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龙悦荷香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专案除荷

  龙悦荷香第一百六十八章专案除荷叮冬一再嘱咐:“两位哥哥回禀公主之时,千万莫要牵连茶坊。”

  乐田、乐都最善迎合,早知曼陀恼恨青荷,更是投其所好,添油加醋,煽风点火:“茶坊那个舞姬,悄悄收留吴国奸细,半夜三更关起门来,密谋降吴灭蜀之计。”

  曼陀脸上大怒,心下窃喜:“正愁除妖没有借口,不易下手。小妖精便急不可耐,罗网自投。”

  二话不说,即刻调兵遣将,直杀蜀茶坊。

  眼看曼陀来者不善,定是前来抓人,青荷扪心自问:“捉拿谁啊?那还用问?当然是我!”

  青荷登时悔不当初:“当日何必逞一时之快,讥笑曼陀?她哪里是猫头鹰,远胜金翅大鹏!先是丧心病狂,暗中联合“三相”,将我扔进水牢。如今更是明目张胆,兴师问罪。我人单势微,岂非在劫难逃?”

  她怔怔看着满山茶树,陡然想起堇茶:“对了,定是堇茶之事泄露!告密者就是叮冬、听秋!你看,两姐妹不断对眼,她们的眼睛,何尝那般亮?只有坏事做尽,才会如此贼亮贼亮的泛贼光!”

  登时满心焦虑:“如此看来,曼陀比“峨眉三相”还要凶残,比“赤碧二子”还要恶毒!大事不好,堇茶不妙!”

  如此一想,青荷浑身战栗。急忙贴着弄玉耳畔,留下一句轻语:“玉姐姐,无论是谁,只要问起堇茶之事,你定要一问摇头三不知,好生保护自己!”

  不及弄玉反应,青荷已经拉起堇茶,飞掠而过,向后山逃去。

  小脚丫一边飞奔,小脑瓜一边翻腾:“前方就是阿斌家,不如就此安置堇茶。前日舍命营救阿斌,他爹娘感激不尽,自会对我言听计从。那里的羊肠小路,蜿蜒崎岖,曲径通幽;那里的悠悠翠竹,漫山遍野,铺天盖地,堇茶定能“隐在茶山中,云深不知处”。”

  她安置好堇茶,便欲即刻逃亡南虞。转念又想:“曼陀找不到我,难免气急败坏。听秋、叮冬一旁火上浇油,或许牵连弄玉。”

  心念弄玉,满心忧急,飞身急转,奔到山顶,向下急观。

  不曾看清敌情,忽闻身后恶风不善,数枚“峨眉阴阳刺”闪如骇电。青荷惊急无限,飞身躲闪,摔倒在地,连滚数翻。

  方才起身,一条银鞭,呼啸而至。青荷昨日恶战“赤枫子”,早已大耗真气。如今打斗,更是激发的她体内寒热双毒,先是东窜西窜,后又搅在一起,再也

  控制不住。想要飞身而起,只觉浑身乏力。

  形势本就危急,忽觉一股异香,迎面扑鼻,登时意乱情迷,一个筋斗摔倒在地。

  只觉背上一痛,耳畔传来曼陀冷笑之声:“小妖精!不好好在茶坊做工,却来四处游荡,可是与敌国奸细私通?”

  青荷趴在地上,迷茫之下,剧痛之中,一脸混沌,一脸无辜:“启禀公主殿下,民女本是蹲在茶丛,好好做工,拔草捉虫。”

  言未毕,就听一声冷笑,犹如发自冰河世纪:“启禀殿下,小妖精连基本种茶常识都没有!可见她一直偷懒耍滑,图谋不轨!茶树何须捉虫?茶树上的蚧壳虫极小,数量极多,捉的过来么?”

  青荷顺着声音举目一望,曼陀身旁,一左一右,两个彪形大汉,犹似威震天。自不必说,一个是乐都,一个是乐田。

  曼陀闻言,猛抽银鞭,怒火冲天:“你来捉虫,本宫便来捉妖!省得你一个妖精,祸害我整个缘城!”

