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小圣医 > 第七十七章 善良不好吗

  想到这里。

  李诗蕴的母亲,便朝叶青摇了摇头,劝道,“小叶!阿姨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家好,但是我听说那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在黔南省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工地上能赔10万块钱,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很多了,阿姨,谢谢你,你听阿姨的话,别去那工地了!”说完,并向女儿李诗蕴使个眼色。

  “是啊,班长!”

  同时,李诗蕴看到母亲的眼色,会意之下,也跟着劝叶青道,“班长,你就听我妈的话,别去那工地了!我知道班长在深城认识好多厉害的人,但是这里是黔南省,我怕你因为我爸爸的事情,再惹上麻烦!”

  “不去,为什么不去?”

  叶青看着李诗蕴,皱眉问道,“就因为那家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在黔南省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吗?”

  李诗蕴面色一僵,不知该怎么说好。

  顿了顿。

  叶青道,“凡事都要讲个理字,叔叔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先不说那工地赔偿给叔叔多少医疗费,他们工地上总要派个负责人留在医院,从头到尾关注着叔叔的伤势吧!”

  李诗蕴抿了抿唇,欲言又止,但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叶青,让叶青放弃念头。

  以她对叶青的认识来说,叶青是那种脾性温良,到见到谁脸上都笑呵呵的万年老好人,但,只要叶青认定的事情,就算是十匹马也都拉不回来。

  叶青看着李诗蕴的母亲,再次问道,“阿姨,你放心,我不会跟他们工地生出什么麻烦,我只是去找工地的负责人为叔叔讨要一个公道说话,最起码,也要工地负责人来医院慰问下叔叔!”

  “这……”

  李诗蕴的母亲,面露为难之色,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好吧!”

  犹豫了很久,李诗蕴的母亲见执拗不过叶青,缓缓说道,“那工地叫,锦绣嘉园,好像在西郊!”

  “锦绣嘉园……”

  叶青眯眯眼,对李诗蕴母亲说道,“阿姨,您留在医院,我和诗蕴去去就回来!”说完,便拉起李诗蕴的小手,朝走廊外走去。

  “诶……小叶!”

  李诗蕴母亲见此,想再劝说下叶青,但见到叶青已经拉着女儿李诗蕴走远,只好作罢!

  出来医院大门。

  “师父,西郊,锦绣嘉园!”

  叶青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师傅目的地,便和李诗蕴一道赶去西郊的锦绣嘉园。

  约摸一个小时之后。

  司机师傅载着叶青和李诗蕴赶到西郊的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

  正是,李诗蕴父亲打工的工地,锦绣嘉园。

  “到了,那处工地就是你们要找的锦绣嘉园!”司机师傅一指斜前方尚未竣工的楼盘。

  “谢谢!”

  叶青向司机师傅到了声谢谢,付了车钱,便和李诗蕴下车,走去那处工地。

  此时已经是深夜,工地大门紧锁,只留有一道小侧门。

  侧门旁边有间铁皮搭建的门卫室。

  此时坐在门卫室里的门卫老头,见到叶青和李诗蕴过来,探头看着二人,问道,“你们找谁?”

  叶青道,“叔叔你好,我们来找一下锦绣嘉园的负责人!”

  “你们找老魏?”

  门卫老头看了叶青两人,问道,“你找老魏干什么?”

  叶青眯眼笑道,“叔叔,我们是公司派来的,过来找负责人了解一下今天上午发生了一起工伤事件!”

  “公司派来的?

  门卫老头狐疑的盯住叶青,问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公司不是已经派人来了解过了吗?你们怎么又来?”

  “对呀,下午的同事没向董事长汇报清楚!”

  叶青笑道,“董事长不放心,就又派我们两个再来了解一下!”

  “这样啊!”

  门卫老头犹豫了一下,见叶青两人好像也不想什么坏人,便看着叶青说道,“老魏就在第6间工棚,你进去找他吧!”

  “好的,谢谢叔叔!”

  叶青朝门卫老头道声谢,便和李诗蕴进了侧门。

  叶青和李诗韵顺着铁皮搭建起的一排工棚,一直向里走,一直走到工棚最深处,一直走到门卫老头说的那间6号工棚,两人站在门口,便听到里面传出打麻将的声音,

  “二万碰,一条,三饼,九饼……”

  “……”

  与此同时,还有两个男性粗狂嗓音传出来。

  “老魏,董事长派人送拿来50万给老李头,你私自扣下40万,就怕董事长知道了之后怪罪下来!”

