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师是学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那我,就说说?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李院士的思路很巧妙。

  即便是在座的诸人,有不少在工程建筑领域,沉浸十几二十多年的专家存在,但在想通李院士这种将盾构法和沉埋法结合方案的技术关键所在,便一个个忍不住咂舌不已。

  其实,将盾构法和沉埋法进行结合施工,最大的技术难题,便是如何将沉埋隧道段和盾构隧道段完美无缝的顺利衔接起来。

  而李院士提出一种新型的隧道连接技术,在施工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完美解决这一技术难题!

  在造价方面,也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不得不说,院士不愧为院士。

  原本数十位专家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在李院士发表提案后得到了顺利解决。

  既然在渤海隧道毕竟的北段海域,存在着海洋生物保护区,那就在北段使用盾构法修建隧道。

  而全隧道使用盾构法修建,造价太高。

  那好,除了绕不开的那北面三份之一路段,其余路段,都用造价更加低廉的沉埋法搭建隧道。

  既省钱,又不破坏环境,再加上衔接技术的解决。

  李院士的这个施工方案,足以用“完美”二字来形容。

  …………

  一时间,整个会堂内众人望向前排李院士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崇拜之情。

  而李院士只是淡淡笑了笑,端起茶杯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

  后排,顾律也满是敬佩的眼神望着前排的那十四位院士。

  这就是院士级别的实力啊!

  他清楚。

  不仅是刚才发言的李院士,其余十三位院士,都有着不弱于李院士的水平。

  无论是在学术造诣,还是在阅历经验上,都远高会堂其余一百多人教授级别的专家工程师。

  一人可顶一师。

  这句话放在其他人身上或许有些夸张成分,但放在这群获得院士头衔的科研工作者上,却丝毫都不过分。

  主席台。

  郑淳笑了笑,双手虚空下压,示意大家暂时安静。

  “关于李院士提出的施工方案,大家投个票吧。”

  还是投票表决的模式。

  最终,与会的124位专家学者,有117位同意采纳李院士所提出的施工方案。

  即隧道南段采用沉埋法,隧道北段使用盾构法。

  简称,南沉北盾!

  这个投票结果并没有出乎众人的预料。

  郑淳含笑的目光望着李院士,“李老,麻烦您把是施工概念图发给大家。”

  “今天的讨论会暂时到这里,各位回去之后,研究一下李老的施工概念图,然后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以李老的施工方案为基础,继续进行商讨。”

  郑淳说了声散会,会堂内的众人便三五成群的走出去。

  现在正好到午饭时间。

  顾律就跟在郭院士身边,还有另外的十三名院士,去了渤海水文研究中心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席间,几位院士大佬相谈畅快。

  而顾律就坐在一边,默默扒拉着碗里的米饭,然后时不时的夹筷子菜。

  没办法,旁边全是一个个院士大佬,压力实在是大大了。

  他现在的境遇,已经不足以用狼群里的二哈来形容了。

  说是狼群里的小绵羊都不为过。

  简直是瑟瑟发抖,完全不敢动弹。

  “哎,老郭,你带来的这个帅小伙到底是谁啊,你新收的弟子?”一位长得有些胖乎乎的院士,抬头望了顾律一眼,问道。

  “哎,你别说,这小伙子模样长得确实挺俊俏啊!”另一位院士戴上老花镜,笑呵呵的开口。

  “这位不是我的学生。”郭院士指着顾律,介绍给众人,“这是老季的关门弟子,顾律。”

  “学生顾律,见过各位前辈。”顾律客气的开口。

  “季昌义的关门弟子,有意思,有意思。”一位院士饶有趣味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顾律一眼。

  刚才在会堂中发言的工程建筑学院士,疑惑的开口,“昌义不是个数学家吗,那他的弟子……”

  “学生攻读的确实是数学方向。”

  “那你来这……”

  “是我把他带过来体验一下的。”郭院士开口,回答了李院士的疑惑,“小律天赋极佳,而且悟性极高。虽然主攻的是数学和物理,但其他领域的知识也融会贯通了不少。再加上这次研讨会的机会难得,又汇聚了这么多业界的顶尖人才,正好带来过来见见世面。”

  “学生确实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过来的。”顾律谦逊的开口,“能参与到这次盛会中,本身就是学生的一种荣幸。”

  “这次交流会聚集的人才颇多,思维碰撞间的一些新想法,给了我不少启发。尤其是李院士您上午在研讨会中,所述的盾构于沉埋结合的施工方案,更是给了学生极大的震撼,同时,我也受益匪浅。”

  “哦?”听到这话,李院士诧异的挑了挑眉。

  他上午展示的那个施工方案的理解难度,可并不算简单。

  有着十几二十年工作经验的工程专家可能看懂问题不大。

  但关键是……

  顾律是一个数学家啊!

  而且年纪不大。

  这就让人不免诧异了。

  “你能看懂我的那副施工概念图?”李院士挑眉问。

  “能看懂个八九成。”顾律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李院士瞬间把兴趣提起来了,一双发亮的眼睛盯着顾律,“那你简单给我说说你的理解。”

  “老李,吃饭呢,学术上的东西,我们之后再谈。你也得让年轻人好好吃顿饭不是?”一位院士以为顾律刚才说听懂,只是为了颜面强撑,所以站出来为顾律解围。

  “是啊,老李,你这么大把年纪的人了,欺负一个年轻人算什么能耐。”另一位院士也附和。

  “好好好,我认错。”李院士举手求饶,“不问了,不问了。吃饭,我们接着吃饭。”

  “等等。”郭院士摁住李院士想要拿起筷子的手。

  郭院士望了一眼李院士,又看看顾律,温和笑着开口,“小律,既然李院士想听,你就给他说说你的理解。”

  顾律犹豫一下,扫了一眼各位院士还算正常的面色,“那我,就说说?”