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女总裁的兵王高手 > 第514章 想想自己的处境吧

  “入口就在那个衣柜里!”

  蒋思涵带着马明辉他们走进一楼西侧的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卧室后,一抬手就指了指正对着一米八宽的那架大床对面的白色衣柜。

  雷军和火凤迅速上前,分别站到那个两米多宽的实木衣柜旁边。

  海棠却是二话不说,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就是一阵猛射。

  “哒哒哒”的弹头撞击声,以及“叮叮叮”的弹壳落地声,迅速在众人的耳朵里交汇。

  马明辉理解特战队员看到战友牺牲却无助相救的那种心情,所以此刻任由海棠宣泄着她心中的愤懑。

  尹宏在地洞内听得上面的枪声,估计他们藏身的这个地洞就暴露了,当即吓得抱着双手缩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这个地洞虽然有二十多平米,里面放着大床和食物,以及一台落地风扇,和其他一些摆设,但是它是一个死洞,与外界并不相

  通,当初谢东升买了这里修建了这个洞穴,不过是想用来供自己“金屋藏娇”的,没想到“娇”没藏住几个,今日却可能沦为他的葬身之地。

  “妈的,怎么会这样?这个地洞不是只有阿东知道吗?就连尹宏和两个后补保镖,也是刚刚才被带进来的,那么又有谁知道衣柜里的暗门呢?”

  谢东升边转着脑子边在洞里乱转,猛然地他才想到自己带了那个姓蒋的小姐来这里面寻欢作乐过,可自己跟她在这里面玩了之后,就直接将她从三楼推下去淹死了啊,难道那个女人又活过来了?

  妈的,真是大意啊!

  听着上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谢东升这时才想到关掉地洞里面的电灯,就在他关灯之前,他才发现洞内的另外三个家伙已经抱着头缩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去了!

  “妈的,怎么会有你们这帮废物!”

  看着这三个窝囊的家伙,再想想昔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的阿东和阿升,谢东升瞬间又泪流满面。

  洞外,海棠对着穿衣柜的几扇门扫了一个弹夹的子弹后,几扇木门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分别站在衣柜两边的雷军和火凤见

  海棠换起了弹夹,而柜子里也是死一般的沉寂,估计就算有人在里面也被打成了筛子;于是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快速拉开了两边的木门。

  没想到火凤刚一伸手,她那边的衣柜门“哐”地一声就掉落在地了。

  蒋思涵站在马明辉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扇让她还心有余悸的衣柜,当她看到柜子下隐隐露出的那个白色活动拉板时,赶紧指着那里大叫道,“就是那里,洞口就在那里,把那个白色推板往左边推开,下面就有一个大洞。”

  “我来!”

  不等屋内的人作出反映,杜鹃就一个箭步,跨到衣柜之前;只见这妞快速弯腰,左手将那白色的推板使劲一推,右手已经麻利地从身后摸了一颗绿色手雷出来,“斯拉”一下,将手雷的拉环拉掉,二话不说就扔进了地洞内。

  “轰!”

  几秒钟过后,地洞内就传来一声闷响。

  站在屋子内的人感觉到都在地摇山洞了一般。

  随着“啊”地一声惨叫,一股白烟也从洞内缓缓地冒了出来。

  郑超咧嘴笑道,“看来谢东升那个孙子真的藏在里面。”

  “既然他在里面,那就让他再尝尝被炸的滋味!”

  海棠一声冷喝,跟着也从后腰摸出了一颗手雷。

  当这妞就要拉环的时候,马明辉赶紧上前阻止道,“等等——万一里面还有人质怎么办?”

  “应该没有了——这幢屋子是那个谢东升的行宫,昨晚只有我陪他,其余的都是他的狗腿子。”蒋思涵看着马明辉那犹豫的眼神,赶紧上前说了一句。

  火凤随即对海棠命令道,“那就不用担心了,扔吧!炸死那个王八蛋,免得咱们下去的时候被打了黑枪。”

  “去死吧!”

  海棠得到命令,随即将手中的手雷扔了下去,马明辉这时也不再说二话了。

  “轰,轰!”

  又是两声闷响传来,原来海棠扔了一颗手雷进去后,火凤也随之丢了一颗进去。

  这次,爆炸声响起后,洞内冒出的只有一股浓烟,却再有没有惨叫声和吆喝声了。

  “下!”

