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三章、传奇人物——卡尔大公

  费尽了唇舌,弗朗茨才勉强说服了母亲,获得了自由安排时间权利,不过课还是要上的,只是删减了不少。

  比如说弗朗茨认为没多少用处的宗教课、语言课、艺术课,都被压缩了下来,如果不是苏菲的坚持他甚至还要删减政治课。

  主要是这里面的内容还停留在百年前,比如说:贵族至高无上、骑士精神神圣……

  弗朗茨最感兴趣的帝王学术,只剩下了删减版,阴谋诡计通通看不到了,就剩下了王霸之气。

  比如:皇帝虎躯一震,就群雄叩拜,俯首称臣。

  ……

  这是在培养皇帝,不是忽悠民众?

  真要是按着这个标准培养出来了一个皇帝,那么以奥地利的复杂情况,断头台上又要增加一人。

  现在已经到了1846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后弗朗茨就会继承这个古老的帝国,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提前参合政治?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任何改变历史大局的事情,都会带给未来不确定性,在继位之前,弗朗茨是不会冒险的。

  当然他想要参合也不行,一个16岁的小屁孩,在政治上的发言权能有多少?

  即便是弗朗茨是皇储,也不能改变年龄上的硬伤。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搞事情,很多时候在幕后推手,要远比直接在前面冲锋陷阵要好得多。

  比如说,现在弗朗茨就要去拜访一个大人物,奥地利的传奇人物——卡尔大公。

  作为反法战争中盟军中最传奇的将领,多次击败法军,年仅25岁就因功竟升为元帅,也盟军中唯一一个让拿破仑忌惮的将领。

  要不维也纳政府的无能,将一手好牌打烂了,或许反法战争不用等俄国人出手救场,就提前就结束了,奥地利也不用失去尼德兰地区。

  这样一位专门忖托皇帝无能的元帅,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了,尤其是卡尔大公还是皇族。

  好在这里是欧洲大陆,奥皇弗朗茨一世也就是主角的爷爷,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主,这位功高震主的元帅,才能够一直活跃到现在。

  军事上的强人并不等于政治上的强人,在利用他改革完奥地利军队过后,政敌就耍了一点儿小手段,让他自己辞职回家了。

  从此卡尔大公就回家潜心研究军事理论,创作了《论将领的战术》、《从1796年的德意志战局论战略原理》和《1799年德意志和瑞士战史》等军事书籍。

  一代军事家就这么养成了,卡尔大公认为,军事科学由战略战术两部分组成。

  战略是最高统帅的科学,任务是拟定战争计划,确定军事行动。战术是各级指挥官的艺术,从属于战畔。

  战略和战术均由一定的规则或原则组成,军事科学的重要原则是:正确计算可用达成预定目的的兵力兵器,兵力必须与目的相适应。

  无论兵力多少,只有在决定时刻及时使用,才能产生最大效果。

  因此正确判断时机,在最能取得效果的时刻集中兵力,才是最有效的取胜方法。

  另一要点是:在决定性的地点形成压倒敌人傲优势。兵力不仅指军队数量,也包括军队士气、统帅能力和地形条件等。

  同时,也把作战类型分为进攻和防御两种,而认为进攻较为有利,指出防御作战只有在预定要转入进攻的情况下才有意义。

  他还明确提出了预备队的概念,明确的指出了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都必须要留下一直预备队以防战场上的突发情况。

  卡尔大公认为,统帅对国家的命运和千百万人的生命举足轻重,但统帅不是天生的,是靠知识和经验造就的。

  真正的统帅必须深刻理解战争实质,认真研究战争规律,在实践中学习和运用自己及他人的经验,才能对各种军事原则运用自如。

  这样一位天才的军事家不利用起来,简直就对不起穿越者的名声。

  军事改革,不光是正确就可以了,军队中的保守势力往往比常人想想中的还要强大,这一点弗朗茨是深有体会的。

  任何改革都是要触犯到利益集团的,反弹自然是少不了的,这样的锅,弗朗茨表示自己还扛不起来。

  比如说弗朗茨要是提出参谋制度改革,估计大家都会一笑而过,甚至还有人会指出熊孩子一边玩儿去。

  要是换了这位卡尔大公就不一样了,不管大家同不同意,都必须要坐下来好生想一想了。

  “大公阁下稍等片刻,主人一会儿就出来!”

  管家彬彬有礼的说道,语气中还有几分忐忑,弗朗茨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公,这样把他凉着真的好么?

  不过对卡尔大公来说,这些都是浮云,论起皇室中的辈分,他可是弗朗茨的爷爷辈了。

  抛开这些不提,以他在帝国军队中的影响力,弗朗茨就不得不给他一个面子,因为今天弗朗茨是以学习军事为借口前来拜访的。

  “没有关系,我就在这里等着,对了给我泡一壶茶,最近我不想喝咖啡!”弗朗茨微微一笑说

  他是一点儿也不生气,反正这个老头子明年就要领盒饭了,没有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

  时间匆匆而过,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弗朗茨依旧在那里喝着茶,看着报纸,没有一丝不耐的样子。

  “小弗朗茨好久不见,你都长的这么高了!”

  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弗朗茨知道来人就是卡尔大公了,除了他这里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尊敬的元帅阁下,你称呼我的时候可不可以将那个小字去掉,我已经16岁了!”弗朗茨无奈的说道

  “是么?我的小弗朗茨已经长大了,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卡尔大公关心的问道

  弗朗茨没有在意卡尔大公说话的细节,小弗朗茨就小弗朗茨吧,谁叫卡尔大公是弗朗茨爷爷的兄弟呢?

  “元帅阁下,我拜读了你的军事著作,深有体会特意前来请教!”

  “说吧,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需要我给你解释?”卡尔大公哈哈大笑的说道

  “就是你关于统帅的理念,我发现帝国军队在这方面做的很不足,并没有从实质上解决这个问题!”弗朗茨开口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