  可怜青荷,鞭伤未好,又来找抽。强忍剧痛,继续装傻充愣。本来她就傻,自然装得成,若有现代看客,说不定一夜爆红。

  青荷强忍泪水,莞尔一笑:“殿下莫恼,民女刚入茶道,经验不足,尚需向各位大神请教。”

  曼陀气急败坏,狠命连抽数鞭:“本宫只问你一句!你把那吴国奸细,藏到了哪里?”

  青荷闻言更是痴痴呆呆,一声反问:“民女愚钝,还请殿下明言。不知殿下想要的,是何种卷席?是翠竹编的,还是蒹霞编的?”

  曼陀耐性极差,眼见她装疯卖傻,登时气炸连肝肺,唾碎口中牙:“将这小妖精,与我吊起来!吊在蜀缘街!临街示众!给我狠狠地打!”

  可怜青荷装傻刚刚入戏,就被高大威猛的乐田、乐都抓起,捆了双足,一根麻绳倒吊上黄桷树。据说那还是缘城的市树。

  青荷倒挂黄桷树,脚腕剧痛,肢体散架,身心分离,顿时寒气袭体,热气蒸心,又厥又慌。只觉黄桷树下无限恨:身太高,体太长,地心引力太嚣张。

  眼见她苦不堪言,曼陀满面欢颜,掩饰不住的残忍,熬忍不住的欢欣:“小妖精!你放心!无需本宫大开杀戒,自有杀你之人。”

  小灵狐眼见梦中女神饱受摧残,却敢怒不能言。它仰头看着青荷,突然鼓足勇气,急如闪电,一跃而至,伸脚蹬腿够她小手。

  青荷四

  体冰凉,热泪盈眶,探出小手,想要肌肤相亲,却不能如愿,只好心下悲叹:“多好的小灵狐!谁说有其主必有其仆?”

  曼陀抢过灵狐,扼在怀中,眼见天色已晚,再不逗留,喝令侍卫严加看守,飞身上马,扬长而去。

  倒挂金钟,青荷反倒有机会思索人性:“我见识过的极品恶人,比如“飞龙在天”,比如嘉王卓星,都是极尽阴险、不择手段。曼陀心胸狭隘、冷酷无情,与之相比,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番斟酌损益,不寒而栗:“曼陀何等手段?她想杀我,何须大张旗鼓?如此作势,定是另有企图!倘若如此,她给我谋划的结局,岂非比死还要恐怖!”

  静心思之,更觉黯然:“反正我身中寒热双毒,未必能活得长远。事到如今,找阿龙已是无望,生又何喜,死又何妨?”

  于是,蜀缘街上,黄桷树下,青荷做出两大决策:“首先,誓死也不妥协。事到如今,敌人凶残成性,示弱于事无补,反会被疯狂报复。其次,必须自我救赎。速速施展“蒹霞神功”,即刻缩骨,逃脱束缚,亡虞弃蜀。”

  一边苦练“蒹霞神功”,一边立下重誓:“西蜀是我霉运之地,若能转世轮回,就是做贼做盗做奴仆,做猫做狗做硕鼠,也决能不呆在西蜀!”

  苦练神功,忽生疑问:“只是,无冤无仇,曼陀因何几次三番害我?”

  她素来小脚丫不识闲,小脑袋却喜优哉游哉,如今被吊,小脑袋瓜充血,反能运转灵活,不光飞速旋转,简直就要开窍。

  刹那之间,听秋、叮冬描述的一幕幕八卦,在她小脑袋瓜里视线无缝对接:“曼陀曾是“飞龙在天”前妻,因夫妻不和,才改嫁卓幕。”

  如此一想,恍然大悟:“这对鸟夫妻,一对下贱坯。做夫妻为仇,离异后成友。曼陀生性好妒,她对我数次凌辱,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越想越怒,怒骂不断,:“可恨“飞龙在天”,更是邪恶到了极点!冷酷无情!灭绝人性!报德以怨!贪婪阴险!缺乏正能量!毫无正义感!”

  一番痛骂,陡然想起“飞龙在天”的铁杆粉丝丘山,更加满心愤怨:“傻瓜!左脑子进水,右脑子被夹!做男神不成,挑男神不会!认人识人,眼光太差,左挑右捡,选个人渣!脑子如此不灵光,就算肚子能吃能装,撑出帆船游艇,也当不上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