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三十四章、慌乱的大公们

  霍夫堡皇宫中,收到了消息过后,一群皇室的大公们都在焦急的思考对策。他们不是不想跑,而是已经跑不了了。

  在局势失控前,维也纳宫廷正在召开秘密会议,考虑要不要撤换掉梅特涅首相,平息一下民众的愤怒。

  结果突如其来的大乱,打破了很多人的部署。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叛军,他们可不敢冒险离开。

  法国大革命的教训告诉了他们,叛军可不管什么贵族身份高贵,人家杀的就是贵族。

  实际上,这个时候只要宫廷卫队出去平乱,依然有很大的可能将这次叛乱掐灭在摇篮之中。

  可惜,这帮贵族中连一个敢担当的都有,没有人敢做出这个决定,甚至连出去指挥城防军平乱的勇气都没有。

  皇帝斐迪南一世的态度,已经可以忽略了,突然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这会儿癫痫症又犯了,不能指望来做决定。

  没有人想要背黑锅,安娜皇后也不傻,她从来都不喜欢参合政治,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表态了。

  身份仅次于皇帝的弗朗茨-卡尔大公,这个时候也吓得脸色惨白,要他做出决定显然是不可能了。

  唯一有点儿能力的路易斯大公,也没有能力应付这种大场面,否则在摄政委员会中也不会被梅特涅首相压制住了。

  “消息已经送出去了,最多两天时间,城防军就会回来平叛,命令部队坚守待援吧!”

  眉头紧锁的路易斯大公,最后还是做出了一个不是决定的决定。

  放弃维也纳逃跑?

  这个后果没有人能够承受,路易斯大公同样也承受不起。

  一旦放弃了维也纳,造成的影响就大了,搞不好哈布斯堡家族就要和法国的奥尔良皇室做伴,一起丢了皇位。

  这个时候,大家看着小孩子般的斐迪南一世,所有人都感到前途无“亮”。

  如果斐迪南一世是正常人的话,这个还可以召见叛军头目谈判,毕竟城内大部分的叛军是打着皇帝的旗号起义的。

  利用政治手段,还是可以拉拢部分叛军,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他们自认为政治斗争能力,不会输给一帮暴发户。只要在规则范围之内,大家就有得是办法应对。

  这对弗朗茨来说是一件好事,为了自身的利益,贵族们现在需要一个有为的君主,重塑君主威严保护他们的权益。

  ……

  维也纳叛乱的消息,已经传递到了弗朗茨手中,只是比政府命令晚来了一天功夫。

  “阿尔布雷希特,维也纳出事了,3月7日示威游行的对伍和拦截他们的军队发生了冲突,当天晚上维也纳就爆发了叛乱。”

  听到了这个消息,阿尔布雷希特脸色一变,急忙问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叛乱有没有被镇压下去?”

  弗朗茨摇了摇头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叛乱被镇压的可能性非常小,梅特涅首相已经老了,维也纳政府中可没有人有这个担当!”

  奥地利帝国已经老了,没有人愿意承担镇压叛乱的后果。

  皇帝不能正常主事,谁做出这个决定就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结束,搞不好还要蹲监狱。

  这不光是来自敌人的摸黑,还要承受来自内部的攻讦,什么侩子手、屠夫等等罪名要被扣上一大堆在头顶上。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成为替罪羊,在叛乱爆发的初起,很多人都会畏首畏尾,不敢下令进行血腥镇压。

  基本上都要等事情闹大了,大家都意识到了威胁,保守派才能够齐心协力的镇压。

  这是欧洲老牌帝国的共性,以巴黎革命为例,死亡人数仅仅是个位数,这哪里是在闹革命,分明就是一起村级规模的械斗。

  维也纳三月革命,差不多也是如此,叛军和政府军交火造成的伤亡,绝对没有地痞流氓趁火打劫造成的多。

  很多历史书上所谓的军队同情革命,在革命中保持中立,实际上是根本就没有人给他们下命令镇压。

  这个年代,”交通靠走,通信靠吼”,信息传递是非常不便的,初起没有下令镇压,等叛乱闹大了,想要镇压连命令都传递不下去了。

  这就是欧洲政治,底层军官们不敢做主,镇压叛乱要层层上报,等待内阁做出决定,等他们做出决定黄花菜都凉了。

  阿尔布雷希特叹了一口气,望了望维也纳方向,无奈的说:“那我们就加快速度吧!”

  “用不着!按照现在的速度,后天上午,我们就可以抵达维也纳,就算是加快了速度,我们也不可能在夜间发起进攻的!

  维也纳不会这么快陷落的,城里还有那么多警察和五千城防军,就算他们都是废物拖延一下时间,应该会没有问题吧?

  我已经给宫廷卫队下令了,让他们加强戒备,一帮乌合之众是攻不进去的!”弗朗茨解释道

  连夜行军是不可能的,部队必须要保持足够的体力,否则怎么能够保证战斗力呢?

  弗朗茨的军事指挥能力,虽然仅仅只是一般,可是“疲兵不可战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阿尔布雷希特想要加快速度,最主要的原因还在政治因素上。本来城防军外出训练,造成维也纳叛乱没有被及时镇压下去,他这个城防军司令官就要背锅。

  现在得到了消息,又没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在政治上又是污点。

  这些责任全部都会由他这个城防军司令官来承担,和弗朗茨是半点儿关系都没有,谁让他是主帅呢?

  这些问题弗朗茨也知道,但是现在他不可能冒险,稳扎稳打将叛乱镇压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背黑锅的问题,那个下属不替领导背几个黑锅?

  “可是,现在乱党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时间长了恐怕会成了气候,到时候就不好打了!”阿尔布雷希特想了想说

  “阿尔布雷希特,这个问题不用担心。我敢保证时间越长,乱党就会越发混乱,决定不可能整合起来的!”弗朗茨胸有成竹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