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六年制符学义务教育 > 第十八章 我用丸子砸死你

  “不能!”王梁摇头,“我数十个数,你等两人同时书写符文,诵念符文,开始最强考生的符斗!”

  萧明悻悻道:“好吧,先生也太不人性了!”

  王梁没理会他,喊道:“十……”

  萧明习惯性右手拿了符笔,蘸了符墨。

  “九……”

  一滴符墨不小心滴在符纸上!

  “八……”

  萧明把符纸换了,符笔也换在左手。

  “七……”

  “怎么办呢?”

  “六……”

  “要不就写几个记住的水符文吧……”

  “五……”

  “要不写火符文试试……”

  “四……”

  “算了,还是水符文吧……”

  “三……”

  萧明的思想斗争很剧烈啊!

  “二……一……开始!”

  王梁小旗往下一挥,“刷刷……”寒秋殇奋笔疾书,口中诵念道:“夫土者,大地之脊梁……”

  随着符文写出,符节吟唱,一个个土黄色光球从符纸上跳出,片刻间竟然凝结成一个石头的轮廓!

  再看萧明,左手固然流利的写了几个水符文,口中也诵念道:“夫水者,天地至柔所指……”

  “嗡……”四周突然起了风啸,一道道水丝疯狂冲出,萧明刚刚写出的符文早就飞出,凝做水浪!

  “符神啊,太厉害了!”

  “这……这是十三郎么?”

  “还说自己不是净浊十六部呢,平常孩童能如此调动水符?”

  “果然是最强考生,非萧明莫属……”

  整个演符场都沸腾了,这些考生几时见过对水符如此敏感的人啊!

  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千余考生群情激昂,等候萧明给寒秋殇至强一击时,萧明尴尬的停笔了!

  可怜的他就记这么几个水符文啊!

  萧潺潺忍不住喊道:“快,快写啊!”

  “快写,快写……”

  “快写砸死寒秋殇……”

  大家都在齐声催促,寒秋殇懵逼了,几时自己成了考生的公敌?他额头冒汗,一点儿不敢耽搁,一个个土黄色光球飞出,很快凝做一个状若拳头的大石!

  “这孩子太仁慈了!”严震青知道萧明高达四百九十九的恐怖战力,他忍不住手捏下巴胡须,笑吟吟的说道,“老夫越看越喜欢。”

  难不成,他不是忘记水符文怎么写了么?

  官学的徐尘晴再次怀疑人生。

  寒秋殇终于写完,他一双通红的眼睛,看向萧明,高喊一声道:“我才是最强考生,去……”

  “呜……”那凝做拳头的大石飞上半空,朝着萧明砸落!

  寒秋殇不过十二岁左右少年,他的土符文凝成的符相并不圆满,那石头飞在半空,与其说是拳头,不如说是丸子,夕阳如血的阳光照在其上,看得萧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肚子竟然咕噜噜叫了起来。

  突然间,萧明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他左手边是奋笔疾书,边是诵念道:“水中有酒宴,其上陈列有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萧明的吟唱铿锵有力,欢快灵动,吐字清晰,除了诵念超级快速,好似炒豆子般,就是特别有……食欲!

  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萧明这怪异的吟唱固然没能唤出更多的水符,但先前水光极速凝结,化作一个个大小不同的水丸子,这些丸子跟萧明脑海中某段记忆完全一样!

  待得萧明符笔一挥,好似酒席上的饕餮客举起镶金的筷子,一声大喝:“吃!”

  “噼里啪啦……”半空中翻滚的丸子朝着寒秋殇砸了过去。

  “噗噗噗……”

  丸子好似冰雹,砸破了石块符相,砸在寒秋殇的身上,更有一个状若大虾的丸子不偏不斜打在寒秋殇的额头。

  “噗……”寒秋殇翻身倒地,被砸的晕了过去!

  演符场,满场皆惊,所有人都长大的嘴巴,大的可以塞进去一个丸子!形势反转太快,谁都想不到萧明的符相居然能是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丸子!

  真是史无前例啊!

  寒秋殇居然被一个大虾丸子砸晕。

  “先……先生?”萧明怯怯的放下符笔,看看四周寂静无声的暮色,颇是害羞到,“我算赢了吗?”

  “赢?”王梁忍不住看向高台。

  严震青也傻了,说好的至强对决去哪里了?一顿丸子就可以称雄严家符学么??

  真……真是有辱斯文!

  严震青好不容易从脑海里想出一句话来!

  可偏偏的,萧某把寒秋殇打晕了,他真的是胜了!

  唉……

  丢人!

  严震青不知道一会儿考生们出去,满洛北城的人会怎么说,他只摇摇头,转身走了。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符神说得真没错!

  严震青可以走,严曦琥不能走啊!他求助般看看徐尘晴,徐尘晴的脸憋得通红,他想笑,可不敢当着严震青的面笑,此时严震青走了,他用手点点萧明,又点点头,然后蹲在高台上,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萧明胜!”

  严曦琥走到高台前,扬声道。

  “我去,这怎么回事儿?我是不是看错了?一堆丸子??”

  “我的符神啊,寒秋殇被一堆丸子砸晕,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吃丸子了!”

  “哈哈,这好笑,果然是个吃货,我喜欢!”

  “该死,幻化什么符相不成,竟然幻化成丸子,让我以后还怎么吃丸子?”

  一众孩童回过神来,大笑起来!

  随即有现身赶过来救治寒秋殇,有先生整治纪律,带着孩童离开。

  王梁也看看萧明,极其嫌弃道:“你赢了,快回去吧,等符学的录取通知。”

  “哈哈,多谢先生!”萧明大喜了,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见!”

  什么青山,什么绿水啊,这么小就这么不要脸的,谁想跟你相见啊!

  王梁几乎要掩面了。

  萧明可不在乎这些,他说完,扔下目瞪口呆的王梁,一溜烟儿从高台上跳下去,趁着学童们整队,先一步跑出了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