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 第九十二章 欠他的

  整个世界定格,被祥和金光笼罩,光影老和尚凌空含笑,如佛陀拈花一指点来,像是跨越时间长河降临。

  处于这样的环境,刘秀身躯动弹不得,但思维却很清晰。

  面对那光影老和尚的一指,他本能的感觉到,若是被其点在身上的话,必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曾经商场尔虞我诈都过来了,尽管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出乎刘秀预料,但此时他却是惊而不慌。

  尽管动弹不得,但刘秀知道此时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哪怕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也不能如此坐以待毙!

  心念快速思索,刘秀发现尽管自己无法动弹,但呼吸却不受影响,于是,他不管有用没用,准备调整呼吸节奏为养身功配套的呼吸法。

  然而,那一指看似缓慢实则迅速无比,他刚有这样的念头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那一指就已经临近眉心了!

  目光闪烁,既然调整呼吸节奏已经来不及,刘秀心念一转,刹那间想到了之前观摩白塔脑袋里面幻想出来的刀客劈山画面,目光一凝,幻想着自己化身那刀客,尽管动弹不得,可刘秀的双目却变得凌厉起来。

  刘秀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他双目中有紫光闪烁,紫光中似有凌厉刀芒欲要席卷而出。

  对面光影老和尚见此情景似乎稍微愣神,动作缓了那么一瞬间,转而脸上一丝喜色一闪即逝,继续一指点来。

  该做的都做了,依旧无效,刘秀就那么平静的看着光影老和尚一指点来,不如此又能如何?惊慌失措或是祈求饶恕他就会放过自己吗?

  这一切说来话长,不过只是短短片刻之间发生的事情而已。

  刘秀不知道只有自己看到舍利子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其他人也会这样,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快答案就会揭晓。

  然而,就在此时,他怀中离山之时邻居赠与自己的鳞片有了异动,轻微跳动一下,有冰凉的气息气息散发。

  下一刻,刘秀只觉自己被黑暗笼罩,眼中看不到任何东西,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世界陷入黑暗,像是被放逐在了寂静黑暗的虚空。

  白石塔三十三层一切依旧,舍利子静静悬浮在莲花状的托盘上空发出柔和金光没有什么不同,人们前来参拜,边上的老和尚惯例在每个人参拜后敲响一下钵盂,唯一不同的是,不远处的刘秀微微陷入愣神状态。

  然而常人眼中看不到的是,此时刘秀眉心之处树立着一块漆黑鳞片挡住了光影老和尚那一指。

  紧接着,那鳞片轻微颤抖,有一缕黑雾涌出,在刘秀身前幻化出一个朦胧的曼妙身影,她被黑雾笼罩看不到面容长相,临空立于刘秀身前。

  在这金色世界之中,光影老和尚凌空而立如佛陀拈花含笑,刘秀身前定格双目没有焦距,黑雾笼罩的朦胧身影挡在了他和老和尚之间。

  “老和尚,你这是找死!”黑雾笼罩的曼妙身影并不受金色世界影响,她微微抬头看向光影老和尚平静道。

  声音清甜软糯,但却给人一种透骨寒意。

  光影老和尚看到那朦胧身影,眉头微皱,旋即收手行礼淡然道:“贫僧已死,徒留一缕残念而已,何来找死一说?”

  “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这一缕残念也不要留了”那曼妙身影淡然道,丝毫不和对方打机锋,直接动手。

  话音落下,朦胧曼妙身影一指点出,整个金色世界一颤,进而从那朦胧身影指尖之处,一道道破碎般的裂纹蔓延开去,伴随这咔擦咔擦的破碎之声。

  那老和尚表情不变,但身上的祥和金光却越发浓郁了,在那祥和金光照耀之下,金色世界显得越发稳固,破碎的裂纹不再蔓延,甚至破碎的地方还在一点点修复。

  接着光影老和尚看向朦胧身影平静道:“大妖?纵有千年修为底蕴深厚,却也不过化形不久而已,居然舍得分化一缕本源意识守护此人,看来他对你很重要,但你不该出现的,佛门之地,岂容尔等异族擅闯!”

