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四十七章、军备竞赛

  海军的造舰计划被弗朗茨否决了,不过1851年的海军预算,再次提高了一百多万盾,达到了1268.1万盾的高度。

  奥地利政府重视海军的态度可见一般,只不过再怎么重视,也改变不了奥地利是一个陆权国家的本质。

  1851年陆军军费上涨的更快,飙升到了6124.62万盾,大预备役战略正式启动,按照计划从现在开始,每年要增长20万预备役。

  1851年奥地利帝国的军费总预算,比1850年上涨了近百分之二十,战争的脚步正在临近。

  作为邻居俄国人的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奥地利政府呢?前不久尼古拉一世还以向远方扩张为借口,征收了一次战争税。

  如果没有俄奥密约,可能大家还会将信将疑,不能确定俄国人的战争目标。知道真相的奥地利政府,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把握确定俄土战争又要爆发了。

  既然如此,作为盟友奥地利政府自然要跟进了。要是没有俄国人打破局势,奥地利的战略如何进行呢?

  得益于俄国人的大动作,奥地利政府的提高军费支出,一点儿波澜都没有。在外界看来,这是正常反应,有毛熊那样的邻居再怎么警惕都是应该的。

  欧洲局势向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军备竞赛也是会传染,尽管俄奥都没有挑起军备竞赛的意思,不过大家还是跟进了。

  各国政府纷纷提高了军费开支,英国人例外陆军军备竞赛,他们从来都是不参加的。

  不是所有国家财政情况都那么好,财政困难的普鲁士王国,这次就没有跟进。

  腓特烈-威廉四世不是傻子,跟着俄奥玩军备竞赛,普鲁士王国根本就支撑不起。军费开支都超过财政收入的一半了,再增加下去就只能破产了。

  同样财政困难的法国人跟进了,法国政府虽然没钱,可是民间财团有钱,向银行贷款就可以了。

  这是老牌帝国的底蕴,有充足的财力保障,这也是为什么法国能够继英国之后,成为列强中第二个完成工业化的国家。

  比利时完成工业化时间和英国人很接近,不过他们的工业体系不完善,很多行业都不存在。

  尽管比利时先完成工业化,可是在工业实力上依然比不上几个列强,只是在部分领域有优势。

  维也纳

  费利克斯首相开口说道:“陛下,受俄国人备战的影响,除了财政困难的普鲁士王国暂时还没有动作,欧洲各国都开始扩军备战。

  就在一个星期前,在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的支持下,法国政府通过了扩军法案,法国陆军又扩充了五万,扩军完成过后,他们的总兵力就达到了43.6万,仅次于俄罗斯。

  对我们接下来的战略来说,法国人的威胁已经上升到了第一位,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准备好应对措施。”

  法国一直都是欧洲传统的陆军强国,和哈布斯堡王朝死磕了几百年,拿破仑时代法国陆军更是达到了巅峰。

  对于法国人,大家都是抱有十二分的警惕。在获悉了法国的扩军计划后,奥地利政府就立即召开了内阁会议。

  弗朗茨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不是小题大做,法国人的威胁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法国本土有多少驻军?”弗朗茨关心的问道

  法国兵多无所谓,他们的殖民地也不少,总是需要有人驻守的。关键是要看他们集中在本土的部队,这才是有可能对奥地利造成威胁的存在。

  费利克斯首相回答道:“扩军前是22.1万,扩军完成之后还不确定,最糟糕的情况是这27.1万军队全部留在本土。”

  弗朗茨松了一口气,等俄国人动手过后,英法肯定会给奥斯曼帝国帮忙,到时候法国陆军留在本土的显然不会有这么多。

  由于预备役制度已经烂了,法国人扩军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形成战斗力,这就是机会。

  最令他担心的就是法国政府恢复预备役制度,重回拿破仑时代,那种随时可以征招百万大军的战争动员机制,才是威胁最大的。

  显然,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在军事方面的能力不咋地。不然普法战争时期,也不至于只动员起来了22万军队,就匆匆和普鲁士人决战,被人家以两倍多的优势兵力揍的满地找牙。

  或许是因为输的太冤枉,战后法国人一直都不服气,英国人挑拨了一下,法德两国就变了解不开的死仇。

  弗朗茨不确定的问道:“如果法国人只是动用这么多军队干预,我们应该兜得住吧?”

