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十四章、误中副车

  尸山血海,正是此刻近东战场的真实写照。战争进行到了现在,双方已经杀红了眼。

  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杀死敌人。为了赢得胜利,大家都放弃了底线,各种刷新下线的手段不断在上演。

  宗教和战争相结合,爆发出的威力是恐怖的。人肉炸弹变成了常规武器,甚至有人拿七八岁的孩童当发射器。

  把炸弹捆绑在他身上,挥舞着皮鞭驱赶他们往前冲,哭声和爆炸声同时响起,人间炼狱莫过于此。

  当同情心被耗尽,后果自然是灾难性的,战争最血腥的地方,战后都变成了无人区。

  看着传回来的资料,绕是见多识广的弗朗茨,也沉默不语。唯一的反应就是奥斯曼人“疯了”。

  战败不可怕,只要人还在就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人没了那就啥也没了。

  现在已经是19世纪了,国际舆论多少能够发挥一点儿作用。谁都知道奥地利这种要脸的政府,是不可能进行种族屠杀的。

  在此之前,维也纳政府已经制定好了移民搬迁计划,连地方都选好了。

  一座风景秀丽的北冰洋岛屿,气候温和、阳光多、雨量少、生活环境佳,非常适合旅游。

  为了这座岛屿,维也纳政府还补偿了英属加拿大殖民政府1.5万英镑的巨款,才获得主权。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弗朗茨觉得维也纳政府会节省一大笔移民搬迁的费用。

  根据盟军指挥部传回来的数据,截止到圣诞节前,联军阵亡人数已经突破11.7万,伤亡人数更是高达54.7万。

  仅奥地利军队就付出了阵亡5.9万、伤亡28.7万的惨重代价,第一波的炮灰军团基本上被打光了,第二波炮的灰军团也损失惨重。

  联军都损失这么大,作为挨揍的一方,奥斯曼帝国的兵力损失自然更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目前奥斯曼帝国永久性损失的军队就超过一百万人。

  没办法,奥斯曼帝国至今都没有建立完善的战地医疗救护体系,医护人员太少,战地医院连军官都无法完全保障,普通士兵轻伤靠****保佑,重伤请战友帮忙解脱。

  军队损失这么大,平民伤亡更是无法统计,反正死亡人数肯定比军队多。

  近东战争的残酷,在欧洲大陆还是引发了轩然大波,反战再一次成为了热门话题。

  即便是奥地利也出现反战思潮,当然占据上风的还是主战派,主要是揍奥斯曼太解气了。

  只要翻开历史书,大家就有灭亡奥斯曼的动力。反战派只是反对战争,不反对灭掉奥斯曼。

  就在吃瓜群众们指点江山的时候,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普鲁士王国和汉诺威王国完成了合流。

  真的很低调,尽管大家都知道普鲁士和汉诺威一直都在勾勾搭搭,可是谁也想不到他们能够组建联邦帝国。

  1883年2月14日,德意志联邦帝国皇帝乔治一世加冕成了汉普联合帝国皇帝,欧洲世界又多了一顶皇冠。

  普鲁士和汉诺威组建了二元制帝国,北德意志地区已经在实质上完成了统一。

  众多小邦国在帝国议会中抵制普鲁士这个麻烦加入,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在法理上普鲁士和汉诺威共用一个邦国名额,这是皇帝的特权,大家反对都不行。

  这是哈布斯堡王朝开的先例,匈牙利地区、巴尔干地区都能够以奥地利的一部分成为神罗帝国的领土,现在乔治一世只是效仿。

  北德意志地区一统,德意志联邦帝国现在能够以“北德意志帝国”自据了,理论上和哈布斯堡王朝的新神罗帝国并驾齐驱。

  圣彼得堡,亚历山大三世拍着桌子质问道:“你们不是信誓旦旦给我保证,维也纳政府绝对不会放任普德合并么?

  现在如你们所愿,普德真的合并了。只是你们保证的奥地利干涉,在哪里?”