  “怕个鸟,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老李头在医院里挺不过来,我留给老李头媳妇的10万块钱也足够买老李头一条贱命了!”

  “呵呵,也是啊!”

  “来来,到谁了,打牌!”

  “三万,二条,一饼。”

  听到这里,叶青面色阴沉的可怕,目光狰狞,恨不得一脚踹死老魏。

  他暗自咬紧牙关,在心里愤懑道,“瘪犊子简直不是人,他们公司的董事长给了50万医药费,那瘪犊子竟敢私自扣下了40万,只留给阿姨10万!”

  想到这里。

  叶青提膝拧挎,砰一声踹开工棚宿舍的铁门。

  工棚里,除了一些上下铺的铁架床,在靠里的位置有三张自动麻将机。

  见到出现在门口的不速之客,正在打麻将的三帮人,豁的一下,全站起来。

  其中一位膀大腰圆面目可憎的光头佬,瞪住站在门口的叶青,咆哮道,“哪里来的王八犊子?竟敢来老子的地盘闹事?!”

  叶青扫了光头佬一眼,淡淡问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膀大腰圆的光头佬,当先一步走出来,面色凶狠的盯住叶青,道,“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

  叶青淡淡一笑,道,“找你聊一聊李昌福那10万医药费的事情!”

  “哦!”

  光老头冷冷一笑,不屑道,“你小子原来是帮老李头找场子的,怎么?嫌老子给老李头的医药费不够?”

  “你觉得呢?”

  叶青眯眼笑笑,道,“我刚才在门口,听到你们有人说那董事长给了你50万的医药费,你竟然私自扣下了40万,只给了李叔叔10万医药费!”

  说到这里。

  叶青眯眼盯住光头佬,淡淡道,“我希望你把吃进肚子里,那原本属于李叔叔的40万医药费,吐出来,再跟我去医院向我李叔叔赔个不是!”

  “吐出来?向老李头陪不是?你他妈当我魏勇这么些年白混了?”

  光头佬不屑的扫了叶青一眼,凶相毕露,转眼一扫工棚里的建筑工人,吼道,“兄弟们,抄家伙给我弄死他!”

  “好嘞,老大!”

  齐刷刷站在光头佬身后的二十来个建筑工人,眨眼睛,便从工棚四处角落找来不少家伙事抄在手上。

  钢管,榔头,铁锹,婴儿手臂粗的钢筋……

  抄上家伙事,这些建筑工人,全都面色凶狠地朝叶青凑过来。

  “gnn!”

  为首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举起铁锹,一步跨出,便朝叶青头上砸来。

  “呵呵!没教养的东西,我来帮你们父母教教你们什么叫教养。”

  也不见叶青有任何动作,只见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伸出手,剑指一扫,虚空点指两下,那两位汉子便如遭重击,举着铁锹向后倒飞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

  两个汉子撞到铁架床架上,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卧槽!

  那么牛逼!

  那些建筑工人见到那两个汉子的惨状,脚下动作一滞,停下脚步,呆愣的看着叶晴,不敢再主动寻衅,

  光头佬魏勇,也给眼睑匪夷所思的一幕惊得愣了半天。

  此时见手底下的兄弟无人再上,便气急败坏的咆哮道,“上……都给老子上,给老子弄死这个小杂种,谁弄死这个小杂种,老子给他10万块钱!”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还真就有不怕死的出手。

  只见,三个身强体壮的青年抄起手上的家伙事,大吼着朝叶青劈来。

  叶青淡淡一笑,横起剑指,凌空虚点三下。

  那三位青年便如给人施了定身咒一样,举着家伙事儿,戳在了原地。

  如三尊石雕,丝毫动弹不得!

  太他妈吓人了!

  如此惊悚骇人的一幕之下,其他跃跃欲试的工人们,再也不敢动弹。

  “nimlb,老子偏不信你个小杂种的邪术!”

  “老子弄死你!”

  光头佬魏勇偏就不信邪,劈手夺过他身边一个青年手上的钢管,大喊一声就朝叶青砸来。

  光头佬魏勇手上钢管堪堪砸倒叶青脑壳。

  “草泥马!”

