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当初恋变成了女方家长

第八百三十八章 当初恋变成了女方家长

  “棒棒,你说,以前的青君多可爱啊。”

  “我觉得现在更可爱。”

  “以前她呆萌呆萌的鲁莽无脑多听话啊……”

  “这叫记忆美化,你那时候难道不是想抽死她?”

  “……好像有点。”

  半空之中,一人一球缓缓降落。

  秦弈在下,流苏在上,看上去跟牵着个气球往下降似的,实际上是流苏摁着秦弈的脑袋把他叉回去,不然秦弈可能要躲在天上不下来了。

  当自己的初恋变成了“女方家长”……这画面实在没脸看。如果写个都市文……e……

  终究不能一直赖在天上,丑女婿还是要见姑姑,呃不是,姑父还是要跟姑姑交流侄女的治疗方案,以及她查案子的结果。

  李青君抄着手臂靠坐在树下,秦弈落了下来,笼着手蹲在她面前。

  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李青君忽然“扑哧”笑了:“从认识你开始,你都是一副很淡定的臭屁样子,这可能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缩头缩脑的弱气。你还说你不贪她……”

  秦弈举手:“实话实说,我真的没那本意。便是昨晚入梦,梦中她那啥,我都是推拒的!”

  “入梦?”

  “嗯。”秦弈认真道:“她的情况非常复杂,是这样的……”

  秦弈一五一十把有关天帝之事都说了,连昨晚无仙以为在做梦于是光着求欢的场景都没瞒,也没瞒自己为了刺激天帝而抱着亲了无仙,所有细节事无巨细都说得明明白白。

  实际上对于真正信任的两人相处,就不该有什么好瞒的。以前不敢随便泄露流苏身份,现在流苏自己都被天上人知道了,那还有什么问题?

  当女方家长这个大BSS其实是自己老婆的时候,摆平BSS的方式是与常规有很大区别的……越是说得详细,越是体现当时真的没有龌龊念头,青君是明智之人,反而不会吃那干醋,会抓住事情的真正重点。再遮遮掩掩的反而是大小两个头都要被她锤爆。

  顺便还详细到把明河轻影的前世也都说了,毕竟前世也都相关。

  果然这个决定很正确。

  李青君听了,那种气得要炸的神情慢慢收了,变得很是凝重。

  远古,天帝,太清。

  太清转世……

  虽然这把无仙为什么生而知之的前因后果完全对上了,甚至连无仙的性格与气运都可以一定程度从这里找到承续,早年的困惑算是完全得到了解释。可这完全无法带来解谜的喜悦,只会让人惊恐。

  此世历来应对前世今生的事情很多,原本大家挺习惯的,本也不觉得这有啥大不了的。

  因为到了无相都已经接近不灭了,会灭的是身躯,阳神终究还是有办法保留的,就像远古那只螣蛇死了那么久还有本能意志留存。所谓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在凤皇的六道轮回还没彻底运作之前,谁也没法让无相堕入轮回。

  也就是说以往的转世,最高也就乾元圆满的等级,如玉真人这种基本就是天花板。此前连无相转世都没听说过,太清就更不可能了,毕竟太清就那么几个,一个个都还以某种形式活着,根本不算死,自然没转世可言。

  一般情况下,开启前世认知已是晖阳,而前世最高也就乾元,这就有得撕了,鹿死谁手很有悬念。

  到了明河轻影前世展现,已经非常非常特殊了,她俩都不止是无相,堪称伪太清。当需要应对这种级别时,结局就非常难料,连天枢神阙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出乱子。

  结果自家孩子更恐怖,是真正的太清,可能还比一般太清更变态。因为天帝带着伤都能诱杀烛龙,足证太清之间也有差距,天帝这种有极大可能是太清圆满,最少也是个八九层。

  那是什么概念?脑补都补不出她全盛时期会有怎样的表现力。

  古往今来谁家有过这么恐怖的前世?如何能应对得过来?

  若非李无仙自己的意志和智慧也不俗、并且秦弈流苏这组合也足够特殊,换了别人索性躺平等着迎接天帝复苏就是了,没啥可挣扎的。

  这样的前提下,这场战争确实是很难再择手段的了,有一丝机会都要抓住。

  如果真的能激得天帝提前出现、及时封魂,那以“做梦”的形式亲亲抱抱的确实算是可以接受的范畴,反正无仙自己只当是做梦,不涉真实,醒来一场春梦了无痕也就是了。

  “正因为如此,我之前亲她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秦弈委屈巴巴:“只要你我不说,无仙也只会当一场春梦,相对于救命而言这不算事。更进一步我也没打算干啊,我自己心里也有坎过不去的,我怎么也不可能把你和青麟兄当不存在啊!”

  李青君叹了口气,沉吟不语。

  她相信秦弈这话是真心。秦弈再怎么说,这个人品还是有的。

  只不过当无仙自己喜欢师父的时候,事情就立刻复杂了起来。

  李青君很早就猜疑过这件事了,只是她以为少女终究会知羞,恋上师父兼姑父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口?等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淡了。想不到这一病倒,却把所有的线条集合在一处引爆开来,事情终究演变成了这副德性。

  头疼。

  “至于这个招婿……”秦弈蛋疼地道:“我也知道我赖着这种名额不像话,可如果真搞出什么美少年和无仙对上眼的话,我在梦中怎么接近她?强行吗?”

  这回轮到李青君傻了眼。

  这么一说好像是啊……

  如果无仙喜欢上了其他男子,梦中见到秦弈也不肯和他亲热了,那秦弈怎么刺激天帝?

  靠强吗?

  李青君嘴唇蠕动了好一阵子,才满脸的质疑:“这个什么天帝,真实职业是僚机?”

  蹲在秦弈头上的流苏大乐,脸上都冒出了红光。

  李青君看了它一眼,暗道你乐个啥,你的僚机程度比天帝有过之无不及好吗?当初是不是你怂恿他泡我的……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别红光了,换个颜色可好?

  她终究没心思去惹流苏,只是叹道:“按你这么说,我这边追查的也是一个诱因,并非白费劲?”

  “对,你这边的事情也很重要,若非这个狗屁巫法,绝对不会激起天帝这么严重的反弹,简直是点了炸药桶一样。”秦弈问道:“你查出什么了没?”

  “已有线索,排查到了那个太监往常出宫的几条路线。”李青君道:“那还是照此分工吧,我循几条路线继续追查,你……你就负责天帝吧。”

  说到最后,那语气无奈得无法形容,那感觉简直就是在说:老公,你去猥亵我侄女吧。

  简直日了狗。

  秦弈倒是更重视她的安全:“你这边追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能用远程不接触的巫法,就能透过我的萨伽大阵对一位腾云修士生效,能用此术的人想必修行不会低。这样吧,萨伽大阵已经撤了,羽裳隔绝真空的意义不大,我让羽裳去助你。”

  “你可别小看我……”李青君蓦地警觉:“你该不会是为了支开羽人姑娘,为了偷吃那只蚌?”

  流苏点了个赞。

  秦弈捂着脸:“都说了我对无仙那是为了救人,我现在到底已经成了个什么形象啊!”

  救人……天知道救到最后成了什么样,灵魂交缠呢!李青君想吐槽,却实在不知道说啥,最终只留下了两个叠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