,并不知王妃已经冲下马车,反而十分迅速的来的一群亲兵,守在马车周围。

  马车里的白芷欲哭无泪,王妃娘娘早都跳车了,可外面的护卫一圈接着一圈的围着马车,风雨声太大,她的话根本没劝走这些人,后来刺客见马车被紧密围住,知道里面是重要的人物,便杀的愈发狠了。

  如此以来,马车周围聚集了一圈又一圈的亲兵,外头是一圈接着一圈的刺客。

  而白芷干脆不喊了,以自己为诱饵,别人都以为娘娘在里头,刺客的力量都集中在马车周围,那娘娘反倒是能更安全一些。

  马车在队伍的中部,而之前李琋骑马在队伍的前半部,当李琋带着人手解决了前半部的刺客之后开始回援。他心里有些慌,秋檀最近一直打不起精神来,千万可别出什么岔子。

  他吼道:“去,快着些,回援,保护王妃!”

  秦风喊了声“是”,不需再做暗卫的秦朗却拍了拍亲哥的肩膀:“你们看那里!”

  随着他一指,众人凝目望去。

  只见细细密密的大雨中,昏暗不明的光线里,有一人手持一把金灿灿的巨斧,巨斧所到之处,蒙面刺客瞬间开膛破肚或者身首异处。

  她站在尸体堆上,有些烦躁的将遮挡住视线的额发往后撸了撸,而后又是一斧。

  这……还有别人保护?

  虽然光线不很清晰,但熟悉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沈秋檀。

  李琋策马冲上去,秦风秦朗也带人围上来,沈秋檀周围的此刻很快被解决掉。

  沈秋檀挥舞了一把斧头,倒在地上。

  李琋连忙下马:“秋檀,你没事吧?”

  沈秋檀开始出了一口憋着的气,但后来敌人太多,她自然也耗费了不少力气,自觉有些疲倦,此刻见李琋来了,却不想叫他担心,闻言只道:“我无……无……”

  “小心!”尸体堆里有个刺客还没死透,沈秋檀背对着刺客看不到,秦风一众可看的清楚,却只来得及惊叫一声。

  沈秋檀回头,看着从尸堆里冒出来的刺客,胸口一阵翻腾:“呕……”

  稀里哗啦吐了那刺客一脸,同时李琋的剑刺入刺客的前胸。

  刺客:……死的太惨了,太恶心了。

  秦风一众:好惨一刺客。

  李琋却没有去管,他急忙去看沈秋檀,沈秋檀解释道:“晕车了,刚才在车上就吐了一回,对不住……呕!”

  接着又是一阵儿,但似乎没什么可吐的了,再吐都成了干呕。

  联想起沈秋檀最近身体的异样,李琋心里有些慌乱。

  嗜睡、暴躁、不思饮食,如今都直接吐了!

  莫非是种了什么毒?

  “崔恩呢?”

  “崔大夫和殷长史在后头的马车里,如今已经被冲散了。”秦风回道。

  “留一两个活口,其他的都杀了。”

  “是。”

  雨渐渐小了,天跟着明朗起来,局势也已经控制住了。

  战况最激烈的马车周围已经被清理出来,白芷壮了壮胆子踩着马车周围的尸体走了下来,正迎上轻点人数的殷律斗。

  律斗对她颔首,她也点点头,便去找沈秋檀的影子。

  沈秋檀靠在李琋身上,将头埋进他的怀里,这种动作平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但现在她一看到满地的尸体和尸体碎块,总忍不住又要吐。

  不一会儿,秦风和殷律斗一起过来了:“殿下,对方共出动了五百人,都是好手,我们伤亡了一百六十七名兄弟。”

  对方是想出奇制胜,而己方靠的是人数。所以刺客们以为王爷和王妃在马车里之后,几乎是不惜全力,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马车周围,以至于这边伤亡也最惨重。

  李琋叹气:“前面的路清理出来了么?”

  “差不多了。”

  “嗯,继续赶路,留下一部分人,将折损的兄弟好好安葬,性命籍贯都记下来,补偿其家属。”

  “是。”

  李琋抱起沈秋檀,之前他们的马车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已经被鲜血染透,雨水都没能冲刷干净。

  白芷的裙角上都是血,李琋点点头:“该赏。”

  而沈秋檀似乎特别疲倦,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

  李琋将她放在沈长桢的马车上,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驿站。

  律斗和秦风统筹众人的安置,李琋带着沈秋檀到了驿站准备的房间。

  见秦风不在身边,便问秦朗:“崔恩呢?”

  “在给受伤的弟兄收拾伤口。”

  如此,李琋点点头:“你护卫王妃安全,我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