  专业问题,还要专业解答。

  弗朗茨自认为还是有一定军事水平的,这个水平主要体现在战略上。如果具体到了战术上,指挥团级以下的战斗估计没有问题。

  现在这种动则数十万大军的战斗,还是总参谋长拉德斯基元帅更有发言权,他和巅峰时期的法国军队交过手,有亲身体会。

  拉德斯基元帅想了想后回答道:“陛下,现在的法国军队已经不是拿破仑时代那么战无不胜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消磨,早已没有了那种天下无敌的气势。

  兵力相当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和法国人进行决战。

  如果等巴伐利亚王国把铁路修通过后,再采取军事行动,那么一个星期之内,我们就能够打到巴登,将法国人挡在国门之外。”

  自从看到奥地利政府的铁路网战略过后,拉德斯基元帅就发现了铁路在军事上的巨大用途。

  既然铁路可以用来运货,自然也可以用来运兵,同时还能够有效提供后勤保障。

  南德意志地区不是龙潭虎穴,奥地利在这些地区经营了很多年。出兵几乎就是横扫,有民族主义者当带路党,这些小邦国想要抵抗都难。

  只要速度够快,不给这些小邦国勾结法国人的机会,就不会出现大的变故。

  甚至不需要太长时间,只需要两三个月时间,政治上摆平了各国领导层后,这些德意志邦国的军队还可以摇身一变,和奥地利军队一起抵抗法国侵略者。

  获得当地民众的支持后,奥地利就立于了不败之地。现在的法兰西,已经不是拿破仑时代了,可以一路横推过去。

  陆军大臣温迪施格雷茨亲王开口说道:“不光是南德意志地区,如果法国人出兵干预,也有可能和撒丁王国一起在伦巴第地区动手,使我们两线作战。”

  拉德斯基元帅摇了摇头说:“没有关系,他们打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

  如果法国敢把主力派去意大利地区,大不了拼着意大利地区不要,我们直接打到巴黎去。

  从距离上来说,我们还更占便宜。能不能攻占巴黎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和法国政府赌。

  我们赌输了大不了就是一个伦巴第,要是赌赢了,法国人要付出的代价就大了。”

  看着两人的争议,大家默契的没有参与。这正是弗朗茨想要的效果,陆军部和总参谋部要是一点儿矛盾都没有,他就要换人了。

  和信任无关,这是帝王平衡之术的本能。

  要是让手下人串通一气,那么他们就要欺上瞒下了,历史上被架空的皇帝可不是一个两个。

  同样也不能让手下人斗得不可开交,大家都忙着内斗,谁去做事啊?

  温迪施格雷茨亲王想了想后,反驳道:“法国人又不是纸糊的,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攻克呢?

  一旦无法攻克巴黎,战争陷入了僵局,法国人在本土作战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他们很快就可以动员数十万炮灰出来。

  这些炮灰部队没有经过训练,但是在保家卫国的时候,还可以靠士气弥补训练的不足。

  到时候受制于后勤补给,我们依然要徒劳无功的退出去,而丢掉的意大利想要收回来就难了。”

  拉德斯基元帅不甘示弱的说道:“就算是攻克不了巴黎,我们也可以让法国人元气大伤。

  他们人可以集中兵力保卫巴黎,其它的地区他们就没有守卫了,如果他们不肯妥协,我们就一路烧杀抢掠,毁掉他们的东北部地区的工商业体系。

  别的不敢说,制造几百万无家可归的流民出来,鼓动这些人去抢、去掠夺,将混乱扩散到整个法国去。

  他们国内都自顾不暇了,还能够不从意大利地区撤军么?就一个撒丁王国还有能力阻拦我们收复意大利地区?”

