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四十九章、低配版‘‘打土豪’’分田地

第四十九章、低配版‘‘打土豪’’分田地

  1848年的奥地利,革命仿佛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潮流,到处都不太平。

  3月28日达尔马提亚地区发生了叛乱,好在不等奥地利政府派出军队镇压,当地人就自己镇压了革命。

  看着手中的情报,弗朗茨心里仿佛有一群草泥马跑过,这次发起叛乱的是当地政府组建的自卫军,帮助政府镇压革命的居然是当地的资本家和农奴。

  换句话说,就是贵族、民族主义者发动了叛乱,资本家和农奴把他们给镇压了。

  这次叛乱,主要是当地的贵族不满政府在改革中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在民族主义者的鼓动下,就傻乎乎的宣布革命了。

  这种蠢货,古今中外都不少见,弗朗茨已经见怪不怪了。

  每年奥地利都会有几个贵族酒喝多了,就宣布独立建国,酒醒了过后马上又取消独立的,跑过来向皇帝请罪。

  生在欧洲大陆,算是这些蠢货们运气好,只有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皇帝通常都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

  农奴帮忙镇压贵族叛乱,这是正常的。维也纳政府可是宣布废除农奴制,给了他们人身自由的,这些贵族居然想要继续奴役他们。

  那就不用说了,必须要镇压啊,这是为了自由而战。

  偏偏这帮贵族还将手中的农奴给武装起来闹革命,这也是弗朗茨认为他们是蠢货的原因。

  唯独令弗朗茨感到意外的是,当地的资本家们居然和维也纳政府站在了一起,还出人出力帮忙镇压了叛乱,而且还是那么的迅速,怎么看都像是提前有预谋的。

  甚至弗朗茨都怀疑,可能是贵族和资本家们说好了大家一起起来革命,结果资本家们见事不可为,转手就把他们给卖了。

  达尔马提亚在奥地利的存在感很低,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边疆省份,经济落后且不具备战略价值,很容易被人忽视。

  看着一脸懵逼的弗朗茨,费利克斯首相给出了答案。

  “殿下,这次达尔马提亚叛乱是地方政府贵族官员搞出来的,他们打着忠于皇室的旗号,想要获得更大的权利。

  在利益受损过后,这帮混蛋居然想要联合的里雅斯特一起叛乱,准备和意大利地区的叛逆一起建国。

  可是他们忘了,他们手中的国民自卫军是忠于帝国的,这次叛乱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并且,他们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在经济上严重依耐帝国,一旦独立当地马上就要衰落下去。

  资本家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和他们分道扬镳是必然的结果。”

  弗朗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估计更大的可能还是资本家们觉得造反的成功率太低,又无法获得更大的利益,就把战友给出卖了。

  为什么达尔马提亚的贵族会那么蠢,弗朗茨只能够归结于读书少、不学无术的饭桶太多,再加上利欲熏心,丧失了理智。

  “那么先派人过去抄家吧,同时对参加镇压这次叛乱的功臣进行嘉奖,还要立即执行废奴法案。

  免除有功资本家们今年的税收,拿出一部分土地,赐给参与镇压这次叛乱的农奴,死伤者都要发放一份抚恤给家属。”

  (废除农奴制的法案也需要时间执行,不可能马上就完成,所以农奴还没有全部被解放)

  弗朗茨这是在树立典型了,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什么动机,帮助帝国镇压叛乱的这种行为都必须要提倡。

  尤其是对农奴的嘉奖,必须要宣传出去,最好搞得整个奥地利人人都知道。

  这个时候,弗朗茨已经决定发土地了,发动工人、农民起来斗反动贵族、资本家,看谁还跟着他们造反。

  “殿下,这不好吧,给予资本家们奖赏就可以了,对于那帮农奴我们已经给予他们自由,没有必要再给土地了!”

  这个时候,费利克斯首相站在了自己的阶级立场上,他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这意味着如果皇帝获得了搞垮贵族阶级的武器,君主权利将会进一步扩大,而贵族在政治上的话语权将受到限制。

  “首相,这不是事从权宜嘛。意大利地区的叛乱还没有剿灭,那几个跳骚又想要趁火打劫。

  布拉格随时都可能爆发叛乱,加利西亚地区的波兰人也在蠢蠢欲动,野心勃勃的匈牙利人正在准备进一步分裂这个国家。

  现在我们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将这些乱党给一网打尽,对待功臣自然要奖励了,为此付出一点点土地又算得了什么呢?”

  毫无疑问,弗朗茨这是在装糊涂了。反正只要拿目前的局势说事,贵族就没有反对的理由。

  要是所有的贵族都没有参加叛乱,那弗朗茨还真的拿他们没折。现在有一部分贵族已经造反了,那么作为摄政的皇储,他就有理由怀疑贵族的忠诚度。

  在这种背景下,他扶持即将获得自由民身份的农奴,就解释的通了。

  这些人都是文盲,判断是非的观念非常的单纯,非黑即白。

  只要分给了他们土地,让他们吃饱了饭。那么未来数十年,这些人都会是弗朗茨最忠实的臣民,甚至他们的后代都会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拥护者。

  任何一个统治者,都是需要支撑他们统治的根基。目前奥地利帝国的根基是贵族,在很长时间都不会发生变化,弗朗茨只是在贵族后面加了一个农民。

  这些问题,只是政客们需要考虑,绝大多数贵族是不会想到这么远的,就算是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

  犹豫了一下,费利克斯首相还是选择了退让。

  和历史上不一样,现在他这个首相是弗朗茨任命出来的,在政府中的话语权没有那么高。想要像历史上那样,用相权抗衡君权,还是不要做梦了。

  见首相默认了,弗朗茨自然不会再咄咄逼人了。达到目的就行了,人家天天帮忙背黑锅也不容易,还是尊重点儿的好。

  然后奥地利版的“打土豪分田地”就开始了,不对是“镇压叛乱分田地”,不参与造反的,自然不用担心被分田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