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十四章、误中副车

  1847年4月30日,一代军事家卡尔大公猝于维也纳,他的死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卡尔大公的葬礼很盛大,弗朗茨的伯父斐迪南一世亲自过来参加送别仪式,欧洲各大贵族都派出了代表。

  弗朗茨的心情很不好,即便是再世为人,他同样无法从容面对生死。

  就算是继承了卡尔大公军中的遗产,弗朗茨也没有了兴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偏偏作为皇帝预备役,又不能拥有太多的感情。

  “大公,报社的鲍恩菲尔德先生求见!”侍女珍妮小声说道

  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到来,弗朗茨还是有些纳闷,貌似报社那边没有什么大事需要他亲自过问啊?随及说:“带进来吧!”

  “尊敬的大公,出大事了!”鲍恩菲尔德惶恐不安的说道

  “说吧,天还没有塌下来!”弗朗茨淡定的说道

  奥地利可是执行的书报检查制度,政府在报社有常驻人员审核内容,弗朗茨不认为能有什么大事。

  难道报社的人还敢私自印发违禁报纸?如果是那样的话,弗朗茨不介意清理门户。

  同行的针对?

  最多也就是商业上的竞争,他可不认为有人敢坏了规矩!

  鲍恩菲尔德解释道:“最近一段时间,有报纸呼吁制定一部《劳工保护法》,我们也参与了进去。”

  “继续,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弗朗茨无所谓的说道

  鲍恩菲尔德看了看弗朗茨的脸色,有些忐忑的说:“我们成为这次新闻的主导者之一,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底层民众的生活,我们又做了系列报道。”

  “一次性说完,吞吞吐吐的干嘛,事情都发生了,难道你还不敢说出来么!”弗朗茨皱着眉头呵斥道

  他最讨厌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了,到了关键地方就戛然而止。

  “我们报社的编辑根据收集到的情报,提出了一份倡议书,建议资本家给工人阶级提供一系列的保障,没有想到被政府重视了,很可能会变成法律!”鲍恩菲尔德惶恐的说道

  弗朗茨知道他为什么担心了,本来在报纸上喊喊口号大家都习惯了,激进一点儿那也没关系,但是一旦变成了现实,那就不一样了。

  资本家们知道了《劳工保护法》是“我们要面包,我们要奶酪”报社起草的,鲍恩菲尔德这个主编就死定了。

  不光是他,估摸着报社的大小员工,都会跟着倒霉。搞不好弗朗茨这个幕后大老板,都会受到波及。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弗朗茨也很无奈啊,他能说这都是底下人干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么?

  作为奥地利的皇储,他难道还可以向资产阶级服软?现在怎么办?除了硬着头皮上,他根本就别无先择。

  “把你们起草的倡议书拿给我,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准备!”弗朗茨不满的说

  他倒是没有责怪鲍恩菲尔德的意思,这件事情上报社并没有做错,在不知道政治斗争内幕的情况下,他们做出这些报道,都是符合弗朗茨对报社定位的。

  “带来了,大公请过目!”鲍恩菲尔德忐忑的说

  现在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弗朗茨了,作为帝国皇储就算是站出来和资产阶级打擂台,有贵族阶级的支持输的可能性极小。

  一旦大人物上场了,他们这些小豆丁,就会被人给忽略掉,等事情结束了,胜利者是不会被清算的。

  拿起了文章,弗朗茨初略的扫视了一眼,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不就是“九九六”工作制的翻版么?

  每天工作十个小时,用餐和中途休息共两个小时,每周带薪休假一天,政府制定最低工资标准,资本家们不得随便克扣工资,不得无故辞退员工,工厂应该主动承担工伤责任。

  弗朗茨不觉得这份倡议书有什么不对,要是让后世的欧洲资本家们看到这样的标准,他们睡着了都能笑醒。

  弗朗茨非常有担当的说道:“鲍恩菲尔德先生,这件事情你们没有做错,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想办法处理的,报社就在警察局隔壁,我会给他们打招呼的!”

  听了弗朗茨的话,鲍恩菲尔德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既然老大肯出头,那么就好说了。

  资本家也不是傻子,如果没有必要,谁也不愿意做出头鸟,或许弗朗茨会忌惮整个资产阶级,但是要对付一两个资本家,却不是什么问题。

  “大公,那么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报道么?”鲍恩菲尔德犹豫的问

  “当然要继续报道了,不过要注意力度,不要过度去刺激资本家,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弗朗茨想了想说

  转变立场是最不可取的,既然已经得罪资产阶级了,那就干脆一条道走道黑,好歹还可以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

  真要是蛇鼠两端,那才是最蠢的做法,想要两头讨好,最后只能是两头都讨不好。

  现在维也纳的报纸,支持制定《劳工保护法》的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保守派已经发力了,奥地利的舆论普遍是同情工人阶级的。

  “是,大公!”鲍恩菲尔德回答道

  打发了鲍恩菲尔德,弗朗茨又在考虑善后的问题了,通常来说想要压住一个话题,就制造一个更加劲爆的话题。

  什么样的话题,能够吸引资产阶级的注意力?毫无疑问,还是眼下最火热的劳动保护法。

  比如说:把十小时工作制,进一步压缩,将工人们的吃饭、休息时间也给计算进去?

  又或者是把工伤处罚力度提高一点儿,甚至是制定一个让资本家肉疼的最低工资标准。

  总之,只要政府最后制定的《劳工保护法》比这份倡议书上的内容更进一步,那么大家的目光就会转移。

  资本家们迁怒到报社的可能性,也会降到最低。

  想到了这里,弗朗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抗雷的人已经有了。现在路易斯大公代表贵族阶级提出了劳工保护法,梅特涅首相要是不想被取而代之,就不能闲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