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重生世子爷 > 第625章 落水

  重生世子爷正文卷第625章落水没有人理会紫儿的想法,更没有人为她解答,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肖玉儿身上。

  肖诚原本准备好的人工呼吸取消了,只是急切的呼唤肖玉儿的名字,心里有一万个疑问这会一个也不敢问。

  肖诚有点怀疑是不是事情败露,若真是事情败露,为何沐飞雪如此镇定,还是说失手了?

  不可能啊,他们在家研究了很久,怎么拖人下水都是试验了又试验,几乎是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的计划遇到沐飞雪失手啦,因为沐飞雪变了,自打李东阳上次偷窥被发现后,沐飞雪为了自身安全开始认真修炼。

  李东阳送她的秘籍可是宝贝,不是烂大街的货色,而且还是专门为沐飞雪准备的,修炼起来事半功半。

  短短功夫沐飞雪已经踏入玄阶,在凡人中也算是个小高手,那身手可不是肖玉儿能比的。

  沐飞雪是性子单纯,又不是傻子,知道有人害自己,想要躲开还是很容易做到滴,轻易从肖玉儿的手臂下逃开了。

  这些肖诚不知道啊,还在思索哪儿出了问题,并不关心肖玉儿会不会冻坏。

  太医过来后看着冻的脸色苍白的肖玉儿,再看看围观的众人,一阵摇头,这些人只知道看热闹,倒是不担心把人冻死。

  就这么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还不如在水里泡会呢,赶紧指挥宫女把人抬进房间,太医担心人还没救回来先冻死了。

  肖诚听到动静也回过味来,寒风一吹顿时感觉透心凉,太监一看这模样好心引路,请肖诚去换衣服。

  同时这边的事情也被人传进了杜贵妃耳中,杜贵妃到底是个宫斗高手,只一耳朵就听出了其中的猫腻。

  再加上宫女重点描述的地方,那肖诚一个外男怎么会刚刚好出现在那儿,还刚刚好知道落水的沐飞雪,切!

  好个肖家,敢在她眼皮低下玩手段,行啊,真是给他们脸啦!杜贵妃顿时把肖家给恼上了。

  一个自称为清流的侍郎,天天叫着不站队,他们中立,你倒是继续清高啊,你清高你还算计沐家的小姐。

  想到沐飞雪,杜贵妃眼前一亮,沐家的力量可不弱,如果能嫁给儿子就好了,肯定是儿子夺嫡路上的一大助力。

  只是让沐飞雪做正妃好吗?杜贵妃低头盘算,做正妃肯定不行,儿子的正妃得杜家的女儿做,这点不用考虑。

  只是侧妃沐家愿意吗?呵呵,不同意有什么关系,只要手段玩的好,沐家不同意也得同意,杜贵妃想到这儿忍不住笑了。

  肖诚兄妹倒是给提了个醒啊,看来还要谢谢他们呢!杜贵妃讽刺的想着,脸上的怒色已经消失无踪。

  张妈妈扶着沐飞雪走了,紫儿小心翼翼跟在后面,心里怕的要死,也知道今天回府后有的受了。

  湖边的事情已经传到了沐夫人耳中,知道出事的是肖玉儿,沐夫人这才稍稍出口气,只是想到女儿还未回来,难免担心。

  正要派出大丫鬟去找人,就看到张妈妈扶着沐飞雪过来,沐夫人赶紧上前把人拉到身前寻问。

  张妈妈凑上前小声说了几句,沐夫人的脸色当场拉下来,戳戳女儿的脑门,到底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训女儿。

  香草走过来寻问沐飞雪有没有受惊,这二人关系也不错,只是香草不喜欢四下玩,又担心宴会上出事,这才一直缩在林氏身边。

  听到湖边的事情,香草脑海里过了一遍,就知道这是有人玩手段呢,要不然好不整的怎么会掉进湖里。

  她们都是大家的小姐,一个个惜命着呢,就算是玩游戏也不会靠近湖边,除非有人故意引导。

  沐飞雪勉强笑笑,并没有细谈湖边的事情,也没告诉香草是撞哥出手救她,与香草说了几句,就随着沐夫人回座位了。

  这会各家夫人都把自家的孩子叫过来,叮嘱她们别乱跑,今天男人女人在一个园子里,太容易出事了。

  再说倒霉的肖玉儿,被人抬进房间,宫女帮她换了一身衣服,太医这才上前扎针。

  肖玉儿并没有喝太多水,会晕倒一来是冻的,二来是吓的,此时太医三针下去肖玉儿就悠悠转醒。

  太医开了方子叮嘱宫女煎药,随后又叮嘱随后赶来的肖夫人几句,起身离开了。

  太医虽然官位不高,但是性子还是挺傲滴,并不会讨好肖夫人。

  待太医走后,肖夫人一下子变脸。

  没有寻问女儿有没有惊着冻着,出口就是责怪肖玉儿怎么办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办砸。

  肖玉儿那叫一个委屈啊,她哪知道沐飞雪会突然逃走,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因为沐飞雪离场,这才失去控制。

  至于自己会掉入湖中,肖玉儿也不想啊,只是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偏偏掉进了湖里,她能说什么呢。

  母女的对话被外面的李东阳听进耳中,李东阳冷笑。

  没想到这事不仅是兄妹二人的合谋,中间还有肖夫人参与,就是不知道肖侍郎有没有参与呢。

  果然是好日子过久了脑抽,肖侍郎这官是不想做了吧。

  原本就不是什么忠君的家伙,现在又算计上了飞雪,得想想怎么收拾肖侍郎。

  李东阳摸着下巴悄悄离场,回到凉亭时许俊才等人还在,这会聊天内容已经变了。

  他们几人居然在聊落水的事情,不得不承认这几个家伙也够八卦的。

  “撞哥,你回来了。”许俊才发现后立刻笑着叫了一声,拍拍身边的位置请李东阳坐下来。

  “聊什么呢?”李东阳坐下笑问,手里还晃着一支梅花。

  许俊才看着梅花嘴角抽抽,敢在宫中随意折梅的也就这位吧,他们可是只敢看不敢折。

  “在聊肖诚兄妹呢,我们在猜肖诚这是看上了哪家的小姐,这么暗搓搓算计别人,可惜推算了,这会怕是已经成为笑柄。”

  张浩摇着手里的折扇,大冷天摇折扇也就这个风骚的家伙能做出来。

  “是吗?你们怎么知道他们在算计别人?”李东阳故意问道,眉梢眼角都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