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六十七章、权谋

  阿泽利奥首相心中一凉,他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表态太快,没有先询问国王的意见,引起了查理-阿尔伯特的不满。

  政治就是这么的微妙,撒丁王国也是君主立宪制,在这种情况下首相绕过国王做决定,查理-阿尔伯特要是没有反应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架空了。

  显然,查理-阿尔伯特不是路易十六那样的政治小白,政治水平至少也有90分,马上就开始敲打他了。

  想清楚这一切过后,阿泽利奥首相诚惶诚恐的说道:“陛下,眼下我们只要两个办法解决财政问题,要么征收一笔战争税,要么向国际财团借款。”

  查理-阿尔伯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骂道:“老滑头”。

  阿泽利奥首相的话只说了一半,“征收战争税”——向谁征收,总得有个范围吧?

  撒丁王国的老地盘早就征收过了,现在征收是针对伦巴第,还是全国范围一起收?

  这可是一项得罪人的差事,普通民众穷的叮当响,光压榨他们显然是杯水车薪,那么就只能向资本家、贵族伸手了。

  不要看撒丁王国的贵族、资本家似乎很爱国,还踊跃捐款,真要让他们掏钱了,就会发现事情不是那么回事了。

  诈捐门,到了21世纪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年代都还有,更何况是这个年代呢?

  作秀谁不会啊?他们能够做的甚至更多,捐出去一万里拉,回头赚回两三万里拉的比比皆是。

  向国际财团借款?现在谁肯借钱给撒丁王国?除了英国人外,现在还有哪个国家借钱给他们嘛?

  国际贷款,都是高风险高收益,没有政府参与,谁能保证收得回来啊?万一撒丁王国战败,他们找谁要钱去?

  找英国人借款,那么少不了要被敲竹杠,需要签订的卖国条约还不知道有多少,这种遗臭万年的买卖,没有人想做。

  “哦,既然首相心中已经有数了,那么就尽快落实吧!”

  查理-阿尔伯特毫不犹豫的敲定了结果。

  君主立宪制,不就是让国王放权么?现在他就放权了。总之,这件事情都和国王没有关系,全部都是内阁负责的。

  替老大背黑锅,这点儿觉悟阿泽利奥首相还是有的。不过,黑锅也不能自己一个背啊,阿泽利奥又不傻,当然要拉人下水了。

  “是,陛下!我回去就召开政府会议商议此事,尽快落实这件事!”

  查理-阿尔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首相把责任给接过去了,最后的黑锅是他自己背,还是下面的官员负责抗,这都不重要了。只要没有让他这个国王难做,那就是好臣子。

  “嗯,军费的问题,内阁负责解决,但是进攻威尼斯的军事行动也不能拖延,陆军部必须要尽快做好战争准备!”查理-阿尔伯特补充道

  “是,陛下!”陆军大臣李奇连忙回答

  国王的意思,他已经听懂了,不管有多大的困难,进攻威尼斯的战役都必须要先打起来,这是政治正确。

  至于怎么打,那就不一定了,集中全力进攻可以,派出小股部队试探性进攻也可以,必须要让外界看到撒丁王国的决心。

  李奇已经满足了,他为前线的军队又争取了一段时间,前期试探性的进攻,拖上个十天半个月,总不是问题吧?

  这前前后后的准备时间加起来,差不多可以把决战日期拖到六月份,新兵训练也基本上结束了。

  ……

  撒丁王国在准备,奥地利一方也没有闲着,拉德基斯元帅撤退到了威尼斯地区过后,首先就镇压当地的叛乱。

  处决了一帮首脑人物过后,维也纳政府又多了七万多人的免费劳动力,为了威尼斯地区的问题,这些人第一时间就被奥地利政府接走了。

  因为战争的关系,这些人维也纳政府都来不及进行仔细评别,就全部加入了修路大军中,为保障奥地利军队的后勤补给而努力。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威尼斯地区也稳定了下来,代价就是经济几乎陷入了停滞状态。

  不过,只要想想这里马上就要变成战场,那么也就无所谓了,战争时期还能指望发展经济不成?

  “元帅阁下,罗特斯爵士求见!”侍从官低声说道

  拉德基斯元帅微微一笑,说:“让他进来吧!”

  ……

  罗斯特向拉德基斯行了一个贵族礼,然后恭敬的说道:“尊敬的元帅阁下,罗斯特-霍尔德很荣幸能够和你见面!”

  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应该称呼爵位,不过相比爵位,拉德基斯更加喜欢别人称呼他元帅,罗特斯自然是投其所好了。

  “我也是,罗伯特先生今天过来见我是为了什么事?”拉德基斯元帅笑呵呵的问道

  罗特斯回答道:“元帅阁下,我今天是代表威尼斯商业协会来的,你知道这次叛乱中牵扯到了……”

  不待他把话说完,拉德基斯元帅就强势打断了:“罗特斯先生,叛乱分子是不会得到宽恕的,如果你想要为他们求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抓到了的首脑人物,基本上都杀的差不多了,没有抓到的人如果自首的话,到是可以宽大处理!”

  感受到了拉德基斯不怒自威的气势,罗特斯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这才是4月份,威尼斯的天气并不热。

  他不由庆幸自己一直反对暴力革命,没有参合到这次叛乱中,不然的话现在威尼斯的柱子上,又要增加一个人头。

  这次维也纳政府对叛乱分子可是下了死手的,即便是关系通天也没有用,抓住就杀根本就不给他们留下活动的时间。

  罗特斯吞吞吐吐的说:“不是的,元帅阁下。我怎么会给这些乱党求情呢?”

  拉德基斯元帅哈哈一笑说:“哦,不要紧张慢慢说。只要和乱党没有关系,那就一切好说,你父亲老罗特斯还和我是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这一惊一乍过后,罗特斯都有些后悔趟这一潭浑水了。作为一名贵族兼职资本家,第一身份依然是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