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冲破重围 > 第十章 初次交锋(二)

  刘宇峰介绍完自己,这几个人也逐次地介绍了自己。等他们都介绍完了,刘宇峰接着说:

  “这样吧,咱们碰一个认识酒,一口干它。”

  “等等,刘老板这样不好吧,你一杯酒和我们哥几个碰杯,不太合适吧!”黄三不高兴地说。李龙和杨宏炜给他投来欣赏的目光。黄三见状更是深受鼓舞,“这样吧,你一个一个认识,一人一杯,你干我们也干。”

  “这样喝酒合适吗?喝完这些酒,我还能坐在这里吗?你说呢,龙哥。”刘宇峰把目光转向了李龙。

  李龙正暗暗得意时,忽然刘宇峰话锋转到自己这里了。

  “啊,这样可能负担重点,但是平喝也不合适。”李龙干咳了两声说道。

  “既然龙哥说了,我刘宇峰也不是孬种,我喝两个你们喝一个,咱们碰两次。咋样?”刘宇峰大气地说。

  黄三瞅了一眼李龙,又看了看其他弟兄。他知道,他们哥几个都是酒徒,每个人都能喝上斤八的。可是他不知道刘宇峰是公斤量,而且喝了不耽误工作。

  “行,刘老板给面。好!咱们举杯,祝刘老板生意兴隆!”

  “干杯”其他人应和着。

  刘宇峰一饮而尽,其他人喝一半。

  有人给刘宇峰满上酒,第二杯下肚,其他人也杯杯见底。

  接着刘宇峰又和杨宏炜、李龙各干了一杯。

  这样刘宇峰其实就比他们多喝了三杯。李龙和杨宏炜喜上眉梢,他们是本地区有名的喝酒大王,别人如果干完三杯和他们再喝的话,没有囫囵的。

  他们错就错在太自信了,不懂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接下来,他们没有再刻意组织别人多让刘宇峰多喝,基本上都是平喝。结果包括黄三那几个早早就败下阵去,有的上厕所出不来,有的躺在沙发起不来的,有的直接成了“桌长”长在桌上了,叫不醒。你还别说杨宏炜和李龙确实挺有战斗力,一直再喝,但是明显眼睛有点发直。

  刘宇峰此时非常清醒,但是他故意装醉,说话舌头大了,身子也开始里拉歪斜。杨、李二人看着心里这个乐呀,“刘宇峰呀,刘宇峰就这两下子还想在社会混,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杨宏炜给李龙使了一个颜色,意思就是说开始办事了。李龙当然心领神会,也假装醉的不行了。

  除了那六位喝的不省人事,就剩下这三位,也开始装醉,一屋子的醉鬼。刘宇峰知道他们俩装醉,但杨、李二人不知道刘宇峰装醉。根据他俩估量刘宇峰1斤半酒是喝下去了,你可别忘了这酒是55度,一般人喝上7、8两就完犊子了,那六位不就是那样了吗?更何况刘宇峰比他们几个可不是多一杯两杯的,至少三杯,多则四杯,他量再大,还能比他二人大多少。

  人一旦自以为是,就容易犯错误。

  李龙晃荡着凑近要趴在桌子上刘宇峰,咋装躲着杨宏炜,对刘宇峰耳语了一番。刘宇峰睁开醉眼,“龙哥,你可别、别开国际玩笑了,怎、怎么可能,我都不是候选人了,怎么还能竞选村、村他妈啥主任,别、别拿我开涮了”。

  “兄弟,哎,我说兄弟,你不信哥哥实力呗,我不是给你吹,只要我一活动想让谁上谁就能上去,想让谁下,谁就得下去。你不就是一个例子、例子吗?”

  “可我都不是候选人了,我、我怎么能上去。”刘宇峰故意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个好办,我可以让给你呀!只要我不竞争,我再帮你活动活动。还不一样?”李龙一看有门,就开始把齐树山告诉他的招数使了出来。

  “哥哥,我还是听不明白?候选人还能让呀!”刘宇峰还是装作不懂。

  “咱们那张选票不是有一个另选他人吗?咱们可以活动活动,选我那些人不选我都选你不就行了吗?”李龙感觉机会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情不自禁地给杨宏炜做了一个“欧了”的手势,杨宏炜也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实在讲,刘宇峰真的不想竞选村主任了,可是李龙这么一说,他还真心动了。齐树山他们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哥哥,如果这样的话,我还有机会博博呗。”刘宇峰这句话还真是心里话。

  “当然可以了,上届村委会改选,兴旺村那个村主任就是靠“另选他人”上去的”。杨宏炜实在憋不住了,也凑到刘宇峰身边帮腔。

  “这样吧,龙哥你安排,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刘宇峰装着略带激动地说。李龙一看刘宇峰已经上钩。

  “咱们是哥们,我也不隐瞒了。主要是活动经费的问题”,李龙咋装不好意思地说。

  “活动经费?哦,我明白了就是活动需要的费用,好说。这个没问题,大约多少,你说个数。”刘宇峰开始惊讶,随机大气地说。

  “5—10万应该差不多吧,越多把握性越大”,李龙没想到这么顺利。

  “那就10万。”刘宇峰毫不犹豫地说。

  李龙愣是半天没说话,心里想,“这也太他妈的顺利了”。

  刘宇峰见他没说话,便问道:“是不是不够”。

  “够了,够了,你真的太大气了,这个村主任非你莫属。”李龙拍着胸脯说。

  齐树山给李龙说了,只要他答应你,把钱弄到手。至于选举嘛,你也不用管,他不敢说这个事,让他吃个哑巴亏。要说齐树山这个小子,当了这么多年村支书,没有帮助村民致富,但是坏心眼子倒是学了不少,身为一村书记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整人,也是很少见。

  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睚眦必报,当面微笑背后下刀子的手,很多人对他恨之入骨,可就是那他没办法,书记依然是他的,最为关键是有一个镇长铁哥们,就是丰和镇现任乡长胡德贵。二人关系非同一般,有人说,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当然是人们造谣,可是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第十一章《谁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