  火凤报仇心切,迫不及待地就想要下到地洞内查看里面的伤亡情况。

  马明辉又伸手阻止道,“再等等,等烟散得差不多了再进。”

  说着,这小子又举起手枪朝里面试射了一番,确定没人还击后,才咧嘴笑笑,“看来里面没有活口了!”

  “那我先下去了!”

  火凤说着就要往地洞里跳,谁知一直蹲在衣柜边的杜鹃却第一个跳了进去。

  洞内已经没有了灯光,没有手电是根本看不清里面状况的。

  杜鹃跳下去后,立即从背包内摸出了一个强光手电,往余烟还未散尽的屋子里一照,就发现四具被炸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散落在一张大床四周。

  看来这四人是真的死翘翘了!

  杜鹃正要朝洞口大叫,不料火凤,马明辉,雷军,以及海棠都陆续地跳进了洞内。

  “来,看看咱们的谢少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雷军跳下来后,就迅速去辨认四具尸体;还好,谢东升的一条腿被炸断了,不过他的脸还能认出来,这小子的确在里面,而却已经断气了!

  “妈的,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面。”

  看到尸体里还有尹宏的面孔,马明辉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跟黑牛闹翻了,就来投奔这位谢少了呗!”

  雷军呵呵笑了一声。

  马明辉在屋子内转了一圈,目光很快落在了屋子西北角的一个矮脚保险柜上,走到这个保险柜跟前扫了几眼,这小子很快掏出身上的“万能钥匙”将柜子打开了,虽然里面只放了少量的现金,不过马明辉却从里面取出了几分资料和几张转款凭证。

  “回头查查这个账号的转款记录。”

  见几张转款单的转款账号都是相同的,马明辉随手将一张五十万的转款凭证递给了雷军。

  这时,地洞口子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等几人爬上去一看,才发现是夏卫国带着一大帮刑警队和特警队的人赶来了。

  原来郑超担心他们几个不是谢东升他们的对手,所以在冲进村子前,偷偷地打了报警电话。

  夏卫国冲进村子后,发现22号院子外竟是一些被打了弹孔的尸体和围观的群众,心里就格外不是滋味啊,板着脸就问马明辉,“姓马的,才几个小时不见啊,你就给我搞这么大的动静出来!你怎么把人全打死了啊!居然一个活口都不留!”

  “没办法啊,他们一心想着搞死我,我是被迫还击的啊!”

  马明辉耸耸肩,摆出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

  韩向东看了看被打得像筛子一样的衣柜门,怒不可遏地盯着马明辉问,“是谁让你们开枪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开杀戒?”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样的问题?”

  马明辉两眼一斜,眼中一道寒光迅速闪过。

  韩向东内心猛然一惊,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聂兵捕捉到这个细节,赶紧叮嘱韩向东道,“向东,少说两句。”

  “队长,我——我也不想说啊,可是这些人——”

  韩向东嘴角一真嗫嚅,仿佛还有难以道尽的千言万语。

  雷军又一声冷笑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打死了你的财神爷,断了你的财路,所以心里分外不爽啊?”

  “你——你胡说八道!你这是诬陷,无中生有,小心我告你诽谤。”

  韩向东气得不行,若不是看到这么多人站在面前,估计这小子都要捋起袖子跟雷军干仗了。

  “好了,小韩你少说两句吧!”

  夏卫国看出韩向东跟这些人不对付了,假装瞪了他一眼后,又一脸严肃地对马明辉说道,“马小子,事情搞这么大,你今天总得跟我回去说上两句吧?”

  “你老人家发话了,我还敢不遵命吗?”

  马明辉呵呵一笑,偷偷地将火凤拉到一边,迅速从裤兜里掏出刚刚搜到的那些资料,在她耳边轻声交代了几句,火凤连连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份资料,麻利地揣进了自己的背包内。

  韩向东一直注意着马明辉的举动,当他发现火凤取下背包往里面塞东西时,赶紧上前喝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把它交出来!”

  “你一个刑警队的副队长在这里瞎逼逼什么?”海棠早就看不惯了韩向东的德性,走到这小子身边,直接将冲锋枪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胸脯上。

  杜鹃也挺了挺身子上前喝道,“我们队上的事,你们有什么权利插手?”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见对方气势汹汹的,而公安局这边的人却冷眼旁观一样,韩向东好不尴尬啊!

  “呵呵,韩副队长,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就不要到处装腔作势,你最好想想自己的处境吧!也许,这几天就是你在警队最后的日子了哦!且行且珍惜啊!”就在这个时候,马明辉忽然拍了拍韩向东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