  很多欧洲国家都在推动普德合并制衡奥地利,但这其中绝对不包括俄罗斯帝国。

  普俄战争打得那么血腥,双方早就是仇深似海,不存在解开的可能。

  北德意志地区统一过后,确实能够增加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的难度,可是俄国西边也增加了一个强敌。

  这是体量决定的。别看普鲁士王国被拆分了,不少地区并入了汉诺威,在这个新生帝国中处于老二的地位,就认为反俄派的力量削弱了。

  实际上不管土地怎么拆分,上面的民众还是那些人,仇恨的力量会让这些人站在俄罗斯的对立面。

  从人口上计算,仇视俄罗斯的民众数量占据了这个新生帝国的一大半,剩下的人对俄国人多半也没好感。

  毫无疑问,仇视俄罗斯才是这个新生帝国的主流。在这一代人死光前,双方不要指望能够和解。

  如果只是增加一个敌对国家,沙皇政府是不在乎,全世界敌视俄罗斯的国家多得去了,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但北德意志不一样,这是一个有实力的家伙。如果不是普鲁士青壮损失太多,普德合并后丝毫不弱于前面的普波联邦。

  即便是普鲁士伤了元气,新生的北德意志帝国也有昔日普波联邦七八分的实力,这已经足够给元气大伤的俄罗斯制造压力了。

  维也纳政府的不作为,让沙皇政府很懵逼。

  被亚历山大三世那杀人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作为直接责任人的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奥地利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近东战场上,忽视了中欧变局,以至于让英国人钻了空子。

  突然遭逢巨变,维也纳政府可能是没有反应过来,才迟迟不见采取行动。”

  越说声音越低,奥斯卡·希门尼斯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没有办法,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他是俄国外交大臣,又不是奥地利外交大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才正常;要是知道了,他就是本世纪最牛逼的外交战略家。

  从明面上分析,怎么看都不合情理,这让奥斯卡·希门尼斯如何解释?

  亚历山大三世冷笑道:“废话!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才给我说这些,早干嘛去了?

  维也纳政府会忽视中欧,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不怪亚历山大三世如此失态,两次普俄战争把沙皇政府坑得太惨,他实在是不想再来第三次。

  ……

  不想看到普德合并不仅仅只有俄国人,远在巴黎拿破仑四世同样也在大发雷霆。

  没有那么多理由,仅仅只因为挡了路。北德意志帝国诞生,增加了法兰西东进战略的难度。

  前不久的法兰西大革命是多方面原因导致的,其中之一就是能源危机。

  事后,法国各界都得出了结论,必须要有一个稳定的原煤产地,以保障国内的能源供应。

  在没有找到新的原煤产地前,东进战略就是不可替代的一环。

  如果不是法兰西还在休养生息,反战浪潮尚未褪去,国内的利益集团早就采取行动了。

  发泄一通过后,拿破仑四世冷静了下来:“假如我们现在出手干涉,有多大的几率能够打断普德合并?”

  外交大臣特伦斯·布尔金惊慌失措的回答道:“不行,这万万不可以!”

  “陛下,反法同盟看似解散了,实际上欧洲世界敌视我们的力量仍然强大,一着不慎就会……”

  拿破仑四世不耐烦的摆摆手:“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反法同盟也就英俄奥三国值得警惕。

  现在俄国人已经表明了立场反对普德合并,奥地利虽然没有表明立场,我不相信他们就愿意放弃统一德意志地区了。

  拉着俄奥两国一起干涉,就算是剩下的欧洲国家一起反对,也奈何不了我们。”

  没有毛病,法俄奥恰好是世界三大陆军强国,三国联手陆地上可以横扫世界。

  外交大臣特伦斯·布尔金苦笑着解释道:“陛下,俄奥是不会和我们联手的。

  奥地利想要统一德意志地区,就必须要注重声誉。在涉及德意志地区内部务事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和任何人联手的。

  沙皇政府或许想要干涉,他们的财政太糟糕了,根本就拿不出干涉的军费来。”

  听了这个解释,拿破仑四世瞬间就怂了。

  法兰西现在的局势也不怎么好,要是在大革命前,沙皇政府没钱,拿破仑四世还可以慷慨解囊,现在巴黎政府的腰包也不鼓。

  拉不到盟友单干,拿破仑四世还真不敢尝试,万一引发了众怒,后果没人能够承担。

  沉思了片刻功夫后,拿破仑四世缓缓问道:“奥地利人迟迟不出手,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越是不合常理,越容易引发猜疑。维也纳政府对北德意志地区统一没有反应,拿破仑四世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有阴谋。

  见众人陷入了沉思中,陆军大臣路斯基尼亚·哈菲兹猜测道:“奥地利人会不会因为忌惮我们,才放任北德意志地区统一的?”

  虽然自恋了一点儿,但是众人还是没有反对。即便是经历了一场内乱,法兰西仍然是大家眼中最可怕的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