  果然老家伙都是狠角色,真要是这么干了,估计法国人估计十几年都恢复不了元气,而奥法之间又变成了死敌,未来的国际矛盾主流就是奥法矛盾了。

  如果让弗朗茨选择会怎么办?当然是干了,反正都成了敌人,做五十和做一百有什么区别?

  结仇就结仇,谁怕谁啊?大不了对英国人装孙子,不挑战海权就行了,奥地利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来自海上威胁几乎为零。

  干趴下了法国人一次,军魂就打出来了。统一南德意志地区过后的奥地利帝国,完全就是脱胎换骨。

  梅特涅当起了和事佬,笑呵呵的说道:“两位不要这么大火气,只要我们选对了时机,造成了既定事实,法国人很很可能会默认。

  他们又不是傻子,如果我在南德意志地区投入三四十万军队,他们没有同等的兵力,怎么可能冒险出兵呢?

  况且,法国人想要干预我们,最佳的出兵路线就是从莱茵兰过来,普鲁士王国敢借道给他们么?

  我们动手的时候,普鲁士王国多半也会跟进,法国人反对我们统一南德意志地区,难道就愿意看着普鲁士王国统一北德意志地区了?

  他们对德意志联邦在莱茵河以西的土地可是虎视眈眈,一个强大的普鲁士王国可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未来,在对付法国人的问题上,我们和普鲁士依然盟友。”

  听了梅特涅的解释,众人面色一喜。柿子找软的捏,欺软怕硬是这个时代的主题。

  法国人想要的东西又不在奥地利手中,就算是他们干预德意志地区统一,本质上也是为了利益。

  反而是普鲁士王国想要保住莱茵河以西的领土,不得不和法国人死磕。想要妥协?国内的民族主义分子答应么?

  弗朗茨慢吞吞的开口说道:“好了,法国人问题就此结束。现在的问题是欧洲各国的军备竞赛,我们的好邻居普鲁士王国已经撑不住了。

  看来这场普丹战争没有白打,短期内普鲁士王国难以走出困境,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俄国人发动战争的时间应该在1851年,最迟不会超过1852年,我们要不要把军备竞赛升级?”

  毫无疑问,欧洲大陆上陆军能够威胁到奥地利的国家,就只有俄法普三国。现在普鲁士王国陷入了财政危机跟不上了,这个时候升级军备竞赛就是俄法奥三国。

  费利克斯首相咬了咬牙说:“陛下,我们可以赌俄国人挑起战争过后,英法会出兵干预,统一南德意志地区的战机会出现。

  现在升级军备竞赛,先淘汰掉普鲁士王国再说,少一个竞争对手,我们就多一份成功的可能性。

  赌输了,大不了先实施巴尔干战略,怎么也不会亏!”

  怎么可能不亏呢?在费利克斯首相看来,不去西进德意志,跑去瓜分巴尔干半岛本来就是一项亏本的买卖。

  可是为了获得巴尔干派的支持,他也豁出去了。战机出现就统一南德意志地区,没有出现那就只能搂草打兔子,去巴尔干半岛弥补损失了。

  拉德斯基元帅激动的说道:“陛下,这个险值得冒,输了大不了就是几千万盾,赢了就是南德意志!”

  确实输了,大不了也就几千万盾的军费开支。这也不算完全浪费,好歹增加了军事实力。

  奥地利政府又不是铁头,要硬着头皮往上冲。

  要是国际形势不利,无法西进,还可以去南边欺负奥斯曼帝国,弥补一下损失。就算是俄国真跑去远东吃冰块,奥地利单干也不怂。

  想到了这里,弗朗茨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