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妙手医春 > 第九十九章 创造机会

  何大小姐同何二小姐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厚脸皮外加没有自知之明到了极致,这也是萧望之为何对何二小姐态度温和,却对何大小姐不屑一顾的原因。

  他是个男人,自小熟读四书五经,修习君子之道,对一弱智女流实在是拉不下脸来指摘,没料到何大小姐能脸皮厚到这种地步,跑到他家里来指手画脚他的亲戚。

  她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多大脸?

  正想开口呵斥,身旁的少女却已然先他一步迈了出去,朱唇紧呡,脸上挂着几分他少见的不悦。

  她竟然也会生气……

  萧望之愕然之下,竟然不厚道的想笑。

  只是嘴角微微勾起,忽然想到想笑的似乎不是时候,又努力将嘴角平复。

  怔了这么一刻,他也就没有出声制止。

  何大小姐在家里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哪里不是人让着她、捧着她跟她说好话奉承她,今日竟然被人怼了,她当即就怒了,转头一看,却见有个少女朝她缓缓走过来,面色淡淡。

  她身后负手立了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很难不吸引人的目光。

  何大小姐目光越过少女,贪婪地在男人身上转了一圈,脚一跺,瘪起嘴巴来娇声喊道:“望之哥哥,这是谁啊,她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她并没有看到秦妙言。

  作势还要扑上去,萧望之就一侧身灵巧的避开,不言不语。

  何大小姐扑了个空,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即脸像猴子屁股似的红了起来,在原地愣愣的站着。

  秦妙言上前几步,拉了魏晴好的手:“魏姐姐,你没事吧?”掏出帕子来给她拭泪。

  魏晴好心头顿时一暖,接过帕子来按眼睛,不好意思道:“妙言妹妹……要你看笑话了。”

  “魏姐姐这是说什么,你就是我的姐姐,妹妹怎么会看姐姐的笑话?”秦妙言说道。

  魏晴好神色黯然的低下头。

  何大小姐说的那些话虽然直白难听,但也真是戳中了她的心事……是啊,她的家境的确是比不上萧大公子,还整日肖想着他会愿意多看自己几眼。

  秦妙言轻声一叹:“不相干的人说的话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更何况还是别有用心。”

  何大小姐一听当即不乐意了,大话噼里啪啦的就往外蹦,丝毫不考虑是什么场合。

  “不相干、别有用心——你……你胡沁些什么玩意,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你又是哪里来的穷酸玩意儿,我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她一边说还一边步步紧逼,转眼间来到了秦妙言面前,抬起手来要掐人。

  秦妙言毫不畏惧,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微微一笑:“何大小姐想要教训我,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少女容貌端庄秀丽,一张莹白的脸上满是客气的笑容,声音轻柔,说出来却是这样一番话……何大小姐平白无故有种被长辈教训规劝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她心虚。

  这个秦妙言,怎么还在萧家死皮赖脸的呆着……还是和萧大公子一起过来,当着他的面羞辱自己。

  何大小姐气红了脸,只是对着她却也不敢造次了。

  她是蛮横,却不傻。

  “你先放手……你、你拉我做什么!”何大小姐想要挣脱,却惊觉少女虽然生的柔弱,力气却是出奇的大,她一时竟还挣不开。

  秦妙言趁她忙的不亦乐乎,只轻轻一撒手,何大小姐就因为用力过猛后退了数步,差点歪倒摔个狗吃屎。

  幸好身后有双大手扯住了她,何大小姐感激道:“谢谢……”转头去看。

  萧望之只是下意识的拉了一把,可此刻低眉看着眼前这张无限放大的脸,涂满脂粉,味道冲鼻,忍不住别过头去皱眉,手轻轻一松,何大小姐这下是彻底摔了个狗吃屎。

  她的丫头忙喊了声:“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何大小姐被丫头扶着,狼狈的爬起来,委屈的想哭:“望之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下次可以少涂些脂粉。”萧望之本不欲开口,只是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不放,默然一刻,只好如实说道。

  何大小姐:“……”

  竟然被嫌弃了!

  她涂成这个鬼样子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竟然还被嫌弃了!

  一口气差点就上不来……何大小姐想起之前在怡园,她也是如此的自取其辱……这是个什么世道啊!白贴你你都不要!

  她掩面大哭着跑了出去。

  哭声渐远,耳边逐渐安静了下来。

  萧望之往前走了几步,看着眼前两个少女,目光不经意的从秦妙言身上转到魏晴好的脸上。

  “该道声歉的,表妹受惊,是我们萧家照顾不周。”

  魏晴好紧紧地攥着秦妙言的手,见他在自己面前低头,羞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是、是我没有事先打听好……表哥家里还有、还有别的客人。”

  萧望之说道:“她算不上是什么客人。”

  有丫头匆匆的跑过来:“秦姑娘!秦姑娘你原来在这儿啊,公子也在……”

  萧大夫人命她来寻秦妙言,她去了秦妙言的院子才知道秦妙言去给公子诊脉,谁知去公子的院子转了一圈没见到人,说是出去散步了。

  她来回的转了好几圈,刚才在花厅门口瞅见何大小姐从里面冲出来,木香姐姐正满脸无奈的安抚她才知道……原来秦姑娘和公子都在里面了。

  萧望之明了:“你下去吧。”

  丫头这才松了口气,应诺退下。

  三人杵了一会儿,萧望之想到既然魏晴好是来看望她的,便想告辞离开,留给她们姐妹叙旧。

  “公子!”谁知秦妙言偏偏叫住了他。

  萧望之转过,疑惑的看着她。

  秦妙言温声道:“公子,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事,就先离开了。”

  她若是走了,身为主人,萧望之当然要留下照看客人。

  魏晴好没料到秦妙言会这么说,当即傻了眼:“你、你去哪儿?”

  她是想凑运气邂逅萧望之不假,但、但来瞧她也是事实呀。

  这么久没见,也是真的想她了……魏晴好不解的看着秦妙言,对着她少女鼓励的眼神,她慢慢的反应了过来,俏脸飞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