  说道最后,光影老和尚不怒自威,以一种天神俯瞰蝼蚁的视线看向朦胧身影。

  “你也说自己只是一缕残念而已,还真当自己是活着的时候吗?至于外面那些和尚,你以为他们敢出手?”曼妙身影平静道,似乎看穿了对方在虚张声势,丝毫不受对方气势影响。

  她身躯周围黑雾涌动,汇聚于手指,再度一指点出,整个金色世界猛然一颤,裂纹再现,且比之前更加快速凶猛,欲要粉碎这金色世界。

  曼妙身影这一指点出,她身躯周围的黑雾都淡了很多,显然这一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随着金色世界的破碎蔓延,那光影老和尚的身影也在变得暗淡,目光闪烁,他淡然道:“贫僧不过是想送他一场造化而已,你又何至于此?纵然能磨灭贫僧这一缕意念,你自身也要付出代价的,毕竟你并非真身来此”

  “造化?我看根本就是笑话,我虽不知你意欲何为,但却不能让你得逞,纵然舍弃这一缕本源意识又如何!”曼妙身影说道,虽态度无比坚决,但语气却平淡无比,似乎舍弃这一缕本源意识和光影老和尚想要对刘秀做的事情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说话的时候,她那一指继续点出,周围的黑雾变淡,连同自身也在变淡,同时,金色世界咔擦之声不绝于耳,裂纹已经蔓延至整个世界,此方金色世界随时都要破碎泯灭。

  “你……人+妖疏途,何故为他不惜如此?”光影老和尚见此依旧平静问,显得很不理解。

  曼妙身影稍微迟疑,坦然道:“欠他的!”

  光影老和尚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脸上含笑释然道:“原来如此,哎……”

  他轻轻一声叹息,旋即身影破碎,连同整个金色世界一同化作金色光点泯灭。

  那一声叹息似乎包含了很多,像是在叹息自己功亏一篑,又像是看透了某些事情而感到同情……

  随着金色世界破碎消失,那黑雾笼罩的曼妙身影也停下了动作,此时她几乎已经变得透明,依旧看不清面容,转身看了刘秀一眼,语气变得温柔,虚弱自语道:“我欠你的呀,还不完的……”

  说着,虚弱到极致的她回到鳞片中,鳞片也回到了刘秀怀中平静下来。

  在刘秀的感官中,自己陷入黑暗世界,像是过了很久,恍惚间他再看周围,自己依旧站在白石塔的三十三层,就连前面参拜舍利子的人也才刚刚起身,仿佛只是过了刹那时间。

  他眼中的金色世界消失了,身处黑暗也没有了,一切依旧,之前的一切仿若幻觉。

  但刘秀知道那不是幻觉,那舍利子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表面上看它依旧如故,可在他的感官中却少了某种东西。

  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异样,他们似乎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依旧在做什么,就连舍利子边上负责敲钵盂的和尚也没有任何异常。

  右手下意识握了握拳,刘秀平静的看了四周一眼转身就走。

  摸了摸怀中的鳞片,刘秀心头思索,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然后……是邻居帮我化解的吗?可它是通过什么手段?”

  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想不通,搞不明白,这种心情让刘秀内心相当纠结。

  既然自己想不明白,那就去找个明白人问一问!

  回去找邻居?想了想刘秀放弃了这个打算,从之前的经历来看,双方压根没法交流,而且它都不待搭理自己的,估计千里迢迢的跑回去问了也白问,搞不好还一尾巴把自己抽飞。

  既然问邻居不行,那就只能换别人了。

  刘秀相信,这个白云寺中一定就有明白人!

  尽管刘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却知道一点,若是真的发生了的话,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儿。

  平时他与人为善,不喜争斗,可并不表示他就没有脾气,无缘无故差点被暗算,要说心里面没有点情绪那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但刘秀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来到塔下,刘秀第一眼就看到了之前接触过的那个老和尚,对方似乎是专门在等他。

  看到那老和尚的出现,这在刘秀的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若说这白云寺中有谁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的话,无疑这个老和尚就是其中之一!

  刘秀本来就是要去找他的,此时对方出现正好。

  老和尚似乎知道刘秀有事情找他,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含笑说:“居士借一步说话,这边请!”

  刘秀稍微迟疑,点点头没说什么跟上。

  两人辗转一会儿,来到了一间清净的禅房,老和尚给刘秀泡了一杯茶,然后才说:“居士有何疑问大可道来”

  “大师就不打算给我一个说法吗?”刘秀喝了一口茶水看向对方平静道。

  说话也要讲究方式,就这简单的一句话就化被动为主动了……

  (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