  眼见将要得逞,光头佬魏勇眼中已经露出一丝狠厉的笑。

  叶青呵呵一笑,后发制人,屈膝一矮身,躲过当头砸来的钢管。

  弹指间,便单手遮住光头汉子的脖颈,拎小鸡仔一样将光头佬魏勇,凌空半尺,提溜起来。

  “咳咳……”

  光头佬魏勇,只觉得喉管给一股巨力扼住,霎那间便因呼吸不畅而面色赤红。

  “很喜欢砸人脑壳?”

  叶青斜眼盯住光头佬魏勇,呵呵一笑,反手拿过光头佬手上的钢管。

  挥手间。

  砰!

  小儿手臂粗细的钢管,啪叽一下,砸到光头佬魏勇的锃亮脑壳上。

  魏勇锃亮的脑壳上,瞬间便鼓起一个大包。

  独角峥嵘!

  轻微强迫症加完美主义者,叶青盯着光头佬锃亮脑壳上的独角,咋看,咋不顺眼。

  挥手间,啪叽一下,又拎起钢管,照着光头佬脑壳砸了一下。

  双角峥嵘。

  嗯,不错,完美!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叶青眯眼笑了笑。

  松手将光头佬丢在脚下,叶青面色阴沉的俯瞰着满目可憎的光头佬,冷漠道,“魏勇是吧?不想给小爷打断你狗腿的话,现在立刻马上给你们董事长打电话,让你们董事长马上过来!”

  “打你mlgb!”

  魏勇倒也硬气,朝叶青吐了口吐沫星子,挣扎着就想站起来。

  只是不等话音落下,叶青微微一笑,抬起脚尖,踩住魏勇的左脚踝,如同碾蚂蚁一样,脚尖轻轻一碾。

  咔嚓……咔嚓

  工棚内便响起一阵骨头碎裂的刺耳闷响。

  “啊!wcnm!”

  与此同时,魏勇因左脚踝粉末性骨折,肥硕健壮的身体嘭一下,栽倒在地,额头冒出豆大汗珠,抱住脚踝狼嚎一样叫唤。

  “我来找你,只想好言好语的帮李叔叔讨要公道说法,非逼我用武力才甘心?”

  叶青眯眼盯住魏勇,笑呵呵道,“给你们董事长打电话,让你们董事长马上过来,不然小爷就再废了你另外一条腿!“

  “打,我打,我这就打!

  魏勇疼的浑身直打哆嗦,颤巍巍的摸出手机,拨通他们董事长的电话。

  叶青满意的笑笑,没再为难光头佬。

  电话接通。

  “喂,董事长你好,有个年轻人因为上午老李在工地出来意外的事情,来咱们工地要说法,那年轻人让您亲自过来一趟!”

  电话里,他们董事长问道,“那年轻人什么来头?”

  “不清楚!”

  魏勇紧皱起眉头,倒抽着冷气,哆哆嗦嗦道,那年轻人好像是个练家子的,手上功夫很厉害,好几个兄弟都得折在他手里!”

  电话里,他们董事长稍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说完,便挂了电话。

  魏勇颤巍巍收起手机,看着那位如同魔鬼一样的青年,强自镇定道,“我们董事长马上就到!”

  叶青眯眼问道,“马上是多久?”

  魏勇哆哆嗦嗦道,“大概半小时吧!”

  “很好!”

  叶青听完找了一张木椅过来,他抬脚一脚踩在光头佬的右脚踝,淡淡道,“如果你们董事长半个小时之后还没来的话,小爷我就废了你这条腿!”

  “在此之前,你若敢动一下,小爷就立刻废了你这条腿!”说完,叶青朝一直戳在门口的李诗蕴招了招手。

  “不敢,不敢!”

  魏勇真是怕了叶青,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班长……”李诗蕴过来站在叶青身边。

  叶青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光头佬,又笑眯眯的看着李诗蕴,道,“诗蕴,拿手机计时,过了半小时,告诉我,多一分钟,我就废他一节腿骨!”

  “嗯!”。

  李诗蕴乖巧的点点头,听话的拿出手机,开始倒计时。

  叶青又转眼瞟了光头佬一眼,摇头说道,“善良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