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不是混子 > 第五百一十六章放了你

  将沈程程送到蒋苏哪里,眼看着对方又被蒋苏带去见小飞,尤滑刚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尽管接下来一半还有很多不可控,但他却很欣慰,毕竟他的对手是小飞,狡猾如狐的小飞。

  清晨,如往常一样,尤滑刚从自己租住的和天马相对的假日酒店里走出,然后去买一些平常的日用品,虽然现在有外卖,以及跑腿,但一个人长期住在房间里,是会被压抑的难以自己的,更何况他也不想引起酒店人员的怀疑。

  走出酒店的大堂,戴着棒球帽的尤滑刚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这种天气,只要是白天出门,戴着遮阳帽都是平常,有些人更是将头脸脖子都遮起来,以防止自己晒黑!

  不过尤滑刚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酒店的五分钟后,五辆奥迪停到了酒店门前,下车的俊朗男子身边跟着一脸忐忑的俏丽女孩。酒店的大堂男经理,不经意的抬头,看到这名俊朗的身影,瞬间呆愣,因为对方居然是在他对面的,开阳道上的传奇人物,以至于慌忙迎过去。

  半个小时后,尤滑刚提着各种吃食,回到酒店,其实很多买的东西他都不喜欢吃,例如肉松面包,以及纯牛奶,但他必须这样,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酒店的大厅很正常,前台招待看到他依然是懒洋洋的扫了一眼,这让尤滑刚松了口气,然后快步走入电梯。只是在电梯门闭上之后,酒店巨大盆景后方转出的一道身影,看着上行的电梯嘴角露出了异样的笑意。

  1011号房门上已经挂上了已清洁的挂牌,尤滑刚用房卡刷开门,然后取掉挂牌走进房间。

  两张单人床,一座卫生间的标准间,是长期出差人员的标配,这也是尤滑刚掩饰自己长期监视对面某人的伪装之一。

  看着整洁的床单,以及空气中因为开窗透进来的清新空气,尤滑刚嘴角露出笑意,然后准备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监视设备,准备一天的监视,但哗啦一声从卫生间传来的马桶抽水声,让尤滑刚身体瞬间僵硬。

  他知道这不可能是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在方便,因为酒店有酒店的规定,她们就算是有特殊情况,也会就近的选择没有开出去的房间,而不是他这样长期有人的房间。

  出现这种意外,唯一的可能就是暴露了,这让他本能的去摸腰间的枪,但想到若是那个人的话,估计就算是摸枪也没用,所以他将手里提着的吃食慢慢的放在桌子上,然后拉出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卫生间的房门终究被打开,然后那道俊朗的,让尤滑刚无数夜晚咬牙切齿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让尤滑刚轻松一口气,然后冷冷说道;‘真的是你?’

  对于尤滑刚的冷冷质问,小飞并没有回答,而是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来的有点急,忘了上厕所,你不介意吧!’

  说着小飞径直走向尤滑刚,这让尤滑刚一瞬间神经绷紧,以至于控制不住的又想要去摸腰间的枪。

  但出乎尤滑刚的意料,小飞直直走来,并没有收拾他,也没有用枪指着他,而是和他交错的走到另一张椅子旁和尤滑刚并肩坐了下来。

  ‘抽一根吗?’

  二十来块钱一包的玉溪烟,这让尤滑刚突然想起了他和小飞在城郊的那个破房子里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个时候对方递给他的也是这个烟,不过那时候对方的那包烟,明显很是褶皱,显然在他口袋里已经放了好久!

  愣愣的接过小飞递过来的烟,愣愣的看着小飞用酒店里送的廉价火机帮自己点燃,尤滑刚突然有种荒诞的感觉,那就是对方似乎想要用一根烟毒死自己,不过随后他就知道这种可能根本没有,因为这样做,根本就没有直接一枪枪的打在自己身上,然后看着自己痛苦哀嚎然后慢慢死,来的过瘾,因为他想要打死对方的最理想状态就是这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抽着烟,小飞说了这么一句,这让尤滑刚捏着烟的手僵了僵,然后说道;‘谁知道呢,世事无常吧!’尤滑刚已经不如当初那样看到小飞就会竭嘶底里了,甚至就连对于小飞的仇恨也都像是在完成自己的一个愿望。

  ‘如果,如果,给你一次机会,我们的结局会不会改变?’

  ‘你觉得会不会改变!’

  尤滑刚突然冷笑,这让小飞沉默,然后说道;‘你的计划很好,用沈程程接近我,然后再利用沈程程的感情,让我以为一切都在掌控,然后轻身前来,却在房间里按上了ZHA弹,你真是心机深沉啊!’

  小飞的这句话出口,让尤滑刚终于控制不住的站起,猛然翻身到桌子下,果然看到他高价买来的那个东西没有了,这让他脸色一瞬间变得犹如死灰,然后又摇头笑了。

  ‘我其实早就应该想到,既然你来了,怎么可能会不将整个房间仔细的搜索一遍,毕竟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了,跟你打交道,还老是将你当成当初的那个小混子,是我太傻了!’

  尤滑刚捡起地上刚才吃惊掉了的烟头,然后丢进烟灰缸里,又从小飞放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然后给自己点上,在吐出一个烟圈之后问道;‘那你想要怎么对我?’

  ‘我答应过你姐,今后不会害你,所以我准备再给你一个机会!’

  ‘嘿嘿,义薄云天小飞哥,果然名不虚传啊!’

  尤滑刚冷笑,然后脸庞猛然扭曲;‘我需要你饶我一命吗,当初若不是我姐心软,你都不知道骨头渣现在还在不在,现在居然和我说这个,你简直虚伪!’

  这么多年,尤滑刚也想通了,当初自己姐姐要不是阻拦他和楠哥的话,那个时候的小飞必死,因为他根本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

  ‘我不想和你争辩,我希望你离开,永远,永远不要再回来!’

  ‘呵呵,你以为吃定我了是吗?’

  尤滑刚冷笑,这个时候房间的柜子打开,林庆之缓缓的走了出来,这不需要在说明,已经再告诉尤滑刚,他没有了反抗的机会,但尤滑刚却举着手,慢慢的摸到了自己的领口,然后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解开,这让小飞忍不住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