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十六章、酝酿中的大革命(求票)

第十六章、酝酿中的大革命(求票)

  能够建立维也纳体系,让欧洲大陆三十多年保持稳定,又在奥地利首相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二十多年,死死的压住了政敌,梅特涅首相怎么可能是普通货色呢?

  科洛夫特伯爵今天明显就是为了刺激他,只有受到了刺激,人才容易犯错误,梅特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这就是一个阳谋,梅特涅首相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这种压力不是科洛夫特伯爵带来的,而是奥地利保守派、还有维也纳宫廷一起施加的。

  弗朗茨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梅特涅不可能不知道,都不需要证据,只凭借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他就可以判断出来。

  早在一年前,弗朗茨就和他交流过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梅特涅想要保持国内的势力平衡,没有出手打压资产阶级。

  现在弗朗茨又和保守派搅和在了一起,那么毫无疑问,这表明了维也纳宫廷对改革派的容忍已经到达了极限。

  不要说皇室了,就算是梅特涅首相自己对改革派都失望了,提出来的理想主义改革方案,完全没有考虑过实际情况。

  资产阶级想要夺权,连野心都懒得收敛了,提出来的要求根本就不是政府可以答应的。

  甚至,梅特涅还可以肯定,要是全盘接受了资产阶级的条件,奥地利帝国马上就会变成历史。

  为了能够夺权,资产阶级已经和分裂集团联合了在一起,他们所谓的美国式自治,完全就没有考虑过实际情况。

  欧洲大陆上有这么多国家,奥地利一旦散开了,那就准备分裂吧,敌人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的。

  一群理想主义者,在资产阶级的鼓动下,成为了改革派的急先锋,提出的方案完全是想当然,丝毫不考虑后果,这样的改革派谁都忍受不了。

  “来人啦,通知下去,明天举行内阁会议,邀请摄政委员会一起参加!”

  显然,梅特涅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改革派已经脱离了控制,那么为了政治需要,自然也可以牺牲掉。

  不对,应该算不上牺牲,只是资产阶级倒霉了,这帮理想主义知识分子,已经发生了分化,一部分和资产阶级牵连较少的人,也是支持制定《劳工保护法》的。

  甚至还有人觉得可以更进一步,直接按照工厂的利润计算工资,大家进行利益分红,让工人阶级跟着一起获利。

  好吧,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梅特涅也无话可说了。他敢打赌,这个想法要是提出来,以后就不要想出门了。

  一个劳工保护法,资本家们就要发疯了,要是敢剥夺资本家们绝大部分的利润出来,资产阶级还不撕了他个首相才怪!

  “是,首相!”侍从连忙说道

  ……

  七月革命胜利后,资本主义在法国的发展使广大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变得更加贫困。

  工业革命的发展,使资本家腰缠万贯,在他们财富不断增加的同时,成千上万的手工业者和小业主却由于大资本家们的竞争而纷纷破产。

  法国的社会危机正在不断加深,进行社会变革的呼声越来越高,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引起七月王朝的重视。

  (七月王朝: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过后,建立的奥尔良王朝,是代表法国金融集团的王朝,高利贷帝国从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到了1847年,弗朗茨已经开始密切关注法国的情况了,作为欧洲革命的风向标,基本上每一次大革命都是从巴黎开始的。

  看着从法国传来的消息,弗朗茨知道法国内部正在酝酿一场革命,革命的前奏“宴会运动”已经开始蓬勃发展。

  (法国宴会运动:法国改革派及各种社会力量反对七月王朝统治、以举行宴会为名集会发表演说、陈述政见的一种政治斗争方式。)

  毫无疑问,即将爆发的这次革命,仍然是资产阶级领导的,在弗朗茨看来这是法国资产阶级内部分赃不均。

  在竞争中失败的资本家们,不甘心自己的利益被篡夺,就联合了各方反政府势力,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不满,发动了二月革命。

  弗朗茨知道新一轮的革命高潮即将来临,历史上1848年欧洲所有人口超过十万人的城市,都爆发了革命。

  这场革命的导火索就是法国二月革命,法国人的成功给大家做出了榜样,于是大家纷纷效仿,除了还是农业国的毛熊之外,整个欧洲都乱成了一锅粥。

  弗朗茨慎重其事的说:“泰伦,对维也纳的社会团体进行渗透,要随时掌握他们的动向,包括底层的工人团体!”

  “是,大公!”情报头子泰伦回答道

  没错,这支情报组织就是皇室那支秘密部队,弗朗茨和他们接触过后,就收编了过来。

  当然了,弗朗茨从伯父斐迪南一世手中忽悠的那一份任命书,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为代价,弗朗茨每个月要支付八百莱茵盾的活动经费,让他的钱包日渐干瘪了下去。

  没有办法,就算是大部分人都是义务劳动,情报组织要运营也要钱的。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弗朗茨对奥地利的国内局势了解了很多,令他意外的是资产阶级还没有策划革命。

  也就是说历史上的维也纳三月革命,不是事先预谋已久的,而是受法国二月革命爆发影响,一帮人拍了拍脑袋,就发动的!

  这些人甚至很多还不是革命党,有资产阶级、有学生、有工人,这一点从三月革命过后,革命团体提出的条件就可以看出来。

  甚至因为政府提出的《劳工保护法》,转移了民众们的视线,大部分底层民众,对维也纳政府还抱有期望。

  他们还等着这部法律出台,改善他们窘迫的生存环境。

  这又让弗朗茨看到了新的可能,一旦政府将《劳工保护法》落地,即将爆发的三月革命,可能会因为缺乏支持者而夭折。

  甚至因为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利益上的对立,他们还有可能会站在政府一边,镇压资产阶级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